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二章 魔偶
    第三号秘偶将卓歌的尸体裹起来,像提垃圾一样提进屋子里。随后,它走进某个房间。

    屋外的大雨更大了,很快将卓歌的血冲刷出小巷。

    颜承看了看客厅四下,水渍与血迹混杂着,将木质地板弄得像是凶案现场,很难看。

    “二号,出来洗地。”他又朝着三号先前出来的那个房间喊。

    金属与木材碰撞的嘎吱声再次响起。

    门开了,跟第三号秘偶长得大差不差的第二号秘偶从房间里走出来。都没脸,自然能说个大差不差,反正都是一个脑袋两只手,加两条腿而已。不过,他身高和体型要超出三号一些,约莫一米八五,体型跟九十公斤的男子差不多。

    它径直走进卫生间,取来拖把和抹布,一丝不苟地将木地板上的水渍和血迹清扫干净。

    这段时间里颜承已经简单地冲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他走出浴室,一边用干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对客厅里的二号说:

    “二号,菜我都买好了。今天就吃红烧肉和西红柿炒蛋吧,再烧个青菜豆腐汤。”

    二号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的纸袋子就走进厨房。不一会儿就听见洗菜的声音。

    收拾得差不多了,颜承走进三号带着卓歌尸体进去的房间。

    房间里,颜承从墙壁上取下自己平时工作的衣服,一袭白大褂,戴着靛蓝色手套。这使得他看上去像个要做手术的正经医生,或者秘密实验室的一员。当然,他也愿意把自己的工作称为“做手术”和“实验”。

    很久以前,他其实不这样穿,但时代在进步嘛,他也得顺应时代潮流。

    这个房间,他自己称之为“工作室”。

    工作室很大,几乎比得上正常家庭的整个房屋。里面的氛围跟他“秘术师”的身份有些不搭,少了神秘与黑暗,也没有诡异与污秽。干净,敞亮,东西摆放井然有序,像是专门给领导视察用的实验室。

    唯一有点“黑暗”的就是四面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型号与类别的刀具和钝具。

    工作室中间是个很宽敞的工作台,上面暂时什么都没有摆放。

    颜承即便没有指示,三号秘偶也知道流程。它将包裹着卓歌尸体的牛皮放在工作台上,先在周围固定一圈防水带,避免血流开了,再小心翼翼打开牛皮。卓歌湿漉漉的凄惨的尸体躺在工作台上。

    颜承则在另一边调制需要用到的秘药。

    调制秘药的地方被他称为“炼金台”。说起来,秘术师这个职业也起源于中世纪的炼金术师,直至今日,在很多方面,两者都还有共通的地方。像是研制秘药,调制秘药,使用秘术,炼制秘偶等等。

    所谓调制秘药,原理上接近于古时候的“炼丹”。通过某种神奇的力量,对物质进行分解与重组,以改变其功能和效用。这很通俗,流程也很简单,但往往一个“神奇的力量”,就是无法逾越的大山。

    “一份‘执生’,一份‘告死’。”

    这两种秘药,是卓歌需要用到的。

    “告死”用来宣告她的死亡,提取她残存的灵识,也就是习语中的灵魂。“执生”给予她生的希望,用来搭建她转生的桥梁。颜承曾经翻阅了不少古老秘典和咒术书籍,研究了许久,经历过很多次失败,才配置出这两种秘药。珍稀的秘药,自然要用昂贵的代价替换。

    颜承拿着两份秘药,来到工作台。蓝色的“告死”与红色的“执生”在他手中,如同相互辉映的双子星,美丽而神秘。

    他将蓝色的“告死”倒在卓歌尸体上。像是遇热蒸发,卓歌尸体上散出雾气。只不过不是白雾,是介于白与黑之间的灰色雾气,像是煤炭厂烟囱涌出来的烟雾颜色。

    颜承看了一眼第三号秘偶。

    三号会意点头。它走到颜承对面。明明没有鼻子,它却能做出吸气的动作。

    灰雾被它吸入体内。随后它站直了一动不动,空白的脸开始扭动。

    储存灵魂,是秘偶的能力之一。

    颜承转身打开一个柜子。柜子里有很多秘偶胚子,浑身上下光秃秃的,没有性特征,也没有任何识别度。它们像是衣服一样,被一个架子挂了起来。看上去像是某个服装店的一批假模特进了水,被挂起来晾干。

    秘偶胚子在颜色上有所不同。颜色代表了它们的品质。从黑色到白色,颜色越浅,品质越好。

    颜承嘀咕道:“看在你代号的份儿上,给你个好胚子吧。”

    他将颜色第二浅的胚子取下来,然后关上柜子重新来到工作台。

    工作台很大,即便放了卓歌的尸体,空余也还很多。

    颜承将秘偶胚子放在工作台上。

    “一份‘执生’。愿你重获新生。”

    他将红色的秘药“执生”洒在秘偶胚子上。秘偶胚子像是吸水性很好的面巾纸,一下子吸干了“执生”,连一点湿痕都没留下。

    随后,三号将憋足了劲儿的一口去全部吐出来。灰色的雾气如同饥饿的婴儿,投向秘偶胚子的身体。

    它们相互融化,相互接纳。

    秘偶胚子浑身上下开始扭动,逐渐往着人的体型靠近。

    秘偶胚子,通过秘术师的手段,融合了人类的灵魂后,便成为了稀有的魔偶。

    颜承看向第三号秘偶,“三号,为我们的新成员准备衣服。”

    三号点头,转身走出去。不到一分钟,他取来一件女性服装。

    颜承一看,是一件中世纪的宫廷女装。做工很精美,像是公主或者女王的服饰。

    他皱眉问:“咱家没有现代女装吗?”

    三号摇头。

    颜承顿了顿,“这衣服我可舍不得,几百年历史了,全世界只此一件,还有大作用。先给她拿件我的衣服吧,将就一下。”

    三号应下来,拿着宫廷女装走了出去,片刻后又拿进来一套现代男装。一套宽松的红色卫衣,上面有个小熊图案。

    颜承看了看,又说:“换件丑点旧点的,这件我还要穿。”他非常小声地嘀咕,“小熊还是蛮可爱的嘛。”

    三号明显一顿。但它还是老老实实地去重新拿了套衣服。

    碎花儿秋衣,灰黑色的棉大衣,军绿色的大棉裤,带有花纹的解放鞋……

    “啊这……现在是夏天啊……”颜承稍愣。他记得这是自己七十年代在北方寒冬腊月穿的。

    三号刻意地伸了伸手,示意颜承,咱家已经没有更丑的了。

    “这样啊,那行吧,就这套了。”

    三号将衣服放在还在扭动的秘偶旁边。

    颜承看了一眼秘偶,已经逐渐成型了,他说:

    “出去吧,给这位新成员留点隐私。”

    说完,他和三号离开这个房间。

    “魔偶”卓歌变化着,渐渐有了性特征与五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