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十章契约
    他们在围绕着“市场”的中轴线,绕过一座又一座放满了物品的货架,来到一面柜墙。

    像是以前药材铺那种柜墙,整整齐齐分布着很多个小柜子。柜子很多,站着远一点看去,就像是一面没有上漆的木褐色墙砖。

    颜承和卓歌站在这面柜墙前显得十分渺小。

    卓歌望着头,视野所及,无法遍布柜墙。她喃喃自语:“好多……”

    “这里是存放契约的地方。”

    “这么多,眼睛都看不过来,怎么区分呢?”

    “过来。”

    卓歌走到颜承旁边,好奇地看着他。

    “没让你过来。”颜承看她一眼。

    “啊!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她四下张望,但并没有见着其他人。

    接着,她听到自己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在状态时,感官还是很灵敏的,一下子就发现自己棉袄的内衬上面爬出来一个“小虫子”。

    她惊得想要去拍掉,但这只“小虫子”格外灵敏,一下子就从窜到肩膀上,然后跳开了。

    一旁,颜承伸出手,接住“小虫子”。它立马安静下来,卧在他手掌中。

    卓歌定睛看去,立马认出来是一个小型木偶。

    “这是什么?怎么会在我身上?”

    “它叫‘匹诺曹’,虽然很小,但可不是低级人偶,会判断比较简单的环境。”

    卓歌张大眼睛,认真看着。“匹诺曹”也没有脸,而且只是像人形,并不像二号和三号那样具备人的体征。

    “有点可爱呀。”

    “匹诺曹”也转头看向卓歌。它发出“咯咯”的声音。

    “它在说什么?”

    “它说你身上有股血味儿。”颜承说。

    卓歌立马张手嗅了嗅,“没有啊。只是有股比较陈旧的味道,不过这是衣服年份太久了的缘故。”

    “你是个猎人,即便你换了副身躯,但灵魂的味道依旧没变。”

    卓歌顿住,“它还能辨别灵魂的味道?”

    “不仅如此,还能辨别撒谎的气息。”颜承微笑看着卓歌。

    卓歌眼睛张得更大,好奇地盯着“匹诺曹”,“好厉害。”

    “匹诺曹”忽然又转头,冲着颜承发出“咯咯”声。

    “诶,这次它在说什么?”卓歌问。

    “没什么。”

    说着,颜承瞥了卓歌一眼,向着柜墙走去。

    嗯?是什么秘密吗?都不肯给我说。卓歌眨眨眼,然后跟了上去。

    到了柜墙底下,颜承停下来。他像之前收取“林俊茂”灵魂一样,右手食指点在“匹诺曹”小脑袋上。

    一缕灰色的雾气冒了出来,汇聚成一团,像是一朵乌云。

    “这是灵魂吗?”卓歌问。

    “嗯,林俊茂的灵魂。”

    “林俊茂的?”卓歌愣了愣,“那我眼睛里的是什么?”

    “那是别人的。”

    “之前那个人不是林俊茂?”

    “当然。他能把身价做到那么高,不是傻子,也不会真的想履行这份契约,自然会想方设法‘逃债’。可惜的是,他选了对我而言最笨的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

    “他找了个阴倌帮忙,阴倌比着他的模样叠了个纸人,然后再用其他人的灵魂控制这个纸人,以为能骗过我。”

    卓歌好奇问:“那颜哥是怎么认出来的?”

    “没有人比我更懂死人。”颜承平淡地说。

    卓歌莫名觉得冷飕飕的,缩了缩脖子。

    “事实上,他的妻子早就死了。”颜承缓缓说,“而且是自杀的,到死也并没有出轨。”

    “啊?”卓歌顿了顿,“这是怎么回事?”

    颜承看着林俊茂的灵魂,“那枚金玫瑰胸花是为她的妻子量身定制的,随她而生,随她而逝。当她死去时,胸花则会消去秘术,变成普通的胸花。我施放的秘术消失了,我自然会第一时间知道。”

    “可,为什么会自杀呢?”卓歌有些不解,“照你讲述的,那个林俊茂应该真的很爱他的妻子。”

    “的确。他的妻子在一九八三年就自杀了,而他在那之后再未娶妻,这一点可以通过他的灵魂感受到。”

    卓歌看向林俊茂的灵魂。她只能看出一团灰。

    “我之前跟你说过,‘人血玫瑰’本质上是一种诅咒。当他的妻子戴上胸花时,就会有一种无声的潜在意识告诉她,‘不能背叛他,要忠于爱情’。

    “这种潜在意识会每时每刻影响着她,一旦她对除了林俊茂之外的某个人有半点心动,就会感到强烈的愧疚,即便她没做出任何出格的事,依旧会遭受到来自灵魂深处的谴责。最终,她死在自我谴责之中。

    “但,她只是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七情六欲,即使是结了婚,对其他人产生心动,是人之常情。”

    卓歌挑起眉问:“所以,她的死是注定的?”

    “是的。”

    卓歌吸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那颜哥为什么还要做出那样一朵胸花?既然是诅咒的话。”

    “林俊茂向我定制胸花时,我就告诉过他胸花的弊端,但他并不放弃。你觉得他为什么不放弃呢?”颜承问。

    “我……不理解……”

    “很简单啊,他想她的妻子完完全全属于他一个人,并没有想过他们之间的爱情理应是平等的,他的妻子也理应拥有对爱的选择权。但他是自私的,无视了他妻子会承受的风险,只顾免去自己被背叛的可能。”

    卓歌叹了口气,然后说:“爱情真可怕,我以后还是离远点。”

    颜承以为卓歌要发表什么令人深思的见解,没想到说了这么句话,稍稍愣住了。

    “真是个笨蛋。”他瞥她一眼。

    “嗯?怎么突然骂我……”卓歌迷茫地看着颜承。

    颜承不搭理她,轻声吟诵:

    “所念之事,既定之约。”

    他念完,林俊茂的灵魂微微颤动起来,接着柜墙上的一个柜子也颤动起来。

    片刻后,那柜子自动打开了,从里面飞出一纸契约。

    那契约与林俊茂的灵魂共鸣,来到其旁边。

    卓歌好奇看去。契约的材质看上去不是普通的纸,比较厚,也更加细腻,大小就是一张普通a4纸的大小,上面写着一句话:

    “林俊茂以‘四十年后灵魂归颜承所有’为代价,向颜承交易象征真爱的‘金玫瑰胸花’

    ——一九七九年十月二十四日。”

    “现在看来,‘真爱’两个字真的很讽刺。”卓歌说。

    “或许吧。”

    颜承说着,看向林俊茂的灵魂,“契约完成。”

    说完,这张契约燃烧起来,烧得很快,不到五秒钟,就消失不见了。

    “他的灵魂能听到我们说话吗?”卓歌问。

    “你死后,听到我说话了吗?”

    卓歌想了想,摇头。

    “灵魂与身体同源,没有灵魂,身体不能称之为人,不具备意识,没有身体,灵魂也不能称之为人,同样不具备意识。”

    “这样啊……那,那些孤魂野鬼是怎么回事?在西方的话,被称为幽灵。我以前执行任务时,的确碰到过幽灵。”

    “幽灵不是灵魂,是灵魂寻找到灵媒后的产物。灵媒代替了身体的作用。当然,需要实现共鸣才行,也还要合适的环境。这就导致了鬼或者说幽灵往往诞生在某些相似的环境中。”

    “阴暗幽闭,人少的地方对吧。”

    “差不多。”

    说着,颜承走到柜墙前面,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个棕褐色的瓶子。

    “这是什么?”

    “捕魂瓶。放置灵魂的工具。”

    颜承将捕魂瓶打开,林俊茂的灵魂像是受到了吸引,主动钻了进去。

    “在里面待上一段世间,他的灵魂就会被彻底净化,变成我需要的材料。”

    “听上去有点黑暗……”

    “神秘侧的人与物,没有什么是干净的,你我皆是如此。”

    卓歌耸了耸肩,无力反驳。

    哒哒——

    脚步声在后面的货架之间响起。

    他们闻声看去,第三号秘偶高大的身形浮现。它走到颜承面前,静站不动。

    卓歌知道,它在跟颜承说话,只是没有声音。

    颜承听完后,微微一笑,看了眼卓歌。

    “出去吧,有新的客人了,别让客人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