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1480章 压根就不一样
    第1480章 压根就不一样

    许金旭去国光新能源汽车上班,这个事很顺利。

    他最终还是采纳了尚富海给他提的建议,先去国光新能源汽车的销售部沉下心来学习一段时间。

    这一次和上一次去银座的时候还不太一样,上一次他是抱着自己的目的去的,俗称别有用心。

    可这次来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他的心里,不管最后干哪个岗位,那都是给自己干的。

    毕竟他们夫妇是国光新能源汽车的第八大股东。

    一个是公家的,一个是自己家里的,这能一样吗。

    许金旭的办公室安排好了以后,苏新河还特意过来和他见了个面。

    苏新河过来以后就握着许金旭的手不放,还一个劲的说:“许董啊,我千呼万唤,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你是不知道呦,我头两年就一直盼着你们能来帮帮我的忙,可是啊,你们都弄得家大业大,就我这国光新能源汽车小门小户的,一直没有起色,我也没有脸面请你们来。”

    “不过现在好了,以后有许董相助,肯定是披荆斩棘,所向无敌。”苏新河一张嘴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

    话说回来,他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许金旭都被苏新河给鼓吹的有些脸红,还所向无敌,你当这是演武侠片,练成了绝世武功的地痞流氓吗!

    “苏总,你太客气了。”许金旭说道。

    手也不经意间使了点劲,从苏新河手里给撑出来了。

    苏新河对于他的小动作完全不在意,他坐下说:“许董你是不知道啊,当初许主任还管着高新区这一片的时候,我老早的就想拜访你了,可惜一直没有好机会,现在是老天爷开眼,许董也入股了国光新能源汽车,从此以后咱们就算是一家人了,这是老天爷安排的缘分啊。”

    博城许二哥也是要脸面的人,这么被人吹捧,他自觉也有点受不了了,说:“苏总,先不忙说,有个事啊,憋在我心里也有些日子了,一直没找到好机会,不如今天敞开心扉和你聊一聊。”

    “……”

    苏新河目光平静的看着许金旭,他没说话。

    许金旭说:“我这一次过来,是真的想协助苏总把国光新能源汽车给发展好,所以呐,咱们要相互毫无保留的信任,有个事我今天就给你说叨说叨。”

    “许董,你看快中午了,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好好喝点,慢慢说。”苏新河善于在酒场上和人沟通交流。

    “不用不用,就几句话的事。”许金旭摆手。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瞒你,当初让尚富海他们入股国光新能源汽车,这个事是我做的中间人……”

    苏新河还是没说话,眼睛里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许金旭也没管这个,他接着说:“但我当时没想到尚富海会把马老师、张董、沈老板和中信建投这几方给拉进来了,说起来可笑,我自觉掌握了一切,但人家的实力还是超出了咱的想象,咱不服不行。”

    许金旭把当初那点事娓娓道来,他唯独没说让他哥许中友也曾经从中作梗,和银行那边打了招呼,阻止了银行继续给当时的国光新能源汽车做贷款。

    而资金的卡口恰恰是压倒国光新能源汽车的最后一根稻草。

    哪知道苏新河听他说完后,当场就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许金旭以为老苏是受不了这个真相的刺激,有些疯癫的时候,却听到苏新河说:“许董,你说这个事是你搭桥的,可是你又怎么能够肯定我不是借你这个桥梁和尚富海搭上了关系?”

    “……”

    许金旭半响翘起了大拇指:“高明啊!”

    “哈哈,彼此彼此,许董,这事说破了天也就那么回事,当初要是没有你许董,这国光新能源汽车早他妈不存在了,给你说句兜底的话,我当时欠着银行二十几个亿,那个时候,银行要么死撑着贷给我钱,但我这里是个无底洞啊,他们会赔的越来越多。”

    “要么卡死我的贷款,可之前贷给我的二十几个亿也别想着要回去了。”

    “我他娘的当时都想好了,私下里也把剩下的几百万转给我老婆和孩子,让他们有多远走多远,再也不回来了。”

    说到这里,他抬手指了指办公楼的顶部,说:“我都打算好了,就上四楼顶上,一个猛子就扎下来,啧啧!”

    “所以真算起来,是你许董救了我的命,你说的那些,真不叫个事!”苏新河说完后又畅快的哈哈大笑了一阵。

    这些话憋在他心里好几年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倾诉,万万没想到许金旭这个绝佳的角色今天竟然和他‘谈心’了,苏新河也趁机把这些话给抖落出来,说完之后,他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这个时候,两个人竟然还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搬走了心中的一块‘石头’之后,俩人中午一块去外边找了个饭店,喜滋滋的喝了两杯。

    席间,苏新河还问了许金旭一个问题。

    尚富海喜欢什么?

    “苏总为什么这么问?”许金旭反问他。

    苏新河说:“尚董不是打算下个月就开始讨清闲吗,我寻思着到时候送他点纪念品。”

    许金旭懊恼的拍了自己一巴掌,他说:“哎呦呦,你不提,我都给忘了,还真是这么回事!”

    “老尚他以前的时候特别喜欢钱,一门心思的想搞钱,可我知道他现在还真不喜欢这玩意。”许金旭在那里絮叨开了。

    苏新河听着他说的话,就很无语,钱这个东西,我也喜欢啊!

    可就算真的喜欢,送钱也不合适啊!

    “那许董觉得送什么好?”苏新河跟着追问。

    没有尚富海,国光新能源汽车就没有今天。

    走投无路的时候,国光新能源汽车可能会在政府的干预下被哪家车企给收购了,但绝对没有他苏新河的今天。

    今时今日,国光新能源汽车的市场价值早已经翻了不知道几倍,要是它这个时候上市的话,市值至少是奔着几百亿人民币去的。

    从始至终,他心里都很清楚一件事,这些都是尚富海带给他的。

    是以,他对尚富海很感激!

    发自肺腑的那种!

    “苏总会表演节目吗,不如咱们俩一块搭个伙,表演个节目吧。”许金旭说。

    他是这方面的老手了,以前还有合作的乐队,也就是这几年被家里给说的不乐意混娱乐圈了。

    可他当初的名号‘鬼影歌手许子’也是唱响了半个娱乐圈的。

    苏新河眼睛顿时就亮了,他说:“我肯定是不敢和许董比唱歌的,可让我上台哼上那么几句,也没有问题,我厚颜沾许董的光了,咱们就这么定了?”

    “好,就这么定了。”许金旭答应下来。

    无端端加了个节目,这个事肯定要给宝菲集团那边说上一声。

    许金旭思来想去,他觉得不妨直接给安晓辉打个电话说一说,作为宝菲集团现在的舵手,他肯定能办好这个事。

    安晓辉确实能办好这件事,听说这个‘场外节目’是许金旭和苏新河两个人亲自上阵的,安晓辉果断同意了他们表演节目的诉求,把这个节目报给了孟兴文那边。

    就在所有人都忙碌着自己的一份心意时。

    普罗大众也忙碌着18年的收尾工作时,新的一年又悄然来临了。

    新年的元旦小长假给了普罗大众略微喘息的机会,但这个假期对宝菲集团的大部分员工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和国家的规定不一样,宝菲集团针对小长假期间三天假期全部按照三倍薪水发放,这个显然更具有吸引力。

    对于外界那些评论他们这些人都钻到钱眼里去的人,宝菲集团的任何一家公司员工只会认为这些‘闲杂人等’吃醋吐酸水了,从来都不会理会他们。

    宝菲集团办公大厦13楼西边的大通间办公区。

    今天没有融资轮,这里反而成了他们排练节目的地方。

    从上个月末开始,从外地其他分公司报上来的节目单以及节目演员就一块来到了博城,在总部这里一块参与节目的集中排练,彩排工作。

    对宝菲集团来说,这一次的感恩日晚会,备受关注,绝对不容许出现一丝一毫的意外情况。

    “台上的几个人,你们在干什么,跳舞就要有跳舞的样子,胳膊软绵绵的,甩来甩去给谁看啊!”孟兴文在台下大吼起来。

    作为晚会当天的大总管,又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她一直想着呈现一场最精彩的晚会,她内心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孟兴文训完话以后,就去看下一个节目去了,要是被她发现谁偷懒了,逮着就是一顿狠骂,这个时候,谁的面子都不给。

    等到节目都过了一遍后,孟兴文拍了两下巴掌,把其他人都招呼过来:“大家伙睁大眼睛看着,现在到晚会只剩下一周的时间了,这一周时间里,我不管你们在什么地方,都给我抓住一切时间联系再联系。”

    “要是谁说我不想参加了,就早点说出来,别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到了最后再给我叽叽歪歪。”

    能被选上并参与演出的,这个时候谁都不会脑子蠢的临战放弃。

    ……

    京城,银泰购物中心。

    关鹏又过来找宁玲玲了,还把约会的地点放在了这里。

    尚富贵提前就知道了他表弟这一趟过来是和宁玲玲商量订婚结婚的事,也乐得成全他们。

    掐手一算,俩人认识也有一年多了。

    这一年时间,虽然俩人大多数时间都分居两地,各忙各的,可偶尔的视频通话和见个面,反而把这份感情给酝酿的更深了。

    小卡座里,关鹏给宁玲玲点了一杯热奶,问她:“玲玲,咱们后天就回去吧,和家里说一下,咱们就订了。”

    “另外,海哥公司那边的晚会,也得过去一趟。”关鹏说。

    宁玲玲早过去了羞涩的阶段,她落落大方的点头,应了一声:“可以,我给尚总说一声,把这边的工作安排好,就往回走。”

    “还有一个事啊。”关鹏一直在思考着,过了片刻,他说道:“我知道这个可能会很让你为难,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声,等咱们结婚了以后,你辞职吧。”

    “为什么?”宁玲玲当时就锁紧了眉头。

    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更喜欢在宝顺物流工作的氛围,喜欢徐菲领导下开明的企业文化,喜欢这里的一草一木。

    想着宝顺物流从建设之初就是由她负责周旋各个方面的关系。

    现在突然听到关鹏说等结婚以后让她辞职,她下意识的就有点不服。

    关鹏双手握着她的手,安抚了一下,轻声说:“你想想,我是宝顺物流的副总,你是宝顺物流驻京城分公司的hr经理,咱们现在还没结婚,怎么都无所谓,可一旦结婚以后,性质就不一样了。”

    “可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再说就算结婚了,我又不做危害公司的事情。”宁玲玲很不甘心。

    这个理由简直荒谬,可她作为一名资深的hr经理,也知道这条规定不单单是宝顺物流有,大多数的公司都有,就是防止都在一家公司身居高位的夫妻俩再里应外合,做出点危害公司的事情来。

    防患于未然!

    毕竟试错的成本太大了。

    “没得商量?”关鹏问她。

    宁玲玲迟疑了一会儿,说:“这不是商量不商量的问题,要不咱先别结婚了,等我哪天干够了这份工作再说吧。”

    她这么一说,关鹏急眼了:“这可不行,要不这样吧,你还是做你的工作,我卸任,光在公司里挂个名头。”

    关键时刻,总得有一方取舍才行。

    ……

    这个时候,尚富贵也给他兄弟尚富航打了电话,兄弟俩商量着哪天回去的事。

    尚富航还笑着说:“哥,等回去以后,得找富海好好的喝两杯。”

    “那可不,他以后都不用考虑喝多了怎么去上班了。”尚富贵有点羡慕了。

    他叨叨:“这么一说,我都不想干了,富航,你说说这挣钱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咱手拿着过亿的股票,这辈子吃喝玩乐都不愁了,可为啥我还想着继续奋斗拼搏一把,就没有富海那份豁达!”

    尚富航不得不打断他大哥的话,说了句:“哥,你得明白,咱手里的股票资产是过亿了,可咱兄弟他是过千亿了,这概念它不一样!”

    “……”

    没法好好的说话了。

    ?  ?给朋友们说两句话,辛巴写到这里,《老婆孩子热炕头》也到了尾声了,新书今天上传,我一会儿就弄弄,先上传一章,然后中午再上传两章。

    ?      另外新书我首发起点了,我性子慢,写起来也慢,和书城的大部分快节奏不大一样,希望能有个好成绩。

    ?      内投已经过了,大家想投资的可以去投资一下。

    ?      不用担心投资了会不会亏的问题,《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本书,我从400多个收藏,8个首订上架都写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还不相信辛巴树的人品吗?

    ?      要还是不信,我说个数,这本书579天,430万字,我一天都没有断更过,家里有白事、我老婆住院的时候,我都维持着最少4000的更新,我一直在攒人品,中年老男人没有放弃的理由!

    ?      提前拜谢大家了!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