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以时光为誓 > 第47章 ,她是他所有灾难的开端
    秉持着不做电灯泡的信念,把顾渺兮送到楼下后,周敏没有上楼,直接开车回家。

    本来想邀请她一起给萧则过生日的顾渺兮来不及说话,就听到女人说了声“再见”,回头已经只能看见远去的尾灯。

    嘴角抽搐两下,顾渺兮独自一人上楼。

    周敏给了她公寓的电梯卡和萧则家的钥匙,顾渺兮很自觉地自己开门换了拖鞋。

    进了玄关,可以闻到厨房里飘出来的浓郁的香味。

    顾渺兮踩着拖鞋走到厨房门口:“红烧鱼?”

    似乎早就习惯了她的神出鬼没,萧则回头看了她一眼,眼里带笑:“闻出来了?”

    “嗯。”她盯着他的右手,“你胳膊恢复得怎么样?”

    “不怎么能动,不过还好。”他不怎么在意,“我用左手也是一样的。”

    “嗯。”顾渺兮看着桌子上的蛋糕,后知后觉自己应该带蛋糕过来,“我忘记买蛋糕了。”

    “没关系。”萧则轻笑,“周姐买了个大的,在外面桌上。”

    他说没关系,顾渺兮就心安理得地把蛋糕的事抛到脑后。

    她蹭进厨房,探头看着锅里香味四溢的鱼,舔了舔嘴唇:“萧则,你现在还经常做菜?”

    他把她凑上来的脑袋往边上推了推:“我又不是厨娘——让开些,别被油渍溅到。”

    被嫌弃了,顾渺兮自觉地离开厨房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晚间新闻。

    顾渺兮看得无聊,开了把游戏。

    “你上游戏了?”有好友上游戏提示的舒宿立马发来消息,“快,拉我!”

    “你谁啊?”顾渺兮反问,“我认识你吗?”

    “顾渺兮!”舒宿炸毛,“你别回北河,我就在北河等着你呀你这渣女!”

    顾渺兮装没看到:“我进游戏了。”

    “带我上分呀!”舒宿嘤嘤,“顾爸爸,大腿给我抱一下。”

    这还差不多。顾渺兮哼了一声,拉他进队伍:“记住了,别拖爸爸后退。”

    舒宿:“知道了烦不烦呀。”

    进了队伍,某人觉得自己又行了。

    顾渺兮懒得搭理他。

    她打游戏的时候,萧则那边把做好的菜端出来摆好,又把蛋糕挪到桌子上,拆开放好。

    他走到她身后,倾身看她玩游戏。

    “舒宿,你他妈大都能大歪来?爸爸用脚都比你用手玩的好。”

    “你跟着干嘛?滚回你的中路去。”

    “再吃一个兵就给我死泉水里去。”

    “……”

    萧则轻轻拍她的脑袋:“渺渺,不要说脏话。”

    顾渺兮:“哦。”

    她轻声细语:“舒宿,你今晚就会被我暗鲨!”

    萧则失笑,又拍了拍她的发顶,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知道萧则做好晚饭了,顾渺兮火速结束游戏,和舒宿说了再见,下线摘了耳机,看向坐在一旁看电视的萧则:“吃饭?”

    “嗯。”萧则把电视的音量调小,起身道,“我做了你喜欢的红烧鱼和番茄牛腩,好久不做菜了,不知道还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

    顾渺兮蹦跶到桌边,深深吸了一口气,扯住萧则的袖子,认真:“萧则,你是神仙吧?你一定是神仙吧!”

    被她夸张的语气逗乐,萧则眼里笑意更深,冲淡了掩藏在深处的阴郁:“你喜欢就好。”

    他拉开椅子,等她落座。

    “对了。”萧则想起今天上午受到的快递,“我今天收到了快递,是a家最新款的手表,是你买的么?”

    “嗯,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让秦隐挑了一堆适合男士的礼物,我从中间选了那款手表。”顾渺兮看他手腕,左手空空如也,右手手腕上系着一根红绳,中间串着一颗木色的珠子——是她帮他求的平安符。

    顾渺兮收回视线,问道:“手表你收到了?”

    “在房间里。”

    “怎么不戴?你不喜欢?”

    “没有。”萧则浅笑,“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

    顾渺兮把这个问题抛到一边,开始张罗点蜡烛许愿。

    明明只有两个人的生日,硬生生被她折腾出了一群人的热闹感。

    吃过晚饭,顾渺兮是负责收拾的那个,她草草洗刷完碗筷后,钻进萧则的房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萧则从书房出来,就看到女生捧着他收到的那个表盒。

    “萧则,过来。”她招呼他。

    萧则走到她面前。

    “左手伸出来。”

    看穿她的想法,他没有拒绝,伸出左手。

    顾渺兮把手表扣到他左手手腕上,举起来左看右看:“好看,我眼光真不错。”

    萧则认同她:“嗯,你眼光很不错。”

    他从来不会反对她的话。顾渺兮松开他的手,抿紧嘴唇,沉默片刻后,她推他去房间:“你看看你脸上的奶油,快去洗干净!”

    “奶油?”萧则下意识抬手抹脸。

    “鼻子上,还有眉毛上。”顾渺兮把人推回房间,“我也要洗洗睡觉了,明天一早还要赶去北河市,我接了张导的新电影,出演女一号,男主是舒宿。”

    她随口交代着自己的近况,又提醒他:“你胳膊还要修养,最近就不要接工作了。”本来就是担心他太无聊,她才会随口问他要不要来娱乐圈试试——歌手或偶像,都不是他必须要做的工作,她更希望他能开心。

    “周姐已经把接下来一个月的工作都推掉了——你们在北河影视基地?我空了,可以去探班么?”

    只要是和她有关的事,他决定之前都会问她的意思。

    “当然。”

    顾渺兮把人推进房间,自己退出来随手关上房门,道晚安,“萧则,早点休息。”

    “渺渺,晚安。”

    ……

    刚刚吃饭的桌子已经被收拾干净,桌子上还留着两块没有吃完的蛋糕,顾渺兮走到桌边坐下,拿过叉子慢腾腾地消灭剩下的蛋糕。

    她和萧则第一次见面,是在茫茫雪原的水池边。

    他发现了冻僵的她,然后把她带回家。

    她记得,萧则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清澈的眼睛和最温暖的双手。

    直到认识她。

    她看到他的眼睛蒙上阴郁,她看着他一步一步与幸福背道而驰……

    她是他所有灾难的开始。

    少年有着不算富裕但是很幸福的家庭,他的父母笑起来和他一样温柔,他们没有嫌弃来路不明的她,还带着她去办理领养手续。

    那时的她刚刚经历失去父母、被兄长抛弃的绝望,见了谁都像竖起全身尖刺的刺猬,那一家却能包容她的任性和歇斯底里,把她当作亲女儿对待。

    只是,那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

    入室抢劫,夫妻双双遇害,她再次成了孤儿,只是这一次,她身边多了萧则。

    顾渺兮闭上眼睛,那段不愿再被回忆起的过往如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

    她单手撑着额头,吐出一口浊气。

    她知道,和她父母的车祸一样,她养父母遭遇的入室抢劫并不是简单的意外。

    那些人本来是冲着她来的,只不过那天她和萧则一起外出参加义工活动,于是,没有得到她消息的人残暴地杀害了那对无辜的夫妻。

    是她,害死了萧则的父母。

    他本该风平浪静的顺遂人生,因为遇到了她,自此后便灾难不断。

    善良的人应该被上帝偏爱,可是,他却受了那么多的苦难和折磨。

    都是因为她。

    都是她的错。

    握着叉子的手被人轻轻扣住。

    顾渺兮睁开眼睛。

    萧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边。

    他垂眸注视着她,漆黑的眸中倒映出她的身影。

    “小瑜。”他柔声唤着她的名字,拿走她手里的叉子。

    自从她被顾家收养以后,他便改了称呼,再没有唤过她小瑜。

    久违的温柔的称呼,顾渺兮静静看着他,眼眶慢慢浮上了一层雾气。

    “不要哭,小瑜。”单手扣住她的肩膀把人拉进怀里,温暖的掌心抚过她的发顶,萧则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平静,“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所以,小瑜,你早该放过你自己。”

    鼻翼间萦绕着熟悉的香味,顾渺兮吸了吸鼻子,闷闷地嗯了一声:“我只是……”

    只是突然间有些触景伤情。

    “小瑜,不要让过去影响你的未来。”他揉乱她的头发,半开玩笑似的说道,“如果实在不行,就找个人谈一场恋爱吧。”

    “什么呀……”顾渺兮喃喃,脸颊埋在他怀里不肯离开,“我才不要谈恋爱……秦隐说了,外面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不知道秦隐都跟她灌输了什么思想,萧则无奈:“不要听秦隐胡说八道,他自己都没有谈过恋爱呢。”

    “你也没有谈过。”顾渺兮反驳,“你怎么能说秦隐是胡说八道。”她嘟囔,“我觉得秦隐说得很有道理。”

    外面的人都是坏蛋。

    好在,她身边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顾渺兮小声:“萧则,你是天使。”

    他失笑:“不是神仙了?”

    “都是。”

    “那不是四不像了?”

    “我不管,都是。”

    “……”

    或许真的是触景伤情,顾渺兮再次梦到了小时候的事。

    她梦到了孤儿院,院长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工作人员远远躲着她窃窃私语,她蹲在台阶边的柱子旁,等萧则做完义工回来接她。

    正是盛夏,天气很热,周围蝉鸣声不断,夕阳落在身上依然带着灼热的余温。

    她等得昏昏欲睡。

    “小瑜。”少年冰凉的手覆在她的发顶,他温声唤醒她,“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快醒醒。”

    她睁开眼睛,看到他嘴角的伤:“萧则,你受伤了?”

    他避开她的视线,摇摇头,故作轻松的语气:“回来走得比较急,摔了一跤。”

    自幼被父母兄长捧在手心里护着的小女孩尚且年幼,哪怕经历过绝望,也依然对这个世界怀有善意。

    她天真地相信了他的话。

    直到,真相在毫无预兆的时候,全部砸到她的面前。

    喜欢以时光为誓请大家收藏:()以时光为誓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