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柯学的空想物语 > 54.樱花
    樱花盛开了,阿笠博士带着几个小孩子去神社赏花。

    因为上一次忱幸救下这几个孩子的关系,为了表示感谢,特别邀请了他一起。

    “天气好好啊。”

    “真的是最佳的赏花时刻。”

    “我的肚子也在等着便当时刻。”

    “元太,你真贪吃。”

    石板路的两旁樱花绚烂,游客络绎不绝,花香带着别样的安适,飘散在在小孩子的欢笑声里。

    柯南左顾右盼的,好像在找什么。

    “那么博士,我们几个就去抽签看看运势,你去铺野餐垫,先帮我们占个位子好吗?”灰原哀提议道。

    阿笠博士点点头,然后看向忱幸,“那他们就先拜托你了,忱幸。”

    “好。”忱幸应下来。

    “我们走!”三小只呼啦一声就跑开了。

    “哎,你们慢点。”阿笠博士无奈摇头。

    “今天店里不忙吗?”灰原哀边走边问,而就在忱幸要回答的时候,她又自语一声,“也对,就算店里忙你也是清闲的。”

    忱幸眉梢一扬。

    灰原哀就仰起头笑,“我的意思,是你的时间多,感谢大少爷来陪我们这几个小孩子啦。”

    看来她对昨天自己把她当小孩子很在意,忱幸这么想着,又伸出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

    灰原哀杏眼一瞪,抬脚就要踢他小腿,却被轻易躲开了。

    “你!”她气鼓鼓地哼了声,大步走向了前头。

    旁边,柯南枕着胳膊,虚着眼道:“你又惹她啦?”

    “你在找什么人吗?”忱幸反问。

    “没有没有。”柯南打了个哈哈。

    看着这小子快步走开的身影,忱幸本能觉得待会儿可能要发生什么事件。无关他平平无奇的第六感,纯粹是经验之谈。

    等到了求签的地方,步美他们手里都已经拿着签诗了。

    柯南脸上写满了无语,不用猜也知道他的签离不开「凶」。

    步美三人抽中的都是吉。

    “我的是「末吉」,不好不坏吧。”光彦乐呵呵地看了眼小伙伴。

    “你不抽吗?”灰原哀看向身边之人。

    附近的人很多,男男女女,他只是一身普通的休闲装,清雅简约,却依旧出挑。

    “我以前抽过。”忱幸看着满墙签诗,语气很轻。

    柯南闻言一愣,下意识道:“你说的那次,该不会是跟服部...”

    “就是那次。”忱幸点头。

    --因为怪盗基德要盗取回忆之卵,所以他们同去了大阪,无聊时跟服部平次还有和叶他们去求过签。

    「或无结果,事在人为。」

    这是当时的签文,忱幸还一直记得。

    “说起来,当时你好像没有去解签吧?”柯南说道。

    “不必。”忱幸不在意道。

    灰原哀看了他一眼,走到柯南身边,低声,“还记得是什么签吗?”

    “干嘛?”柯南虚着眼道:“你还会解签?”

    “我什么不会?”灰原哀催促道:“快点说。”

    “不记得了。”柯南憨憨一笑。

    “……”灰原哀。

    “大家一起去把签诗绑起来吧?”步美提议道。

    就在三小只欣然要去绑签诗的时候,有人在把他们喊住了。

    “难得抽中了一些好签诗,就带回家去吧。”拄着拐杖的老人坂卷重守蔼然道:“之所以会把签诗绑起来,是希望能够把坏运气留下,也就是为了改变运势才这么做的。”

    “这个年头,不管抽到的是好签还是坏签,都绑起来,这种不好的习惯已经慢慢成为惯例了。”他幽幽一叹,走开了。

    “这么说,需要绑起来的只有江户川了。”灰原哀故意道。

    柯南撇撇嘴,这女人竟然偷看自己的签,而且还真是睚眦必报啊。

    “那你抽到了什么签?”

    “怎么,你想知道吗?”

    “才没有。”柯南被反将一军,顿时昂首,仿佛不屑。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就告诉你吧。”灰原哀随手把签纸展开。

    而说是给柯南看,其实偏偏又那么不经意地让忱幸看了个清楚,甚至连展开签纸的动作都显得缓慢。

    “大吉?”柯南惊诧道。

    “真的吗,小哀好厉害啊。”步美笑着说。

    “可以跟我的交换一下吗?”元太一如既往地让人摸不着头脑。

    一旁的忱幸完美诠释了开明的家长,任由小孩子嬉闹,他就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像是一株樱花树。

    但某刻,他余光朝后瞥了眼。

    “可是也有人说「凶」比较少见,反而可以说是一种好兆头吧?”

    高挑的女人一身清爽打扮,笑着俯身,“所以不要沮丧了,cool kid。”

    “茱蒂老师?”步美等人惊讶道。

    “嗨~”茱蒂笑着打了个招呼。

    “老师也是来这里赏花的吗?”步美问道。

    “oh yes,因为老师很喜欢樱花。”茱蒂微笑道。

    “原来如此。”灰原哀说道:“因为你们两个想要偷偷摸摸密谈,才会把老师找来对吧?”

    “诶?”柯南、茱蒂。

    两人有一点点傻眼,显然没想到她会看破又说破。

    “听说公园或是神社这种地方,常常被间谍拿来当做交换情报的好场所。”灰原哀说着,招呼步美等人,“好了各位,我们离远一点吧,他们两个好像希望能单独说悄悄话。”

    “噢。”三小只不明所以地跟在后面。

    “某人还不走吗?”灰原哀看向杵在原地的身影。

    忱幸朝茱蒂礼貌点头,跟着孩子们离开。

    “看来他很受孩子们喜欢啊。”茱蒂看着他的背影,目露思索,“而且,那个女孩子好像很信任他。”

    柯南点点头,只不过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忱幸数次救灰原哀是事实,不止如此,他同样帮了自己许多次。

    他难免会想,自己的怀疑是否要坚持下去。

    ……

    “所以你想跟我说什么呢?”

    稍显幽静的樱花树旁,茱蒂好奇道。

    柯南沉声道:“我没记错的话,老师说过曾经见到有烧伤疤痕的赤井先生对吧?”

    “是的,就是在抢银行的案子发生时。”茱蒂低头,涩声道。

    柯南内心一叹,面上却十分严肃,“你看到的,并不是赤井先生,而是黑衣组织那些人的同伙,一个叫做「波本」的男子易容伪装成的。”

    “什么?!”茱蒂脸色一变。

    “他们是为了确认真正的赤井先生是不是死了,易容伪装在赤井先生熟人身边晃来晃去,以此看那些人的反应知道是不是fbi帮他诈死的。”柯南看着神情变化,目光颤动的茱蒂,十分清楚自己的话对她而言代表了什么,又破碎了什么。

    但他还是心肠冷硬道:“不过,在铃木特快列车的时候,让他易容伪装成赤井先生的那位苦艾酒本人,同样易容伪装成了赤井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