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毒医无双:腹黑国师宠上天 > 第966章 喂药
    凤婉筠将她召到身边,将求亲诏书拿给她。

    “你是怎么想的?立刻答应他还是再缓缓?爹娘全权听你的。”凤婉筠柔和的说。

    南宫云兮心里也纠结起来,到了冶国岂不是很难见爹娘跟哥哥们了?

    “可是……我会想你们的。”南宫云兮捧着脸,越想越难过。

    凤婉筠在她脑袋上轻揉,“娘亲当年也是如此,嫁人后很少能见到外公跟舅舅。可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就算你嫁到娘亲身边,也不方便总是进宫。”

    “娘亲会不会怪我,嫁去那么远?”她红着眼眸。

    凤婉筠心都要化了,“为什么要怪你,娘亲了有你爹爹,云兮也应该有自己喜欢的男子。更何况楚源是个很好的人。我们很放心。”

    “嗯。那我还有机会回来吗?”她问。

    凤婉筠点头,“会有的,冶国有你两个干爹呢,你不会受一点委屈。”

    ……

    南宫云兮是在秋季离开帝都的。

    到达冶国时,已是深秋,天气干冷,骤然一寒。

    才到冶国帝都没几日便生了风寒,昏迷不醒。

    楚源直接把她接到寝殿中养病,什么仪式都南宫不得举行。

    日夜不分合衣照料。

    所有的一切都不敢假手于人。

    楚源用冷水拧了把帕子,搁置在她额上。遂用小镊子用棉花蘸水湿润她泛白的唇。

    “公主体弱,常年容易生病,这么多年都是老奴照料的,陛下歇息吧。”老嬷嬷跪在榻边心疼的看着南宫云兮。

    “都怪朕,应当挑个好时候让她来的。天寒地冻,真是难为你们了。”楚源给她掖着被褥。

    嬷嬷长叹了口气,几分心疼的说,“公主若是服下药病没几日就能好,若是一直昏迷不醒,恐怕纠纠缠缠,莫不要伤了肺腑……”

    楚源宣宫人退下,用胳膊垫着南宫云兮的脑袋,将她脑袋抬起。

    汤匙拨开她的唇,苦涩的药汁并不能顺利服下,都溢了出来,留到下巴、脖颈。

    楚源只能放弃,忙用帕子将她的脸、脖颈擦干净。

    他摸了下她的额,还是很烫。

    这样下去,还不知要烧成什么样。

    她本就体弱,若是伤着肺跟脑袋就不好了。

    “小可怜。”

    楚源端起药碗,含了口药,抱着侥幸的心情渡给她。

    虽然嘴角溢了些汁水出去,但好歹也服进去大半。

    一碗药喂完后,楚源用帕子在她脖颈上擦了下。他撑着脑袋坐在一边,幽幽的看着她。

    这个娇气的小姑娘,若是在他这里出了好歹,他怎么跟她父皇母后交代?

    第二日一早,南宫云兮奇迹般的睁开眼眸,她的脑袋

    昏昏沉沉,眼见的一切都在摇晃。

    “公主醒了就好,阿弥陀佛了。”嬷嬷赶忙双手合十,就跟祈祷似的。

    宫女将汤药端过来。

    “公主,快用药吧。”嬷嬷眼睛都熬红了。

    南宫云兮撇撇嘴,泛着不正常红粉色的,“不想喝了,现在嘴里都是苦的,涩得很。”

    嬷嬷跟宫女都一头雾水,嬷嬷又端来一碗白粥,“不如先用膳,公主昏迷快有三日了,三日未进食该饿了。”

    南宫云兮娇娇气气的点头,她这才反应过来,四处环视一圈,“这是……哪里?”

    嬷嬷喂给她一匙粥,“这是陛下的寝宫,公主一到帝都便晕了过去。”

    南宫云兮紧紧阖上眼,心里唾弃了自己千万遍。

    太丢脸了!

    嬷嬷知道她的心思,也不再说话,就一勺一勺的喂给她白粥。

    粥没用几口,南宫云兮便饱了。

    “公主,喝药吧,若是把病拖重就不好了。”嬷嬷规劝着。

    南宫云兮向来是拧巴的脾气,不想做的事,别人劝也不答应。“已经饱了,而且嘴里涩得不行。”

    “公主……”

    南宫云兮迅速躺下,裹在被褥中,背对着他们,“我不喝,我全身都是药味。”

    这让宫女、嬷嬷都慌乱不已……若是这么下去,病何时能好。

    还有好些仪式没举行呢?

    难道要再拖上个把月?

    “怎么了?”楚源一下朝就忙赶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南宫云兮头皮发麻,她又丢脸了!

    她紧紧阖上眼睛,逼自己睡着。

    也不知嬷嬷在外面跟楚源絮絮叨叨的说什么坏话……

    忽而,明黄的锦绣游龙床帐被掀开,黄色的纱灯把里面照得明亮。

    “云兮不想见我?”楚源揶揄的问。

    “我不喝药。”南宫云兮眼眸水灵灵的,一脸委屈的从榻上爬起来,看着他。

    楚源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下,“不想我?”

    她脸上的凤色,又上升了个度。

    身子前倾,抱住他的肩。

    “想……”声音娇娇气气的。

    娇小的她,身子的丰腴软绵抵在他坚硬的胸口上,那种奇异触感让他的眼眸倏地一黯。

    “别着凉了。”大掌在她背上轻拍了两下,声音喑哑。

    南宫云兮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她忙将被褥盖好。

    楚源长臂一伸,将托盘上的药碗端来。

    南宫云兮心里有些堵。

    “喝药。”他说。

    南宫云兮一脸委屈,“我还以为你不会逼我喝药,我的嘴里现在都是苦的,肯定会被苦死的。”

    苦死?

    哪有这么

    夸张?

    矫情的小破孩!

    “那时因为你昨晚喝药了。”楚源说。

    “嗯?”南宫云兮一头雾水。

    楚源狭长的丹凤眼似媚非媚,戏谑又邪魅,“你可以试试,我亲自喂你。”

    她咬着下唇,脸更红了。“耍流氓。”

    修长的手指在她额上轻点,“翻脸不认人的臭丫头!把你的病治好了,就反咬一口!”

    “哥哥!”她是真的羞死了。

    他怎么可以在她昏迷的事后对她做那种事情?

    “好!不说了,你自己选,是要哥哥喂……还是自己喝。”他坏心眼的故意停顿。

    “我,我自己喝。”

    她吓得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了,赶忙伸手出来接药碗。

    楚源将药碗给她,“慢慢喝。”

    南宫云兮捏着鼻子,将苦涩到舌尖都要抽筋的药灌了进去。想吐又吐不出来!

    “咳咳……”

    楚源给她端来清水,她灌了好几口。

    才缓过劲,楚源不知往她口中塞了什么。

    远山黛眉紧紧拧在一起,以为是莫名其妙的药丸正想吐,她就尝到了淡淡的甜。

    “是蜜饯。”楚源解释。

    寝殿里有暖炉,屋内暖洋洋的,让人很舒服。楚源反射着金光,耀眼的龙袍摸起来都暖暖的。

    “你为何这么早就求亲?不是说要等两年吗?”

    楚源点头,笑着说,“因为想你了,怕再过两年,哥哥真的老了,云兮却正当青春大好年华,看不上哥哥了。”

    南宫云兮噗呲笑了出来,她捧着他的脸,“其实哥哥很好看的,不显老。”

    楚源在心里默默叹息,他难道就真以为自己老了?

    “别在我身上乱摸……”他握住她的柔软的手腕。

    南宫云兮总觉得他说话很露骨,可偏偏什么都没说出来。“我想沐浴,身上都是药味。”

    “好。”他立即派人去吩咐。

    南宫云兮总觉得现在怪怪的,她住在楚源的寝殿里,换衣物之类的都在他身边……

    这样,会不会,有点危险?

    正想着,便听见寝房外面响起嬷嬷的声音。

    她屏息凝神想要努力听见他们的话。

    “公主既然清醒,还是搬去行宫吧。总是叨扰陛下,于理不合。”

    南宫云兮觉得嬷嬷说的很对,在楚源这里会很危险……

    虽然她没想清楚具体哪里危险,但很危险就对了。

    “不必!云兮身子初愈,还未见好转,若是再冻着,加重病情就不好了。”楚源拒绝。

    南宫云兮心里咯噔一下,虽然楚源的话挑不出刺,可能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就是感觉好可怕……

    《毒医无双:腹黑国师宠上天》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毒医无双:腹黑国师宠上天请大家收藏:()毒医无双:腹黑国师宠上天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