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三章 第三号秘偶
    正好,踏出工作室时,专职各种家务的第二号秘偶已经做好饭菜,摆在了餐桌上。

    忙碌了一整天……其实也没做啥。颜承感觉饿极了,盛了完白米饭,就开吃了。即便是秘术师,也是需要进食的。

    “二号,厨艺见长啊。”吃了块红烧肉,颜承满意地点头。

    站在旁边的二号“羞涩”地低了低头。它没有脸,但是不是羞涩了,颜承还是一眼看得出来的。他想,二号的自我意识果然形成得要快一点。

    呼哧呼哧,干了两大碗米饭后,颜承满足地躺在自己的藤椅上,取来本很厚实的书。从书封看,像极了某些电影里的魔法书。但这本书不是什么魔法书,而是之前颜承在英国鼓捣了一个吸血鬼伯爵的墓穴后翻出来的。

    “也不知道那只臭蝙蝠醒没醒,看到自己的心肝宝贝书不见了,该气得再睡五百年吧。”

    他想起那副样子,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旁边的第三号秘偶投来诧异的“动作”。毕竟没有脸嘛,只能是动作。

    颜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咳了两声后,开始钻研这本书里的东西。书里记载了很多中世纪的各种秘法,正到王庭所使的神降术,歪到女巫的怪奇诅咒。也记载了许多历史秘辛,基本都是些正史不会或者说不能记载的事。

    本着活到老学到老的态度,颜承看得很认真。他很清楚,当年的炼金术师就是不思进取,一心去求了长生不死,不肯跟紧时代潮流,被工业革命的浪潮淘汰了,才彻底灭绝的。自己不能步了他们的后尘,必须要多学多看。

    “该隐的触碰,是旁人眼里最恶毒的诅咒,却是血族无上的恩典……”

    他正看到这里,工作室的房门开了。

    颜承偏头看去。

    一个穿着大棉袄和军棉裤的女人别扭地站在那里,正摆弄自己的头发。这边儿,颜承穿的是短袖夏裤和拖鞋。

    隔了十多米,俨然两个季节。

    颜承笑问:“对你的新身体满意吗?”

    卓歌还披散着头发。脸上没了血污后,才完全看清她的模样。她一点不符合“猎人”的气质,像是苏南那一代的,模样温婉,脸蛋娇小,是文人墨客诗歌里典型的苏南美人。但颜承觉得她的脸太瘦了,没肉,长得不喜庆。

    卓歌稍稍顿了顿,脑子还不那么清醒。她迟疑一会儿后说:

    “我感觉跟以前一样。”

    “你的能力呢,保留了多少?”

    卓歌动了动胳膊,又闭眼冥想片刻,然后说:

    “大概还剩七八成。”

    “那还不错。”颜承说:“我很久没炼制过魔偶了,怕手艺退了步。”

    魔偶……

    听到这两个字,卓歌心情复杂。自己这的确是活了下来,但也真的成为魔偶了。她眼神纠结,做了一会儿思想斗争后,脱口喊道:

    “主——”

    “别!”颜承打断她,“奴隶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别给我扣大帽子啊,我怕被吊起来批斗。”

    “那我怎么称呼你?”

    颜承想了想,“以后咱们都是同一个屋檐下的了,叫得太生分也不太好。就叫颜哥吧,承哥也行……算了,别叫承哥,不吉利。”

    “颜……哥?”卓歌叫起来还觉得太别扭。

    “嗯。”

    颜承应一声后就专心看书了。卓歌被晾在一边儿,莫名觉得有些尴尬。她咳了两声问:

    “颜先……颜哥,有没有任务给我?”

    “任务?”

    颜承仔细看了看卓歌。他意识到她是个猎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执行任务。大概是突然闲下来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吧。

    “有。”

    卓歌立马本能地兴奋起来,狩猎欲望高涨,双眼几乎要冒出红光。

    “把你自己的尸体处理了。你是个猎人,这不需要我教你吧。”

    “当然。之后呢?”

    “之后嘛,我想想啊。”颜承表情很认真严肃。

    卓歌咽了咽口水,期待地看着他。这么严肃,想来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任务吧。秘术师颜承给自己的重要任务……即便是身为传承猎人的她,也觉得有些压力。

    “对了。”

    卓歌紧张起来。

    “二号不是一直反应下水道反味儿嘛。”

    二号在在厨房里洗碗,附和地点了点头。虽然没人看见。

    颜承看了看卓歌,笑着说:“是应该那下面漏水口的盖子坏了,你弄完去修一下。然后就没什么了。”

    卓歌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颜承。

    颜承问:“怎么了?”

    “通下水道?”

    “对啊,怎么了?”

    “传承猎人,通下水道?”

    “做不到?”颜承挑起眉。一副“你连这都做不到,我要你有什么用”的表情。

    卓歌僵硬地摇了摇头,干笑道:“能做,能做。”

    她像丢了魂一样,扶着墙转过身,走进工作室里。

    通下水道……

    通下水道……

    通下水道……

    我,卓歌,福音基金会的传承猎人……

    代号queen,女王。历代queen无一不是威名赫赫的史诗级猎人。

    我可是三大传承猎人之一啊……

    居然要去通下水道……

    她失神地扛起裹住自己尸体的牛皮,走出工作室。

    颜承瞧着她。她穿着一身旧时代农村妇女的打扮,扛着尸体像是在扛柴,再配合那失意的眼神。绝了,像极了迅哥儿笔下的祥林嫂。

    “祥林嫂”忽然想起什么,惊觉过来,立马说:

    “颜先……哥,不行。我现在不能离开这里。那些家伙肯定还在外面守着我。”

    颜承看着书,淡淡地说:

    “三号,跟她一起。”

    卓歌看了看一直站在旁边,几乎不动的三号秘偶。没有脸,虽然看上去有些诡异,但不至于吓到她。

    她怀疑地说:

    “它看上去那么瘦。颜哥,外面的家伙可是——”

    “我知道,吸血鬼子爵嘛。”颜承瞥了卓歌一眼,“你好歹占了个queen的代号,连个子爵都打不过。”言语中的鄙视丝毫不掩饰。

    卓歌无力反驳,示弱地说:

    “我才刚接受传承,实际上只是个初级猎人……”

    颜承摇摇头,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他不耐地说:

    “三号,去吧。”

    三号迈开步伐,走到门口,为卓歌开了门。它尽显绅士风度,微微弯腰给卓歌让道。

    卓歌还是有些怀疑。心里嘀咕,这个秘偶看上去那么瘦弱,真的能行吗?

    算了算了,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即便是换了副身体,身为猎人的能力也还是保留了不少。毕竟,她这副身体是颜承为她选的极高品质的胚子。

    卓歌三步并两步,踏出门,走进雨地里。

    三号秘偶为她撑开伞。

    卓歌打算说声谢谢,但转头看到三号空白的脸后又觉得有些别扭。

    他们没有交流,走进雨巷。沉默,是今晚的旋律。

    卓歌打量着周围。她之前来,太过着急,没时间看这周围。除了巷子深处的颜承家,这里还有很多紧闭的大门。她不由得好奇,这些大门里住着些什么人呢?是跟颜哥一样的存在吗?既然同住在这个神秘的地方,总不会是一般人吧。

    刚一走出巷子,卓歌立马体会到城市的喧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即便已经是傍晚了,即便还下着大雨,知冬市也不显得冷清。

    几乎是一瞬间,卓歌嗅到了奇特的血味儿。这是吸血鬼的味道,在四周酝酿着。她绷紧神经,猎手本能发动,观察四周。

    旁边的三号却像极了一位时刻保持微笑的绅士,笔挺地站在旁边,如同皇家卫兵。如果它有脸的话,现在一定微笑着。

    它稍稍转了转头,然后面朝着某个方向,略顿之后将伞递给卓歌。

    卓歌愣了愣,然后接过伞。

    接着,三号一步踏入雨中。

    卓歌就看着它,在雨夜中生长。它每走一步,身体就大一圈。十步之后,俨然成了一位雨中巨人。

    之后,是短暂的寂静。只有雨声。似乎连汽车都十分看场合地不经过这里。

    忽然,静谧破碎,一切都动了起来。它微微屈膝,纹路分明的肌肉撑起,与健美比赛里的“巨兽”们一般无二。随后它一步跃起,如踩过巨力弹簧般,跳到旁边的十米高的露天水塔上,猛地一拳朝水塔上竖立的黑色柱子砸下去。

    咚!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颤动的空气将雨珠拍成雾气。雾气像一层涟漪,结成短暂的幕布,将大雨阻挡片刻,在路灯光芒摇曳下呈现出多种色彩。

    三号继续在空中闪烁跳跃。它每一次现身,都打出一拳。每打一拳,都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咚!

    咚!

    咚!

    第三号秘偶如同魅影一般。

    这个雨夜,卓歌第一次见识到三号那蛮不讲理的战斗方式。这个无脸秘偶,在她心里留下深刻印象。忽然,她很能理解颜哥为什么瞧不起自己了,毕竟他的一尊秘偶都这么强大,何况他本人。所以,给予自己新生的颜哥,世人口中的“那位颜先生”到底有多强大呢?

    卓歌静静站在雨夜之中,发了呆,忘了神。

    终于,随着凄厉的叫声响起,她惊觉醒来。同时,这场战斗结束了。她甚至没能看到那个吸血鬼子爵的身影。

    三号落在地上,一步一步朝卓歌走来,重新变成瘦弱的身材。它从卓歌手里接过雨伞,然后站在她身旁,继续为她撑伞。

    卓歌呆呆地看了看它的侧脸……但是它没有脸。她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如何跟它交流,沉默片刻后,不再多逗留,朝着西郊去了。处理自己这尸体要紧。

    他们走后不久,几个穿着防化服的人来到这里。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些仪器,他们仔细地对这里进行搜查和清扫。

    大概半个小时后,他们在一个桥墩下发现了一具变形的尸体。其中一个人上前确认后,拿着对讲机说:“这里是清道夫小队,报告行动处,博宁次子爵已经确认死亡,初步怀疑是被殴打致死”

    “重卡都撞不死他,被殴打致死?”

    “目前看来是这样,具体死因需要法医确定。”

    “那你们找到queen女士没有?”

    “暂时没有。”

    “继续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另外注意控制影响,避免引起舆论。”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