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以时光为誓 > 第22章 ,情况不太好
    有人打电话过来,游戏自动退出登录。

    顾渺兮摘下头盔,等着会儿才想起自己现在不在公寓,没有小白帮忙叼手机。

    她呆滞了三秒,电话挂断了,不过很快又重新响了起来。

    顾渺兮从游戏仓爬出来,抓起桌上的手机。

    “周姐?”来点人是周敏,萧则的经纪人。

    周敏是她安排在萧则身边的人,平日里没事,不会轻易给她打电话。

    眉头微微拧起,顾渺兮接起电话:“周姐。”

    “渺兮。”周敏的声音压得很低,不难听出周围环境的嘈杂,“你看到热搜了吗?”

    “没。”顾渺兮直接问道,“萧则出什么事了?”

    能让周敏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她能想到的只有萧则出了什么问题。

    “萧则拍mv的时候出了点意外,现在人在医院。”

    “严重吗?”

    “右胳膊骨折。”知道顾渺兮这人不喜欢听别人说废话,周敏尽量说得简洁,“这个比较严重,其它都是些擦伤。”

    “怎么回事?”只是意外,周敏不会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

    “拍mv有一场打戏,萧则的威亚被人做了手脚——我已经报警了,公司也说会严肃处理。”

    “嗯。”

    萧则是歌手出身,天赋不错,去年推出的单曲各种音乐节的新人奖拿到手软,如今宸印娱乐正在捧他,应该没什么人敢去找宸印的麻烦。

    “就是……”周敏声音压得更低,“萧则现在情况不太对,你要不要来看看他?”

    情况不太对?顾渺兮眉间刻痕更深:“我现在人在清凌,你跟萧则说,我争取明天回来。”

    从清凌到帝都,飞机只要两个小时。

    她现在走,傍晚可以到帝都,处理完萧则的事,刚好可以赶回来替老爷子庆生。

    顾渺兮算好时间,又去和顾老爷子打好招呼,让管家安排车子送她去机场。

    ……

    顾筠兮今天心情很好——她为老爷子七十大寿定制的礼物比她预想的还要精致,帝都那边的学姐也回了她消息,答应帮忙引荐陈老先生……

    刚好又在路上遇到了凌微扬,便邀请他过来坐坐,谈谈学姐说的事。

    她本来心情很好,如果没有一进门就撞见出门的顾渺兮的话。

    顾渺兮也看到了她,还有她身后的凌微扬。

    她没有停步,对着顾筠兮点点头后,绕过两人出门:“顾叔,车子准备好了吗?”

    老管家应道:“在门口等着了。”

    “谢谢顾叔。”

    听到两人的对话,顾筠兮撇撇嘴:顾渺兮在顾家时,礼节做得很到位。就是因为太过于滴水不漏,她才觉得这女人虚伪。

    “二姐姐,你要去哪里?酒店吗?”顾渺兮现在出门,十有八九是去酒店找监工的顾若兮。

    “不是。”顾渺兮回了两个字,没有多说的欲望,径自离开。

    全程没有给凌微扬一个多余的眼神。

    目送女生走远,凌微扬跟着顾筠兮进屋。

    等凌微扬和顾老爷子问好后,顾筠兮状似不经意地问道:“顾爷爷,我们进来的时候看到二姐姐出门,她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出了什么事吗?”

    “渺兮啊?”故老爷子听着评弹,摇晃着脑袋,“她朋友出事进了医院,她去看看。”

    朋友?顾渺兮在清凌可没什么朋友。顾筠兮抿了抿唇,疑惑:“二姐姐回帝都去了?”

    “嗯。”

    顾筠兮无声地勾了勾嘴角:果然回帝都去了。

    她露出关切的神色,喃喃:“也不知道二姐姐的朋友伤得严不严重,希望二姐姐能在爷爷生日前赶回来……”

    顾老爷子微微睁眼,看向她:“你要是关心你二姐姐,等她下了飞机可以给她打个电话。”

    顾筠兮低头,细声细气地应道:“知道了,爷爷。”

    ……

    帝都朝阳医院,十八楼是vip病房,走廊里很安静,偶尔有小护士脚步匆匆地走过。

    年轻的男人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他的皮肤过于白皙,睫毛纤长,嘴唇颜色浅淡,第一眼容易让人联想到古堡里常年不见阳光的吸血鬼——漂亮、阴郁,且缺少生气。

    即使熟睡时也保持着警惕,门口发生争执的那一刻,他从梦中惊醒,本能地坐起身看向病房大门。

    周敏堵在大门门口,纤细的身体此刻就像一座巍峨的山,阻拦着门外的几人。

    “苏小姐,这里是病房,你要是胡来的话,我可就打电话报警了!”

    只是,和门外一身黑衣肌肉剽悍的保镖比起来,经纪人弱小的身板实在不够看。

    失了气势,说出口的警告也变得有些滑稽。

    门外,女生尖锐的声音响起,很冷,很不耐烦:“周敏,识趣的就给我滚一边去,别打扰本小姐的好事。”

    高跟鞋敲打地板的身影响起,走近两步,女生的声音抬高了些:“我和萧则相识一场,听说他受伤,来看看他——你不过是他的经纪人,谁给你的权力在这里堵着我?”

    “你不能进去。”知道苏镜萱的为人,周敏双腿不自主地发颤,可她依然没有让步,“阿则还在休息,你们要探病,等他醒了再来。”

    “没关系。”苏镜萱眯眼笑,“我可以进去等,等他醒过来。”

    说着,她给身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立刻识趣地上前两人,一左一右地扯着周敏的胳膊把她拉走。

    “苏小姐!你不能进去!”周敏挣扎不了,只能大声叫嚷,“医生!医生!护士!有没有人啊!这里有人闹事!”

    然而,任凭女人怎么叫喊,空荡荡的走廊里没有一个医护人员出现。

    “医生!来人呐!医生!……”

    被吵得烦了,苏镜萱回手掐住女人的脸,冷笑:“别叫了,大经纪人,我既然来了,绝不可能空手而回——你再怎么叫,也不会有人来帮你的。”

    “够了。”房间里,男人眼里的光沉了沉,“苏镜萱,别为难我的经纪人。”

    “咦?”甩开周敏,苏镜萱探头往病房里看了一眼,笑眯眯地说道,“萧则,你醒了啊。”

    她挥手让保镖把周敏拎下去,自己走近房间,顺手锁上房门。

    “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

    她说着,抬眼看向病床上的男人。

    夕阳西下,房间没有开灯,光线昏暗,她中意的人坐在暗处,有几缕橘色的光落在他身上……光与影的交织,在他身上没有一点违和感,反而平添了几分神秘,就像诱人坠入黑暗的堕天使。

    她明知道这个男人不属于她,却无法停止自己渴望得到他的心。

    她想要他,从第一次见面,这个念头就在她心底疯涨。

    越是压抑,反噬得越是厉害。

    萧则没有看女生痴迷的脸。

    他垂着眼帘,视线长时间的停留在被子上,说话时声音透着倦意:“苏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是说了,来探病。”苏镜萱很是自来熟地走到床边坐下,目光落在男人无法移动的右臂上,心疼:“除了手臂,还有哪里受伤了吗?”

    女生说话时,有意地往他身上贴近,浓郁的香水味萦绕在呼吸间,经久不散。

    萧则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避开女人柔软的身体:“不是什么大事,多谢关心。”

    “你知道我关心你呀?”察觉到他的闪躲,苏镜萱挑眉,追着他贴上去,“萧则,我可从来没有像在乎你一样在乎过别人——你看我这么关心你,你干嘛总是对我不冷不热的?”

    “苏小姐。”避无可避,男人只能抬手把女生推开,“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知道我给不起——我们不是一路人,苏小姐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我们不是一路人?”苏镜萱想起他的那则绯闻——她调查过,萧则出道这么久,洁身自好,没有和任何女明星传过绯闻,除了那个顾渺兮。

    “你和我不是一路人,那你和谁是一路人?”苏镜萱嘴角的笑冷了下去,她从鼻孔里哼出不屑的一声,“顾渺兮?”

    只是听到这个名字,男人阴郁的眸子里有了一抹亮色,好似平静的湖面上被扔了一粒小小的石子,漾出一圈圈涟漪。

    “你误会了。”他温声,“我和渺渺只是朋友。”

    渺渺?朋友?苏镜萱冷冷盯着他的脸,总觉得他现在这样的表情看起来很刺眼。

    “萧则,据我所知,顾渺兮的绯闻对象好像一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吧?”见不得他这样的表情,苏镜萱只想把他外露的那点柔情全部碾碎,“你能和那种不干不净的女人做朋友,都不愿意接受我?”

    “渺渺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萧则沉下脸,冷声,“苏小姐,你若是没有其它的事,还是请回吧。”

    这是被戳中伤疤,恼羞成怒了?苏镜萱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男人的神情,不退反进:“萧则,你看要不这样,你先跟我一段时间,怎么样?——反正那个顾渺兮也不知道和多少男明星金主睡过,你为他守身如玉多不划算。”

    “……”鲜少和苏镜萱这种人打交道,教养让他只是推开女人伸过来的胳膊,说不出更加难听的话,“苏小姐,你请回吧。”

    真是可爱啊,这么生气了,说话还是这么克制,真是让人……很想撕碎他的理智,拉他一起下地狱呢。

    喜欢以时光为誓请大家收藏:()以时光为誓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