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以时光为誓 > 第55章 ,被踢了
    的确,他没想到顾渺兮会直接承认自己的身份。

    他的猜测没错,顾家这位小姐,的的确确是他的妹妹,是沈家嫡系一脉死里逃生的女儿。

    她记得自己的身世,却没有回沈家,而是成了清凌顾家的养女。

    为什么?是因为察觉到了暗处的危机,还是因为……对他当年的抛弃怀恨在心,所以以自己的死亡来报复他?

    眼下嘴里的苦涩,沈琢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一点:“我听秘书说,你最近在拍张导的新戏?”

    嗯?这话题转得也太生硬了吧?顾渺兮撇撇嘴,懒懒地回道:“对呀,现在不还在热搜上挂着么?”

    “那些新闻我都看了。”见她似乎没有特别抵触和他聊天,沈琢问道,“需要我帮忙处理吗?”

    “啊?”这人怎么回事?对当年的事,连句对不起都没有,就理所当然地跑来和她套近乎吗?

    “骂他!骂他!揍他!揍他!把凉水泼到他脸上!”

    心里有个小人不停地叫嚣着,顾渺兮沉默两秒,平淡地回道:“不用。”

    “这样啊。”话题终结,商场上杀伐果断的男人再次陷入语塞。

    “如果你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本以为他有什么必须要见她的理由,如果只是排排坐纯聊天的话,还是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等等。”沈琢跟着起身,“小瑜……”

    “沈先生还是叫我顾渺兮吧。”顾渺兮讥诮地笑了笑,“毕竟作为哥哥来说,沈琢心里的沈瑜已经死了,不是吗?”

    “我……”男人垂在身侧的手蜷缩着,用力握紧,“我在来之前,回了一趟老宅——顾小姐,奶奶她最近身体越来越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我一起回老宅见她老人家一面。”

    “我介意。”顾渺兮冷声拒绝,“沈先生,你见我如果是为这件事,下次不用再来了。”

    ……

    顾渺兮离开后,沈琢把杯子里的水一口气吞下,勉强压抑住心头复杂的情绪。

    “先生,顾小姐还在外面。”见他出来,助理低声道,“好像是她姐姐来了。”

    “姐姐?”知道顾渺兮就是沈瑜后,他下意识把她和顾家划清界限,听到“姐姐”两个字,他愣了愣,才恍然助理说的是谁。

    沈琢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没有立刻出门。

    “姐,你干嘛呢……”

    “这不是太想你了嘛!好不容易来这里出差,可不得百忙之空抽空来看看我的好妹妹~说,是不是很感动?”女人的声音张扬且肆意,透着一点小调皮。

    “并不。”顾渺兮的声音有些无奈,“你离我远点,别把口红蹭我脸上了。”

    “哎哟,别这么嫌弃嘛~我可是千里迢迢……”

    “别说你是为了我来北河市,你刚才说你是来出差的。”

    “哎哎哎,你可真绝情哎。”

    “……”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地,听不清了。

    沈琢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已经敛下了所有的情绪。

    “沈平,我们回帝都。”

    ……

    顾若兮的确是来出差的,约着顾渺兮吃了个中饭,下午就要赶去帝都。

    “我明天回清凌,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回去的?”

    “没有。”顾渺兮想起一事,“你要先去帝都?”

    “嗯。怎么?”

    “我有个东西,你帮我带过去给萧则。”顾渺兮说着,回自己房间翻翻找找。

    “不是吧,你们不是才分开没多久?”顾若兮跟进她房间,看到她翻出一个绣着平安喜乐的护身符塞进香包里,“这是啥?平安符?”

    “对,你帮我给萧则。”

    “你绣的?”

    “我求的。”

    “哇哦,给我也求一个呗。”顾若兮接过香包,左看右看,“平安符就算了,给我求个姻缘符。”

    “你不是要联姻吗?求姻缘符干嘛?祸害别个小鲜肉?”

    顾若兮是顾家长女,也是顾家现任家主,她的婚事,在她自己眼里也是生意场上的筹码,甚至不需要家长多做安排——如果能得到绝对的利益,顾若兮不会反对所谓的家族联姻。

    “哎,你这话说的。”顾若兮把香包放进自己包包里,拨了拨头发,叹道,“就算你姐姐我不反对联姻,但不代表我不想要一场甜甜的恋爱呀——女人嘛,都会渴望爱情的滋润。”

    顾渺兮:“……”

    顾若兮回过神:“啧,差点忘了,你也是个单身狗,我和你说这些干嘛,真是闲得慌。”

    顾渺兮:“……”

    ……

    吃过晚饭后,张导确定了明天开工时间,赶着大家回房间休息。

    “对了,可儿,你留一下,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晚饭时,顾渺兮和舒宿没有下来,大家关注的重点对象就变成了带资进组的女二号。

    见周可儿被叫住,其他人纷纷加快了离开时的步伐,不忘小声谈论。

    “张导单独找可儿是有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啊。听副导说好像是为了顾老师那件事吧。”

    “哦哦,你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些照片,还有可儿在采访时说的那些话。”

    “到底是年轻人啊,沉不住气——好在没真的惹出什么乱子,不然啊……”

    ……

    周可儿的房间和舒宿在同一楼,男人看了一下午剧本,此刻正头晕眼花拉着经纪人出门觅食,刚出门,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声重重地关门声。

    大脑瞬间清醒。

    “是周可儿。”林威啧啧两声,“看那怒气冲冲的样子,肯定是被张佳佳骂了。”

    “就她在记者面前说得那些话,顾渺兮只是通过张佳佳给她一点警告,已经很仁慈了。”舒宿冷哼,“她是不知道,上个得罪萧则的蠢货被整得有多惨。”

    “你是说,张佳佳找周可儿是顾渺兮示意的?”

    “不然呢?”回想起那个曾经对萧则动手动脚后被顾渺兮打掉牙的制片,舒宿抖了抖肩膀,“欺负顾渺兮也别欺负萧则,顾渺兮对萧则,就跟护崽的母鸡一样。”

    “毕竟兄妹嘛。”顾家的千金,萧则的妹妹,林威自己有些晕,但潜意识已经明白不能得罪顾渺兮,“不知道周可儿会不会吃一堑长一智。”

    舒宿往电梯走,路过周可儿的房门时,他加快了脚步,轻哼:“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有些蠢货,总是喜欢不撞南墙不回头。

    ……

    砰一声撞上房门,周可儿正准备随手捞起桌子上的花瓶往地上砸,却在看到沙发上的男人后猛地停下动作。

    “这么大的火气,不知道是谁得罪我家可儿了?”男人笑呵呵地看着女生,一双本就不怎么大的眼睛被脸上的横肉挤成两条缝。

    “王哥~”若无其事地放下花瓶,周可儿撅着嘴走到男人面前,在他张开手后顺势靠进他怀里,“你怎么来了?”

    男人搂住她的腰,视线落在她胸口,嘴上说道:“听说你们剧组出了点事——当初这电影是我力排众议决定投资的,我可不得好好关照一下?”

    周可儿嗔他:“原来是为了电影,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我来的呢,哼~”

    “我投资这电影是为了谁,你难道不清楚?”王董搂紧她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听你经纪人说,张导找你了?”

    说起这个,周可儿顿时露出委屈的表情,红着眼睛,期期艾艾地说道:“记者采访的时候我有几句话说错了,惹得顾老师不是很开心,张导教训我两句也是应该的。”

    “顾老师?你说顾渺兮?”想起女生的纤腰长腿,男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她和萧则是兄妹,这家人长得都挺不错的。”

    要说他们这些人平日里小聚时会讨论的女明星,顾渺兮绝对不会缺席——姿容绝色,身材姣好,更重要的是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桀骜的野劲儿,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想驯服的类型。

    可惜她现在已经大火,不像那些小明星一样,随随便便就能弄到手。

    一听这话,周可儿也不哭了,低头不轻不重地拧了男人的胳膊,佯怒:“王哥,你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她含羞带怒,男人便笑了,哄她:“当然啦,顾渺兮再好看,也比不上我家可儿啊哈哈。”

    周可儿很懂适可而止,闻言娇嗔一声:“就你会哄我~”

    调笑得差不多了,男人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可儿,收拾一下跟我出门。”

    周可儿天真地眨眨眼睛:“去哪儿?”

    “有人请我吃饭,点名了要我带着你一起。”

    “啊?”以前除非他和那些狐朋狗友聚会,否则绝不会把她带在身边,今天听说对方要求带着她,周可儿不喜反惊,试探性地问道,“是谁呀?我认识吗?”

    “沈氏集团的大小姐,沈轻媛!”

    ……

    顾渺兮从浴室里出来,正好看到扔在剧本上的手机闪了闪。

    送走顾若兮后,她躲在房间看剧本,直到徐翊送了晚饭过来才短暂地休息了片刻。

    点开手机屏幕,是陈昭发来的微信。

    “今晚有空的话记得上一下游戏,你被红月亮踢出公会了。”

    顾渺兮看了眼被她仍在桌子上的黑色头盔——游戏仓太大,带出门不方便,她只带了头盔过来,游戏体验肯定不如游戏仓那么好。

    不过,这么多天没上线,等级肯定被拉开了,被踢了也正常。

    剧本看得差不多了,徐翊本来让她好好休息,不如就抽出两个小时上线练练级?

    顾渺兮很从心地定好下线时间后,登陆游戏。

    喜欢以时光为誓请大家收藏:()以时光为誓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