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十二章衔命经
    宁明轩说完,整个客厅都安静下来。

    依稀能听到外面巷子里呜咽的风声。

    卓歌在记忆里搜索“魃”相关的内容。但大多数都出自影视剧以及一些怪奇故事,她从没听过正儿八经的来自神秘侧的“魃”有关信息,当然,她觉得这可能跟自己经常活跃在欧洲有关。

    颜承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他喉结动了动,“你继续说。”

    宁明轩略微有些可惜。他本期待颜先生听到“魃”会很感兴趣,甚至于激动。

    “一六三六年,清军入关,判官中司判一脉产生动荡,次年割裂出阴倌一脉。在那次动荡中,司判所掌握的许多术法秘籍、博物志以及收纳封印的非凡之物,也就是现在说的超凡物丢失,其中一部分被阴倌带走了。在那一批超凡物中,有一本书叫《衔命经》,上面详细记载了关于魃的事迹。”

    宁明轩一直注意着颜承的神情,他略微停顿一下后,才继续说:

    “以及,魃被封印的位置。而带走那本《衔命经》的正是我这一脉的祖师。那本书,此刻也在我手中。”

    颜承默默看着宁明轩。

    “嗯,然后呢?”他问。

    然后……

    宁明轩顿了顿,心想我都说到这儿了,还问我然后?

    “不知颜先生对‘魃’感不感兴趣,如果可以,我愿意以其信息作为交易代价。”

    颜承笑了笑说:

    “魃那种东西,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宁明轩一愣。他的确想不到魃对颜承有什么必要之处。他知道魃是非常强大与神奇的存在,本以为像颜承这样的人会对其感兴趣。

    “一个把业障堆到了极致,天弃地厌,人恨鬼烦,怎么死也死不透的家伙,你居然想用它的下落来作为代价。”颜承眼皮微沉,直勾勾地看着宁明轩。

    宁明轩觉得很不舒服。他若有若无地看向角落里的二号和三号,它们没有脸,但面朝着他这边,静静地一动不动,让他心里发怵。

    晃个神,他直接感觉这整个屋子都有问题了。

    他感到不安,不想再留在这里。

    颜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并不清楚。只是听闻过,他救了很多人一命,也送走了很多。

    想到这里,他的手悄悄缩进宽大的袖子,从袖口的褶皱出取出一张黄色叠纸,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

    但,颜承忽然换了副表情。

    他像是乐呵呵的生意人,笑着说:

    “虽然我对魃不感兴趣,但那《衔命经》我倒是很感兴趣。你考虑考虑,如果以《衔命经》为代价,我就同意这门交易。”

    宁明轩眼中晦明不定。他从颜承这种“笑呵呵”的脸上全然看不出什么心思来,晃眼一看只觉人畜无害。

    他思索纠结着。

    那《衔命经》放在自己手里都快烂掉了,上面除了那魃的内容,没有任何一点他觉得有用的内容。但颜先生居然对《衔命经》感兴趣,难道是有什么我没意识到的重要之处?还是说,他其实对魃的内容感兴趣,只是不想让我看出来,于是换了个靶子打?

    沉思片刻后,他笑着说:

    “既然颜先生对《衔命经》感兴趣,那我也就以此为代价吧。”

    颜承看向卓歌,“去取份空白契约来。”

    “嗯,好。”

    颜承把“匹诺曹”递给她,“它会帮你指路。”

    卓歌好奇地伸出手。

    “匹诺曹”直接跳到她手上,站正了,伸出只手指方向。

    卓歌就跟着去了。

    这看在宁明轩眼里,他觉得很神奇。在阴倌体系中,也有类似的东西,像纸人、豆兵等等,但那都没有这个小人偶聪慧。

    “市场”很大。等了一会儿,卓歌才带着一张空白契约上来。

    颜承看着宁明轩问:

    “是你写,还是我写?”

    宁明轩笑了笑,“颜先生写吧,你肯定比我熟悉。”

    颜承铺开契约,低声念道:

    “点纸作术。”

    接着,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宁明轩。宁可的宁,明白的明,轩辕氏的轩。”

    随后,他伸出食指,开始在上面划动。

    他的食指很干净,却在契约上写出浓墨痕迹。

    “宁明轩以‘《衔命经》’为代价,向颜承交易‘为其父消除业障’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

    写完,他看向宁明轩:

    “撒一滴血到你的名字上。”

    宁明轩点头,指头一动,便甩出一滴血去。这滴血径直落在“宁明轩”三字上,很快散成一朵梅花。他毕竟是阴倌,常年与针线、纸钱、蜡烛等等打交道,身上某处藏着针也很正常。

    随后,颜承把契约卷了起来,扔给旁边的卓歌。

    “放起来。”

    “哦。”卓歌应一声,又去了“市场”。

    “颜先生不用滴血吗?”

    “契约本身就代表着我的意志,滴不滴血都一样。”颜承说。

    宁明轩稍稍皱眉。这种不平等的感觉,让他有些不舒服,但也没法说些什么,毕竟是自己求着颜先生交易的。

    “我还有一事相求。”他说。

    “什么?”

    “我能否用其他灵魂交换林俊茂的灵魂?”宁明轩问。

    颜承挑眉,“为什么?”

    “因为我接受了他的委托,让他活下去。”

    颜承笑了笑:

    “你大可反悔。”

    宁明轩微微一笑,“我还不想那么快沾染满身业障。”

    “逃不掉的。”颜承微微眯眼。

    “能躲一阵子是一阵子。”宁明轩打趣道:“指不定再过十几年,我又来了找颜先生交易了。”

    “与其如此,你不如每天为人间通判焚香祈福,许愿他们那一脉赶快复苏。”

    “呵呵,颜先生信誉有保障嘛。”

    颜承没跟他继续说下去。他很清楚,宁明轩表面上很平和,但心里想得或许完全不一样。

    这些当阴倌的,有一个算一个,就没好东西。早些年里,他可没少见他们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颜承伸出两根手指。

    “两个灵魂,换林俊茂一个。”

    宁明轩有预料,点头说:

    “那好,我再补给颜先生一个。”

    颜承摇摇头说:

    “卓歌眼睛里那个不算,那是我的意外收获。你需要另补两个。”

    宁明轩脸色僵住。

    这哪儿是交换,分明是赤裸裸地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