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五章 业障
    颜承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即便昨夜睡得再晚,都会在清晨六点半准时醒来。

    他的卧室跟普通人家里的卧室没有两样。对他而言,卧室只是用来睡觉的地方,就只摆着一张床和一副柜子。

    起床后,他先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窗外是一条很宽的河,河对岸是现代城市的立交桥。

    昨天下了大雨,今天的河就显得有些浑浊,上游两岸的泥沙混在水中,就是这副模样。远空泛着清光,照在对岸栉比鳞次的大厦群上,玻璃外墙映射出摇曳的光纹。这是夏日黎明的独特美景。

    颜承也喜欢美景,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他穿好衣服,出了卧室。鼻子稍稍一动,没闻见下水道返上来的味儿,心情略好,便在心里给卓歌提了五块的身价。

    第二号秘偶已经开始做早餐了。它高壮的身形在厨房里折腾。颜承见它拿着一个平底煎锅,颇有范儿地翻炒着。

    颜承心情更好了。他折身走向卫生间,刚一推开就愣住了。

    只见着卓歌缩在卫生间角落里,呼呼地睡着了,大棉袄和军棉裤将她围得跟包子似的,右手还提着个拖把。

    这一见,颜承一早上的好心情直接没了,暗暗在心里把刚给她加的五块身价又取消了。

    他也不叫醒她,直直走进去,拿着牙刷就开始刷牙。

    漱口时,哗啦啦的水声终于将卓歌惊醒。她一眼看到颜承站在自己前方洗脸,然后猛地一惊,一拉站起来说:

    “颜哥早上好!”

    颜承偏头看了她一眼,嫌弃地说:“咱家是没有多余的床吗,还是说你好这一口?”

    卓歌看了看周围,愣了愣后反应过来,连忙解释:

    “没有,我只是太累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你就这还是传承猎人?”颜承表示怀疑,“通个下水道比狩猎还累?”

    卓歌一本正经地说:“狩猎只是体力上的消耗,通下水道还有精神上的折磨。”

    颜承翻了个白眼,“出去。”

    卓歌眨眨眼,“我想洗个手。”

    说着,她三步并两步跨到颜承面前来,挤着他的就开了水龙头洗手。

    大概是棉衣吸味儿比较狠。此刻,颜承感觉一个馊了的包子站在自己面前。身为秘术师,他本就有着十分敏感的嗅觉。这么一醺,好家伙,他差点没直接背过气去。

    他连忙闪开几步,屏住呼吸。

    从镜子里,卓歌看到颜承那又嫌弃又恼火的表情,嘴角微微挑了挑。

    哼,你也知道臭啊。

    带着一种“大仇得报”的爽快,卓歌满足地走出卫生间。

    恰好,三号也从独属于秘偶的房间里走出来,撞了个正面。

    卓歌开心地打招呼:“早上好啊,三号前辈。”

    三号稍愣,顿在原地,对卓歌说的话进行了一番理解。它是一尊秘偶,不同于魔偶,并没有灵魂,所以要理解一件事很慢。跟颜承相处得久,并且他是主人,所以能轻松理解颜承的命令,但卓歌这个新来的,它还不那么理解。

    接着,颜承又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他径直去到餐厅。

    嗯?

    三号难以理解了。在它的认知里,这个卫生间只能进一个人,为什么那个新来的和主人先后从里面出来?男人……女人……厕所……关键词在它微弱的意识里打转。

    它认真思考着……

    注重饮食健康,是颜承的优点之一。

    一个煎鸡蛋,一杯热牛奶,几片青菜,是他的早餐。

    而卓歌的早餐,是一小瓶秘药,名为“美餐”。这是属于魔偶的食物。成为魔偶的她,注定是要与美食告别的。

    像是喝口服液一样,卓歌耷拉在餐桌上,吧唧吧唧吸着秘药。

    “颜哥,你能做出跟正常人一样的魔偶吗?”

    颜承瞥了她一眼,“喝不惯秘药?”

    “哪有各种各样的美食好嘛。”

    “我能做出跟正常人一样的魔偶。”

    “真的呀!”卓歌惊喜地坐直了。

    “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啊……”卓歌一下子又萎了,“要怎样,你才肯给我换个正常人一样的身体呢?”

    “你还不值那个价。”

    “我能问一下,大概是什么价位吗?”卓歌弱弱地问,“我好有个盼头。”

    颜承吃下最后一片青菜,“我曾经的十一个魔偶,跟你一样,都想获得人的身体,但没有一个达到那个价位。”

    卓歌有些绝望。

    颜承并不只会打击人。他笑着安慰:

    “当然,也别灰心。我不会骗人,只要你的价位到了,我一定给你做一副人的身体。”

    卓歌觉得颜承笑得太假了,有种黑心老板给天真员工画大饼的感觉。

    吃完早餐,颜承起身看着卓歌说:

    “准备好了吗,要出门了。”

    “就我们两个吗?”

    “不然呢。”

    “二号前辈跟三号前辈呢?”

    颜承问:“你觉得它们能光明正大走出去吗?”

    卓歌看了看二号跟三号空白的脸,尴尬一笑:“也是哦。”她接着问:“那你为什么不给它们做个脸?”

    “它们想长什么样,由它们自己决定。”

    “还能这样?”

    颜承不再理会她,走向玄关,“该走了。”

    “不带点什么工具吗?”卓歌赶紧追上去问。

    “不需要。”

    颜承随意一说,拉开门走了出去。

    “颜哥好帅!”卓歌跟在后面大呼。

    寂静到显得幽深的巷子还是湿乎乎的,两侧的门窗全都紧闭着。没有太阳照射,即便是白天,这里也有些昏暗。

    卓歌好奇问:

    “颜哥,这巷子里还住着别人吗?”

    “没有人。”

    “这样啊。”

    “没有人”应该跟“没有”是同一个意思吧,卓歌这样觉得。应该?经过一扇窗,她朝里面望去。黑黢黢一片。不知为何,她觉得这种黑暗有种说不上来的粘稠感,像……黑色鼻涕虫糊在了窗户另一侧。她不由得升起好奇心,忽然就站着不走了,认真看着这扇窗。她紧紧盯着,恍惚间,好似看到那种黑色的粘稠物在旋转,在不断变形,似乎要汇聚成什么形状。

    她看得入迷,不自觉地伸手想要去触摸。

    “笨蛋!”忽然,颜承的声音惊醒了她。

    她连忙退后两步,心中直发憷。他转头看去,见着颜承站在前面嫌弃地看着自己。

    “颜哥……”她赶忙追上去。

    “这就是传承猎人吗?可真够好笑的。”颜承挑起眉说。

    卓歌似乎是个厚脸皮,装作没听见,好奇问:

    “颜哥,刚才那是什么啊?”

    颜承甩开手,继续往外走,边走边说:

    “障。”

    “什么?”

    “业障。那间房的主人满身业障,撑满了整个房间。”

    “什么叫业障?”

    颜承更嫌弃她了,“什么都不懂,还敢出来狩猎。”

    “嘿嘿,这不是走万里路,读万卷书嘛。”卓歌傻笑道。

    颜承忽然感觉自己救了这家伙是做了门亏本生意,以为领了个潜力股回来,没想到是个闹哄哄的憨憨。

    “简而言之,就是罪孽。那家伙修得一个害人害己的歪门邪道,修得多了,业障也就多。大鬼小鬼缠身,难以摆脱。”

    “不懂。”

    颜承白她一眼,“武侠小说看过没?”

    “看过一些。”

    “你就当是邪修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走火入魔了。”

    “哦,这个意思啊!”卓歌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她问:“那人是坏事做多了吗?”

    “不知道,没问过,不关心。”

    颜承冷漠脸。

    “颜哥好高冷哦……”卓歌嘀咕。

    颜承呵呵一笑,“我还以为你是个高冷的家伙,毕竟福音基金会的人都是用鼻子看人的。”

    “没想到我这么善解人意吧。”卓歌开心一笑。

    “没想到是个笨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