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四章 ‘透明噩梦’
    卓歌和三号回到老巷子时,大雨已经停了,时间也来到了晚上十点。

    这条无名的老巷子依旧昏暗,大晚上的,更是只有几盏惨淡的白炽灯挂在墙壁上,哀鸣般地闪烁着,没有哪怕一扇窗户透着屋内的灯光。

    到了巷子深处,卓歌忽然想起一件事。一旦自己再次踏进这扇门,就不得不面临通下水道的悲惨现状。

    虽说她是个猎人,很多时候需要到恶劣的环境里猎杀吸血鬼。某些吸血鬼为了躲避狩猎,甚至还会藏在沼气池里。即便是那样,她也进过沼气池。

    但是,被要求通下水道跟主动进入沼气池狩猎完全不同!

    卓歌难受地想着,可怜兮兮地看向身后一步的三号说:

    “三号前辈,能不能帮我给颜哥说说好话。我不想通下水道。”

    三号空白的脸朝着卓歌。老实说突然被这么一看,还是有些惊悚的。

    它顿了一会儿后,像是在思考,片刻后,将脑袋扭向别处。

    卓歌咬着牙。可恶啊,不行吗……

    她悲惨地想着,自己大概是有屎以来第一个被要求去通下水道的传承猎人。

    “要给queen这个名头丢脸了。”

    她捂了捂脸,吸住一口气,安慰自己:

    “没关系,就当是一场精神上的试炼,为以后能够适应更多环境做准备。”

    于是她决定为了美好灿烂的明天而粪斗!

    改变不了,那就微笑面对。

    她挤出个笑来,推开门,朝里面看去。

    里面的一切都还是那么平静与祥和,与老巷子的死寂沉闷形成对比。颜承还抱着那本厚重古朴的书钻研着,比起之前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卓歌毅然决然地走进去,然后走到颜承面前,表情严肃而认真:

    “颜哥!”

    颜承一愣,上下瞧了瞧这还是村姑打扮的卓歌,“怎么了?”

    “我不——”卓歌话音刚落一点,忽然看到颜承眼中泛起幽幽清光,顿时就没有勇气说完一句“我不想通下水道了”。她僵着脸,关切地说:

    “我不觉得颜哥一直坐着对脊椎好。”

    颜承听着,笑了笑,往后一仰躺在藤椅上摇了摇,“我还可以躺着嘛。”

    “嗯,真好。”卓歌别过头去。

    他是故意的吧,他肯定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故意这样做的吧!

    颜承瞥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太老实了。”

    “什么?”卓歌疑惑。

    “合着你出去一趟就不能给自己买套像样的衣服吗?”颜承说,“六月穿着身大棉袄,亏你受得了。”

    卓歌眨眨眼,“我没钱。”

    颜承挑起眉,“没钱?”

    “嗯,一个伟大的传承猎人是不会被金钱所迷惑的!”她自信而又自豪。

    “你还很骄傲是吧。”倒是给颜承弄笑了。

    “那不然颜哥给我钱,我再出去一趟?”卓歌试探着问。她想尽量拖到颜哥睡觉再回来,然后就不用通下水道了。

    “那还是算了,你就先穿着这身吧。”

    卓歌大惊,“为什么啊!”

    颜承瞥她一眼,“你在我心里的地位还不足以让我为你花钱。”

    “颜哥,我可是你的魔偶啊!”

    “像你这样的魔偶,我曾经有十一个。”

    卓歌弱弱地问:“那现在呢,他们在哪?”

    “全都死了。”

    卓歌咽了口口水,“怎么死的?”

    “给我做替死鬼。”颜承说着,有意顺着书边看卓歌的表情。

    卓歌不以为然,“就这啊。”

    颜承玩味一笑,“你很喜欢做替死鬼?”

    “倒不是喜欢,只不过颜哥都救我一命了,我到时候替颜哥死一回又怎么了?”卓歌似乎认命了。

    颜承看着书,轻声说:“话很好听。也只是好听。”

    他并不在意卓歌说的话。他也并不相信她这轻描淡写的承诺。承诺并不值钱。

    “queen从不说谎。”卓歌正了正她的碎花儿秋衣。

    颜承微微一笑,“你是个有趣的人。”

    “所以,能给我买套衣服了吗?”见着颜承笑了,卓歌立马眨眨眼问。

    “我已经在心里为你定价十元了,当然,你要是觉得十元能买衣服,我现在就给你。”

    “才十块啊!”

    “很多了已经。都够买三两猪肉了。”颜承随意地说。

    卓歌悲戚地说:“难道我这个大美女魔偶,在你心里就只值三两猪肉吗!”

    “不对。”

    “我就说——”

    “是三两三猪肉。”颜承认真地看着卓歌,“一斤好五花三十块,十块能买三两三。我是个严谨的人,不能给你算错了。”

    卓歌绝望地看着颜承。

    颜承皮笑肉不笑,鼓励道:“好好努力,早日把身价提上去,争取今年年底抵得上一头整猪。”

    有了颜承的鼓励,卓歌更加绝望了。

    “对了。”颜承放下书,看着卓歌问:“你们猎人不是活跃在欧洲吗,你还是个传承猎人,怎么跑来亚洲了?”

    说到这个,卓歌可就有精神了。

    “为了追捕一批吸血鬼。他们本来是活跃在埃及那边的,但突然越过控制线,通过走私货轮来到了这里。我们联合这边监察会的人,包围了他们。经过不断缩小包围圈,最终将他们封锁在了知冬市。”

    “所以,你是怎么差点被杀死的?”

    “我们本以为全是血仆,最多就是有一个男爵发号施令,没想到暗藏了一个子爵,被打了个猝不及防。我因为是单独行动的,所以遭到了正面袭击。”

    吸血鬼也是有等级的,从高到低,公侯伯子男,再往下就是所谓的血仆。至于公爵之上,那是传说,不能提,提了就是不得好死。

    “他们为什么挖走你的心脏?”

    卓歌下意识捂住胸口,“我是猎人阵营的传承猎人,继承了‘queen’这个代号,某种程度上能代表猎人阵营。这大概是为了向福音基金会示威。”

    “这么说来,大的要来了?”

    “嗯,我们猜测是‘透明噩梦’,据华国监察司提供的情报,‘透明噩梦’在世界各地都有蔓延,催生出了很多异常生物和异常现象。”

    “‘透明噩梦’……”颜承微微沉顿。

    “不出意外的话,基金会很快会发动狩猎行动,可惜,这次狩猎季,我没法参加。”卓歌遗憾地说。

    “那你可真是丢脸。我要是你,都没脸活下去了。”

    “啊?”卓歌以为颜承会安慰一下自己,“哥,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知耻而后勇嘛。”

    卓歌正打算反驳,第二号秘偶忽然从房间里走出来。

    她瞧去。二号比三号要高壮许多,虽然也没有脸。她不由得想,三号前辈都那么强,这个看上去更有力量的二号前辈又是什么能力层次呢?能一拳一个吸血鬼伯爵吗?

    二号微微俯身,贴在颜承耳边。它似乎在说悄悄话,但没有一点儿声音发出来。

    这是在讨论什么神秘的事呢?卓歌好奇地看着,似乎通过颜承的眼神变化去分析。要知道,察言观色也是猎人的本事之一。但颜承始终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

    说完后,二号就直起身子站在旁边了。颜承则是沉默着,看上去在思考什么。

    卓歌不敢说话,怕打乱了颜哥思绪,惹得他不高兴,导致自己身价下跌。

    过了一会儿,颜承有些唏嘘地说:“这么快,都四十年过去了。”

    “怎么了?”卓歌好奇问。

    “一份债务时限到了。”

    “是咱们欠别人的吗?”

    颜承站起来,瞥了一眼卓歌,“从来都是别人欠我的,没有我欠别人的。”他身材虽然偏瘦,但却颇具压迫感。

    “颜哥好帅!”卓歌欢呼一声。

    “耍嘴皮子功夫没用,身价不会涨的。”颜承转身,边走边说:“早点睡,明儿个赶早,去收账。”

    “好!”卓歌兴奋起来。

    颜承扭过头说:“哦对了,别忘了把下水道通了。”

    卓歌的表情如同知冬市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前一秒欢呼着,下一秒就哭丧着脸了。

    “颜哥,我不想通下水道啊!你忍心看我这双白白净净的手触碰污秽吗?”

    颜承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了门。

    卓歌苦巴巴地看了看高壮的二号和瘦弱的三号,“两位前辈,要不然,搭把手?”

    二号和三号不约而同地转过身走进属于它们地房间。

    午夜,万籁俱静。

    当所有人都进入梦乡时,卓歌还在粪斗着。

    勤奋的女孩,运气不会差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