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七百一十二章 煞气是什么?
    “煞气本身?”

    钟文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

    老黑嘴里的每一个字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却让他有些不明所以。

    “你可知道煞气是什么?”老黑突然反问道。

    “这……”钟文被它问得一愣,沉思片刻,才有些不确定地答道,“邪恶之气?”

    “无知!”老黑一脸不屑道,“其实煞气乃是这世间最早存在的能量之一,也是最为纯粹的先天元气。”

    “啥?”钟文眼睛瞪得老大,如同在听天方夜谭一般,“你说这种有害气体,是先天元气?”

    “你凭什么说煞气是有害气体?”老黑再次反问道。

    “若非有害气体,为何人类无法在煞气之中生存?”钟文本能地答道。

    “小子,你可曾想过。”老黑难得露出深沉的表情,“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或许人类才是一种有害的生物?”

    钟文不禁愣在当场,良久不语。

    老黑这随口一句话,竟然隐隐包含着哲学思辨,令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说完了么?”

    一个娇媚动听的嗓音传入耳中,紧接着出现在眼前的,正是珠玛如今那无比火辣的娇躯。

    “珠玛,你醒醒啊!”甘暮云满脸焦急,苦口婆心道,“是我们,我们不是敌人啊!”

    “凡是想要抢我扇子的。”岂料珠玛只是淡淡一笑,“统统都是敌人!”

    说罢,她右手高举阴癸扇,对着钟文和老黑所在的方向狠狠挥了过去。

    空气中再次出现了一团恐怖的煞气龙卷,不停地旋转咆哮着,对着钟文等人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一团龙卷,竟是更加庞大,更加汹涌,将山林间的沙尘碎石和花草树叶统统吸入其中,煞气的呼啸之声震人耳膜,仿佛要震动天地,移星换日。

    “灵纹防火墙!”

    钟文眼中灵光一现,双臂张开,周身灵纹再次化作一道闪耀着紫金色光芒的灵纹墙,挡在了甘暮云、老黑和自己面前。

    “轰!”

    煞气龙卷挟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狠狠撞在灵纹墙表面,爆发出一道石破天惊的巨响之声,强烈的震荡力险些将钟文撞飞出去。

    总算在白色光人这许多日子以来的奋笔疾书之下,钟文身上防御灵纹的强度远胜从前,竟然真的挡住了这波恐怖的进攻。

    然而,正要松一口气的他却惊讶地发现,受到阻碍的煞气龙卷并未消散,反而加快了旋转速度,继续吸收着四周煞气,同时执着地不断冲撞着挡在跟前的灵纹墙。

    “突!突突!突突突!”

    随着煞气龙卷和灵纹墙的持续摩擦,原本闪闪发光的防御灵纹似乎隐隐有些暗淡了下来,表面更是隐隐浮现出一道道黑色裂纹。

    灵纹防火墙,竟似要被攻破!

    钟文心头一凛,情知不妙,正打算撤去灵纹墙,带着甘暮云逃跑,一柄霸气绝伦的金色巨剑突然从天而降,狠狠斩在了煞气龙卷表面。

    这一剑斩中的位置恰到好处,竟是直接将龙卷从中一切为二。

    与此同时,一头金光闪闪的大鸟瞬间出现在灵纹墙跟前,双翅舒展,奋力一挥,扇出一道恐怖疾风,狠狠撞在了被斩成两半的煞气龙卷之上。

    在这一剑和一扇的威力之下,看似勇猛无敌的煞气龙卷竟然支离破碎,最终飘零消散,再也无法构成威胁。

    出手相助的,自然就是柳柒柒和小明。

    “柳师姐,小明,你们也和老黑串通在一起了么?真是太让人伤心了呢。”珠玛俏脸一板,声音依旧甜美,双眸之中,也还是看不出丝毫情绪,“那就一起死吧!”

    话音未落,她猛地抬起右臂,对着前方连挥数下。

    每一次挥动阴癸扇,都会在珠玛身前凝聚成一团强悍的煞气龙卷,最终竟然达到四团之多。

    连“灵纹炼体诀”都无法完全抵挡住的煞气龙卷,对于此时的珠玛而言,竟然只是平a!

    四团龙卷汹涌而过,端的是飞沙走石,黑烟迷蒙,连一人合抱的树木都被连根拔起,随着旋风疾速回转。

    龙卷所过之处,当真是万物寂灭,寸草不生。

    麻烦了!

    望着眼前如末日天灾一般的夸张景象,钟文皱了皱眉头,脚下龙影盘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瞬间出现在珠玛身后,对着少女的后背轻轻一点。

    一道耀眼白光自他食指顶端疾射而出,直奔珠玛的后心而去。

    一阳指!

    他不愿以蛮力对抗,而是试图依靠偷袭制住对方,夺下这柄诡异的扇子,从而令珠玛恢复神志。

    岂料珠玛本人尚未作出反应,围绕在她身旁的浓郁煞气却仿佛拥有自主意识一般,飞快地在她背后凝聚成一个黑色圆盾,竟然恰到好处地阻挡在了白色灵光前进的方向。

    一阳指落在煞气圆盾之上,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瞬间没了动静,根本无法对珠少女造成丝毫影响。

    这时候,珠玛也已反应过来,眸中闪过一丝厉色,反手就是一扇子。

    一道霸气绝伦的煞气龙卷挟着吞食天地的气势,直奔钟文而来,誓要将他撕成碎片。

    钟文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待到重新出现之时,他已经位于珠玛右侧,再次点出一指。

    不出意料的是,四周的煞气再次作出反应,及时在珠玛右侧凝聚成了一枚圆盾,让他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

    煞气居然可以自动护主?

    钟文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一阵无力感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

    面对这个可以无限释放大招,还拥有自动防御能力的妖孽,普通的进攻手段,根本没法起到丁点作用。

    然而真要用尽全力,使出杀招,他却又担心会不小心伤到珠玛。

    如此一来,饶是他的实力堪比圣人,一时半会,竟然想不到有效的对策。

    “他奶奶的,真是麻烦!”

    在另一侧发动了数次进攻,同样一无所获的老黑亦是咒骂连连,摇头不已。

    也不知为何,面对珠玛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势,这个残暴无情的上古魔头,竟然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愤怒与杀意,更是丝毫没有考虑过使出那招足以击败两大暗七星高手的“煞神降临”。

    三人一禽一兽都不肯下杀手,珠玛却毫不领情,反而越战越勇,用阴癸扇挥出了一团又一团的恐怖龙卷。

    越来越多的煞气龙卷几乎将整座毒龙山淹没,数不尽的狼蛛不分生死,统统被吹得离地而起,嗷嗷乱叫着飞向远方,不知落在何处。

    毒龙王小儿子的骸骨,更是早已被吹得不知所踪。

    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供钟文等人容身的空间越来越小,迫得几人不得不越飞越高,距离珠玛也是越来越远,完全无法拉近距离,更遑论要出手制服对方。

    “可惜老祖我被困在这犰狳之中。”只听老黑唠唠叨叨地抱怨着,“但凡有个厉害点的肉身,何至于被一个小丫头迫到如此地步?”

    “你这爬虫,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钟文皱着眉头道,“这把扇子可有什么弱点?”

    “弱点自然是有的,若只是要杀死小丫头,老祖我可以想到无数种办法。”老黑答道,“可是想要不伤到她的性命,却并不容易。”

    “不容易,那就代表还有可能。”钟文瞬间领会了它的言下之意,“说吧,要怎么做?”

    “如果你能够想办法抵挡住这些煞气龙卷,给老祖创造一个机会。”老黑想了想道,“说不定我可以暂时压制住阴癸扇,那个彩色衣服的小妞似乎和小丫头感情不错,再让她上去试试,说不定能够把小丫头的意识唤醒。”

    它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小丫头的意识还在的话。”

    言下之意,竟似在暗示珠玛的意识,很有可能已经彻底消亡。

    抵挡住这些龙卷?

    这老货,该不会是故意想要坑死我吧?

    钟文瞅了瞅下方密密麻麻的煞气龙卷,只觉头皮发麻,两腿隐隐有些哆嗦。

    拼了!

    然而想到曾经珠玛脸上那可爱灿烂的笑容,他的眼神很快又坚定了起来,脚下龙影盘旋,瞬间出现在少女对面。

    见他靠近,珠玛毫不客气地挥动着阴癸扇,再次扇出两团强劲霸道的煞气龙卷。

    望着迎面而来的狂暴煞气,钟文一咬牙,周身光芒大作,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正在此时,不知从何处蹿出一道巨大的身影,通体闪耀着紫金色的光芒,坚定地挡在了钟文身前。

    这是……毒龙王?

    望着眼前的硕大身躯,钟文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