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十三章 你是什么老怪物啊
    灵魂这种东西,是极其稀缺的。对于秘术师而言很珍贵,对阴倌也是如此。

    不同的是,颜承通过“契约”的方式换取灵魂,消除了业障。而阴倌想要得到灵魂,往往会沾染一身的业障,这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好一点的晚年不详,落个残废之身,坏一点就是早死了,更甚者横死街头。

    所以说,灵魂对阴倌而言更加珍贵。

    但能怎么办呢?

    即便知道颜承只是明目张胆的坐地抬价,他也不得不咬着牙,微笑地说:

    “好,颜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脸上也得摆出好看的样子来。

    刚好,卓歌放好契约上来了。

    她刚过来,颜承就说:

    “去把林俊茂的灵魂取来。”

    卓歌一愣,难受地问:“为什么刚才不说啊,我又要跑一趟!”

    “市场”很大,契约柜墙和放置灵魂的地方又在最里面,来来回回,距离就出来了。

    “多走路,减肥。”颜承说。

    “我是魔偶,减什么肥?!”

    颜承瞪她一眼,她立马缩了缩脑袋,闭紧嘴巴,老老实实又去了。

    之后,等待过程中,颜承闭着眼,手指一点一点敲打藤椅扶手。

    宁明轩只觉得跟颜先生单独待在一起,很沉闷压抑,几乎要喘不上气了。

    卓歌再次出现时,他才敢放开了吐出一口气。

    卓歌把装着林俊茂灵魂的捕魂瓶给颜承。

    颜承看也没看一眼,直接甩给宁明轩。

    “验一验。”

    宁明轩打开盖子,鼻子稍稍一闻,便点头说:

    “是他的灵魂。”

    然后,他略显肉痛地从宽大的袖袍里出去两个指甲盖大小的小盒子递给颜承。

    “这里面是两道灵魂,已经净化完了。”

    颜承说:

    “收好。”

    卓歌应声接下两个小盒子。

    “颜先生不验一下吗?”宁明轩问。

    颜承看着宁明轩笑着说:“难不成还能有假?”

    宁明轩哑然。他感觉颜先生这个人实在太过古怪,在他面前,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感觉被拿捏得死死的,自己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

    这让他很不安,只想快点离开。

    “那颜先生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我的家在隔壁苏省。”

    “明天吧。”

    “那好,明天我再来。”

    颜承扔给他一块玛瑙一样的东西,“带着这个,捏碎后,你就知道怎么进这巷子了。”

    “好。”

    “颜先生,再见。”

    宁明轩很想马上离开这个让他感到不安的地方。

    “哦对了,帮我们两个准备个身份,坐火车还是要用到身份证的。”

    颜承看着宁明轩,“这对你们阴倌来说不难吧。”

    宁明轩看着颜承的眼神,没法不答应下来,“好。”不过,他总感觉自己被当成工具人了。

    “辛苦了。”颜承笑着说。

    “没有没有。”

    宁明轩说完三步并两步就开门走了。他简直不想在这里多待片刻。

    颜承看着宁明轩远去,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卓歌在后面小声问:

    “所以,我是要再跑一趟,把这两个盒子放到‘市场’?”

    颜承白她一眼,“不然呢?”

    卓歌深吸一口气,认真问:

    “颜哥,说实话,你救我是不是因为缺个跑腿儿的。”

    “嗯。”

    卓歌瞪大眼。他居然直接承认了!一点都不含蓄,甚至都不肯说点敷衍话!

    她绝望地转过身,握着两个小盒子,有气无力地再次走进“市场”。

    颜承躺在藤椅上,细声自语:“魃……”

    他闭上眼,在心里默念:“真是好久不见了。”

    小憩片刻后,卓歌回来的叫不上唤醒他。

    卓歌没啥优点,就只是心态好,之前还无精打采,再回来时又把傻乎乎的笑挂在脸上了。

    “颜哥,我总感觉那个宁明轩没那么简单,你要当心啊。”

    颜承瞥她一眼,“嗯,我清楚。”

    “那为什么,要跟他交易?”

    “《衔命经》是个好东西,魃也是。”

    “我总有种感觉,那个宁明轩只不过是想借你之手,去找出那魃而已。他既然是阴倌,不可能会对魃不感兴趣,一定早就去寻找过,兴许只是出于某些原因,见不到,找不着,或者找到了也放不出来。他也说了,那魃被封印了。”

    “你也不傻嘛。”颜承看着她说。

    “哼哼!”卓歌扬了扬下巴。

    “虽然不傻,但还是很笨。”

    “有什么区别吗喂!”

    颜承眼神深沉,“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去找那魃的。之前一直不知道在哪儿,现在算是有点眉头了。”

    “为什么?”

    “魃,是我的老熟人了。”颜承闭着眼,鼻息沉重。

    卓歌一脸惊恐。

    她开始在脑中推测。之前宁明轩说,那《衔命经》是在清军入关那一年落到他祖师爷那一代的,也就说明,魃肯定是在这之前就被封印了,而颜哥说魃是他的老熟人。清军入关是一六四四年。

    也就是说,颜哥肯定在一六四四年之前就出生了。

    颜哥他,起码三百七十五岁了!

    卓歌咽了口口水,呆呆地看着颜承,一不小心脱口而出:

    “颜哥,你是什么老怪物啊。”

    颜承睁开眼,瞪着她。

    卓歌连忙抿起嘴,东张西望。

    “没什么事做吗?”颜承挑眉问。

    卓歌眨眨眼。

    “没事做就去菜市场把菜买回来!”

    颜承说完,冷哼一声,起身就进了自己的卧室。

    紧接着他就听到卓歌在外面敲门大喊:

    “买菜可以,但颜哥你得给我钱啊!我真的身无分文。”

    颜承血压直接飙升。

    他以为捞着个传承猎人来当魔偶是捡了便宜,现在看来真是个令人恼火的笨蛋。

    他开了门,掏出一百块钱给她。

    “给你!”

    “买什么?”卓歌眨眼问。

    颜承看着角落里的二号说:“二号,今天吃小鸡炖蘑菇。你把需要的食材写给她。”

    然后他看着卓歌说:“菜市场的位置不用我专门说吧。”

    “当然啦,我可是猎人诶。”卓歌扬起下巴。

    颜承忽然意识到,她如果不说,还真不知道她是个猎人。

    二号应下来,然后挪动自己高壮的身体去找来纸笔。

    很快,一份清单送到卓歌手中。

    卓歌看着清单说:

    “二号前辈,好棒哦。会做饭,还写得这么好看一手字。”

    然后,她笑着出了门。

    二号愣在原地小一分钟,才猛然反应过来卓歌刚才是在夸自己,不由得害羞地搓了搓手,扭了扭腿。

    颜承看在眼里:“……”

    他忽然有些惊恐,二号这一副猛男的高壮身体里到底在酝酿着什么样自我意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