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以时光为誓 > 第42章 ,脑残粉的自我修养
    她讨厌沈轻媛,很直白的、不加掩饰的厌恶。

    说话时放轻了声音,听起来幽幽的、却带着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

    单遥知点点头,没有多问为什么:“渺渺,作为你的脑残粉,我希望你每天都能开开心心,哪怕是在梦里。”

    所以,你要是能从梦里笑醒,我也会很开心。

    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顾渺兮本来因为和沈轻媛对峙而阴郁的心情陡然放晴。

    她忍不住扬起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冰凉的水滑进胸腔,冷却了最后一点燃烧的心火。

    “单遥知,我很开心。”她舔了下嘴唇,说秘密似的小声道,“你是我的粉丝这件事,真的让我觉得很幸运。”

    “那是当然。”单遥知靠到椅子上,单手搭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坐姿看起来很大佬,“风清说我是福星,渺渺,你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幸运。”

    “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以后会一直喜欢我?”顾渺兮半开玩笑地说道,“那的确很幸运。”

    单遥知点点头:“嗯,所以,作为你的脑残粉,你有没有为我准备福利?”

    福利……好像还没真没有想过。顾渺兮倾身,盯着他:“我给你签名?”

    “签在哪里?”

    “???”顾渺兮反问,“你想签在哪里?”

    不等单遥知回答,顾渺兮自己试探着说道:“给你签名照?”

    单遥知:“……”在已经和本人一起吃过饭以后,签名照对他而言没什么诱惑力。

    人就是这样,一旦得到了,就会得寸进尺,不知餍足。

    一锤定音,不给单遥知反驳的机会,顾渺兮拿出手机给徐翊发消息,让她准备一打签名照,回馈粉丝。

    单遥知:“……”

    男人忍了忍,还是忍不住笑了声:“渺渺,你的粉丝能对你不离不弃这么久,的确都是真爱。”

    顾渺兮有点小骄傲:“我家粉丝福利很好的,你不要抹黑我。”

    粉丝福利很好?单遥知不置可否。

    他记得风清说,顾渺兮马上要五千万粉丝了,可她两千万粉丝的福利还没有发。

    他看过她的微博。

    她发个人微博不多,大多数都是广告,每天微博下都有粉丝催福利的回复。

    单遥知百忙之中,很认真地挑了几条催福利的回复点了赞。

    ……

    第二天一早,徐翊来公寓接顾渺兮去机场。

    看到顶着黑眼圈开门的女生,徐翊咽下到嘴边的教训,没好气地问道:“你昨天晚上又玩游戏了?”

    听说陈昭送了她一个游戏仓,她几乎可以想象自家艺人以后沉迷游戏会带来的各种后果。

    “没。”顾渺兮拖着沉重的脚步去洗漱,“昨晚做噩梦了,没睡好。”

    “你还会做噩梦?”徐翊吐槽,“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百毒不侵呢。”

    卫生间传来电动牙刷嗡嗡的声音,顾渺兮含糊了两声,不知道说了什么。

    ……

    她昨天晚上的确做噩梦了,梦里是一望无际的雪地,她一个人走在雪地里。

    风很大,将她的声音吹得支离破碎。

    雪很冷,虽然在不停地往前走,可她的身体逐渐麻木,失去知觉。

    她只是凭借着本能,不停地往前走。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雪原看不到尽头,天与地之间只有她一个人。

    “……”

    她在哭,哭声被大风吹散,其中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呼喊。

    “哥哥!”

    “哥哥!你在哪里?”

    “哥哥!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

    没有人来,没有人回应她。

    荒芜的雪原上,只有呼啸的风和飘落的雪。

    白茫茫一片。

    看不见任何人。

    “哥……哥哥……”

    女生从梦中挣扎着醒来,抬手抹了下脸颊,满手冰冷的眼泪。

    你为什么没有来找我?

    你为什么没有来救我?

    你为什么,将我一个人丢弃在冰冷的雪原上。

    你没有来找我,骗子。

    骗子。

    吐掉嘴里的牙膏泡泡,顾渺兮喝水漱口。

    水流哗哗。

    她接了一抔水扑在脸上,让因为噩梦乱成一团的脑子勉强清醒。

    门外,徐翊在帮她喂猫。

    小白蹭着徐翊的腿,喵喵叫唤着,等待徐翊的投喂。

    徐翊打开装猫粮的桶盖,舀了一杯猫粮倒进碗里,又给它换了一碗干净的凉白开。

    趁着小白吃东西的时候,她去抽屉里找零食,拿了一袋小鱼干后,徐翊合上抽屉,目光停在桌子一角。

    她弯腰捡起桌角的被揉成一团的纸。

    普通的信纸,被揉得皱皱巴巴,隐约可以看见上面歪歪扭扭的文字。

    徐翊把信纸展开,愣住。

    信纸的一面潦草地写着一堆名字——沈旭,沈君诺,沈君颜,沈轻媛……有的名字被画上了大大的叉,有的名字下写了一串她不认识的字母。

    这些名字,是沈氏的人。

    她是金牌经纪人,或多或少会认识一些圈子里的大佬。

    对于沈家的八卦,她听说过一些。

    沈家作为帝都四大世家之一,据说十五年前发生了一场意外以后走向没落,五年前沈老爷子找回嫡长孙并将沈家家主之位交给他,自那以后,沈氏才重新崛起。

    顾渺兮在清凌长大,入圈后也和沈家没有交集,为什么要在纸上写下沈家人的名字?

    徐翊把信纸翻过来。

    背面一片空白,只在角落里十分潦草地写了两个字——沈琢。

    沈琢,不就是沈家现任家主,那位失踪了十多年的沈家嫡长孙?

    不会……

    一瞬间,徐翊脑子里闪过各种信息。

    不会,顾渺兮和沈家这位家主,也有过什么不可言说的往事吧?

    徐翊还在愣神的时候,手里的信纸被人抽走了。

    她一惊抬头。

    顾渺兮低头看了眼信纸,随手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徐翊迟疑:“抱歉,我在书桌角落里发现这个……”

    “没事。”顾渺兮走到梳妆台上坐下,拿起一瓶精华水,“我昨天和沈轻媛吵了一架,她之后肯定会找我麻烦,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

    徐翊知道她顾家小姐的身份,也知道她不想给家里添麻烦,所以在圈子里还算谨言慎行。

    这么明目张胆地得罪沈家人,不像她平日里的作风。

    “你和沈家……”

    “没什么关系。”顾渺兮拍着脸,“我就是讨厌沈轻媛。”

    “沈家现在是沈琢当家,沈轻媛是沈家二房的长女,据我所知,沈琢和沈二爷关系不是很融洽,只是得罪沈轻媛,应该不算特别麻烦的事。”徐翊就事论事,“不过到底是沈家的小姐,要给你使绊子还是很容易的,所以接下来还要小心些。”

    “我知道。”做完护肤后,顾渺兮打开防晒霜,手上动作不停,头也没回地说道,“徐姐,你说沈琢和沈二爷关系不太好,你怎么知道?”

    “啊?”

    “这种事情,也算是家丑了吧?你怎么知道他们关系不好?”

    “上次和金制片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听他们说的。”徐翊道,“听金制片说,沈琢接手沈氏后,找借口停了他叔叔好几个项目,还把公司里的一批老员工给换了……”

    “这么说来,这个沈琢,是个有手段的啊。”顾渺兮笑了笑,“原来沈家有过这么腥风血雨的时候么,有意思。”

    见她似乎对沈琢很感兴趣,徐翊把自己听来的八卦告诉她:“关于这位沈大少爷,还有一个八卦,你要不要听?”

    顾渺兮盯着镜子化妆,不甚在意地问道:“什么八卦?”

    “我听金制片说,这位沈大少爷有位小情人,被他金屋藏娇养在外面,当初沈二爷和沈琢斗得最狠的时候,安排人绑架过那位小情人。”

    顾渺兮画着眉毛:“然后呢?”

    “然后?然后肯定救出来了啊,帮着救人的就是我们的北戈队长。”徐翊走到沙发边坐下,“金制片还说,就是因为那次绑架,沈琢才动手把公司里沈二爷的人连根拔了,可见,那位小情人在他心里很有分量。”

    “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金制片见过那位小情人?”

    “说起这个,我这里还有一个八卦。”

    小白吃饱了,跳到徐翊腿上求抚摸。

    徐翊摸着白毛柔顺的毛,也没等顾渺兮接话,道:“金制片没见过那位小情人,刘导倒是见过一次……说是偶遇沈大少爷陪女孩子逛街,打招呼的时候,沈大少爷介绍那妹子,说是他的妹妹。”

    “咔。”

    眉笔在女生手指间断成两节。

    “妹妹?”她喃喃自语。

    没注意到顾渺兮的反常,徐翊摸着猫:“对啊,说是妹妹——不过这种话听听就好,沈家小姐就两个,沈轻媛和沈君颜,沈琢哪还有什么妹妹?”

    “徐姐。”顾渺兮扔了断掉的眉笔,换了一支新的继续画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徐翊脱口问道:“什么秘密?”

    “沈家的确还有一位小姐。”顾渺兮幽幽地说道,“沈琢有一位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只可惜,死在了十五年前的一场意外里。”

    沈家十五年前的确发生过一场意外。

    但那场意外的相关消息全部被沈家封锁,外人只知道沈家十五年前经历过一场惊变,长房一脉就此没落。

    徐翊其实也不清楚沈家到底发生过什么,只是偶尔会从别人那里听到只言片语,但她万万没想到,看起来对娱乐八卦不感兴趣的顾渺兮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想起信纸上的那些名字,徐翊莫名感受到了压迫感:“你……你知道?”

    “我知道啊。”顾渺兮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顾家的小姐——顾家虽比不上沈家,但这种消息还是能查到一二的。”

    徐翊:“……”哦,她怎么忘了,自家这位小祖宗也是豪门世家出身的千金小姐。

    喜欢以时光为誓请大家收藏:()以时光为誓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