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老姐 > 第358章 兑铺子
    瑞碧一听觉得倒也是,俩孩子来县城一趟不容易,这些玩具熊不卖掉,他们怎么可能回去。

    “那你们住在那里呀,这么冷的天,在大街上可不中。”

    瑞荣关心的拉着儿子的手,此刻娘三个就坐在后排,那个装玩具熊的大麻袋放在了后背箱里。

    瑞碧此刻正坐在驾驶位上,旁边的副驾上放着一只漂亮的北极熊。

    大兴探了一下头,朝车外看了一眼,见那深沉的夜色里,星光不再,天竟是渐渐的阴了起来。

    人家说,夏天就如孩儿脸,那么冬天也是变化无常,刚才还出着月亮的夜空里,此时却是乌云密布,风似乎又要起来了。

    耳边传来了尖利的风哨声。

    “小姨在鬼市的中间,有家卖香料的铺子,以前我每次来,都是在那里住,那家人家只有一个老爷爷,他可好了,我做玩具的这些毛绒,都是他给我的。,”

    是啊,那可待好好感谢感谢人家.

    瑞荣说着,手紧紧的拉住儿子,这两个孩子可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够不心痛。

    瑞碧手放在方向盘上,从自动驾驭调整成为辅助驾驶,这是一个教人开车的训教程序,她可不想让俩孩子认为她不会开车,这样确实是显得自己太过无用。

    手把着方向盘,心里面感觉要扎实很多。

    瑞碧发动车子,在大兴的指点下,拐过两道街,停在了一处铺子的门前。此时的鬼市上,行人已经很少了,只有三两个小摊还在路灯下坚持着。

    瑞碧发现,所谓的鬼市,也许就是在黄昏的夜色里,摆在路边的小摊,卖的东西也很杂,吃喝拉撒,各种用品大到电器,小到香烛,无所不包。

    在寒风中,瑞碧还看见一个瞎眼的老婆婆,她手里挑着摸骨看相的招牌。

    “小姨,你不知道,如今县城里不让摆摊,做小本生意的人,只有在早晨摆上一会,黄昏后管城执事下了班,才能摆上一会。

    因为这两全时间段都是有星月照耀的夜色里,所心大家就习惯称为鬼市。”

    “大兴,你这一说我就明白了,刚才你说是鬼市,我不以为哈哈哈。”

    瑞碧哈哈大笑,将车子停在了大兴指的铺子门口。

    那是地处丁字街,斜对面有那么一处门脸,铺面并不大,看上去顶多也就两间房头。

    瑞碧停好车,打开车门,钻出车子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一些奇怪的气体在那铺面上空盘旋。

    但是定睛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那家铺面门前,挂着一串葫芦七星灯,看到这个标志,瑞碧的心里突然一动。

    这种透明葫芦七星灯,可不是容易见到的。瑞碧曾在梁州城最大的门贴铺子门前见到过,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现在成为了展品。

    瑞碧仔细看去,只见那葫葫却是像自然生成的一般,葫芦透明如水晶,散发着柔和的光,而那细如发丝的藤蔓如同真正的葫芦藤一般。

    “七星连珠,而且是这种稀奇的水晶葫芦,真是个稀罕物。

    “小姨,这个葫芦是于爷爷的宝贝,于爷你说,它们可是来自在雪山的深处,世界上没有几串呢。”

    瑞碧嗯了一声,这种稀奇东西,世界上怎么可能多。

    铺子门还开着,在门口贴着一张纸,瑞碧借着路灯的光亮,看到那上面写着:“铺面出兑,现钱不赊。”

    “呀,这家铺面要出兑,这是为了什么。”

    大兴也看到了那上面的字,他的心一下子揪紧了,难不成是于爷爷出了什么事,要不然他为什么要出兑铺子。

    大兴回头给娘说,让她小心脚下,店铺里的灯交光不怎么明亮,他着急进去看看。

    “于爷爷,于爷爷”大兴叫做,慌张张跑进铺子里。

    一进门,瑞碧就看到,这是一个两间地铺面,四周摆满了山架,山架上格出了一个个的格子,应该是堆放物品的地方。

    但是,很多山架都空的,只有一小部分放着一些货品。有一排山架上,放着十几个大小不等的佛道祖师瓷像,而在另一边,则是放着一些香烛纸炮之类的。

    一进门的正面墙上,悬挂着一个画箱,那上面画着一个轮椅,椅子里坐着一个手捻须的老者,他的一只手里拿着一把刀,刀把的一端不是龙叱却是一个魁星的造型,而那魁星的手中,正拿着一只笔。

    看这图上的意思,却是喻为刀笔,以c刀作笔,口罚心授。

    瑞碧几乎看愣了,她似乎觉得自己曾经来过这里一般,那是在什么时候,自己却是怎样也想不起来了。

    画像的下面摆着香案,在香案的边上,放着一个轮椅,只刻大兴已跑到轮椅边,他关切的叫做:“于爷爷,于爷爷。”

    轮椅上的人动发一下,活动了一下手指,他悠悠醒转过来。

    “唉呀,是大兴啊,今天怎么来的这样晚哪。”

    于爷爷,今天我在街上遇见我娘了,你看看,这是我娘,我小姨还有我兄弟。

    “真好,你有家人陪伴,真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呢,可是,于爷爷要走了,以后你怕是再子见不到我了。”

    老人看上去很是虚弱,说起话来有气无力了。

    大兴从怀里掏出一个肉夹馍,他递给了老人:“爷爷,这是我给你买的肉夹馍,你快点吃吧。”

    老人接过来,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真香,简直是太好吃了,连着吃了几口,他干咳了起来,看样子是有点噎着了。

    大兴急忙帮他抺啥前胸,捶打后背。

    瑞荣把一勺温开水放在他口边,让他顺一顺,这样过了好一阵,老人这才缓过这口气来。

    他的眼角泛起了泪花,有些感激的看着他们。

    “你们真是好孩子,可是我拿不好,我如果有你们这样的孩子在身边就好了。”

    老人喃喃的说,自从他生病以来他简直是糟了大罪,如今万般无奈之下,他想出兑了这间铺面,也好掏上几个钱,自己去住养老院。

    瑞碧看老人吃了点东西,精神上也略好了一些,她说试控探着问:“老爷爷在,我看你那铺门上写着整体出兑,你是要把铺子整个转让出去吗。”

    “唉,说什么整体转让,说白了也就是卖了,如今我老了,别说经营铺子了,就是连自己的生活也不能自理。

    每天指望着人家来帮自己的忙,也总不是个事,所以我想把铺子兑出去,换些钱去住养老院。

    怎么样,姑娘,你对这铺子有兴趣嘛。”

    喜欢老姐请大家收藏:()老姐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