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十九章 挑灯术
    门开了,嘎吱一声向两边排开。

    略显昏黄的灯光一下子照出来,铺在地上,落在三人脸上。

    却在门开口,那几乎要涌出来的业障反而不见了。卓歌再往里面望去时,看到的是一片清明。干净的院舍里种了一排竹子,一棵槐木,一坛子开得零零散散的花。几盏灯笼悬挂在院墙上,照亮每个角落。

    卓歌有一瞬间的错觉,门开后,所有的东西都躲了起来。

    出于猎人的本能,她感到略微不安,心中丝丝缕缕烦躁攀附。她不由得稍稍偏头,看向旁边的颜承。

    颜承也看着她。他眼神如平静的湖面,没有波澜,甚至于,像一潭死水。

    不知为何,卓歌忽然就安心了一些,投给颜承一个露齿笑颜。

    颜承正过头,低声说:

    “笨蛋。”

    卓歌茫然,我怎么了我,又骂我……

    “颜先生,魔偶小姐,请进。”宁明轩站到门一侧,笑着说。

    颜承步伐大开,径直走了进去,卓歌跟在后面。

    见他们都进去后,宁明轩眉头微沉,随后左右看了看外面的巷道,再关上门,拉上栓。

    进了院子,宁明轩便喊道:

    “乐章!乐章!”

    左边的平房里应了一声,“唉!”

    “快出来,有客人来了!”

    脚步声赶着趟儿,踢踏着传来。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年从平房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院子里的颜承和卓歌,稍微愣了一下后,走向宁明轩:

    “轩哥,你回来啦。”他看上去很开心,看着宁明轩的眼神也有一股上扬劲头。

    宁明轩点头说,“这两位是我的客人。”

    宁乐章礼貌地打招呼,“你们好。”

    颜承点头,卓歌笑着摇了摇手。

    “他是我的堂弟,叫宁乐章。现在跟着我学些东西。”宁明轩又对着颜承说。

    “也是阴倌?”颜承问。

    “嗯。”

    “何必。”

    宁明轩无奈一笑,“他要学,我也没办法。”

    颜承点点头,没多问。

    宁乐章虽然年纪小,但个头不矮,跟着宁明轩一般高,比他又壮实一圈,青春期又生了一圈胡子,看上去像是他堂哥。

    宁明轩转头吩咐道:“乐章,去弄点吃点,泡点茶水,我们赶了一天路,还饿着。”

    “嗯好。”

    “对了,你大伯怎么样了?”

    “还睡着,一直没醒。一个月前,还能喂点流食,也还能排泄,但这个月就不能了。轩哥你之前吩咐我说一定要定时擦汗,但就是上周,汗也没流了。”

    宁明轩皱起眉,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你去吧。”

    宁乐章使劲儿点了点头,好奇地看了一眼颜承,又偷偷地看了一眼卓歌。颜承没理会他,卓歌给他露了个笑,他慌忙逃窜,踢踏着跑进屋子,急了些,在门槛上一绊,差点扑着地去了。

    卓歌心里好笑,什么阴倌嘛,只是个小孩子啦。

    宁明轩说:“颜先生,坐着歇一下吧。”

    颜承摇头,“还是先看看苦主吧。”

    宁明轩稍顿。

    “不方便?”颜承问。

    宁明轩一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这边请。”

    他越过二人,朝着右边的排屋走去。在构型和装修风格上,左右两边的房子没什么区别,不同的是,左边挂红灯笼,拉电灯,右边挂白灯笼,点烛灯。

    卓歌虽然在华国待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也知道,白灯笼一般是用在白事上,没有谁平常还挂,晦气不吉利。她对此有些疑惑,但更令她疑惑的是,夜里吹着山风,左边的红灯笼屋换个不停,使得灯光摇曳,但这右边明晃晃的白灯笼,同样都是一根线吊着的,却一动不动。

    踏上左边排屋的台阶后,她立马感觉脚踩在地上有种黏糊糊的感觉。但看地上又很干净,灰尘都见不着。

    宁明轩没有直接开门,而是从袖口掏出一张黄纸,在门前晃了晃。不知哪儿来的一串火苗,直接把黄纸点燃。他细声念叨一些词后,把燃着的黄纸插进门缝。

    待到黄纸燃完,灰烬全部撒落后,他才推开门。

    “颜先生,请进。”

    说着,他先细节地走进去。

    颜承和卓歌随后走进。

    一进去,卓歌立马闻到一股怪味儿,介于尸体和活人之间的味道。她身为猎人,对此比较敏感,眼睛微微眯起,四下打量,在脑中刻画每一处细节。

    刚进去是一处玄关,玄关接着的是一条两米宽的走廊,走廊每隔一米点着一盏烛灯。烛灯拉长的光线却并没有把走廊照得透亮,反而有一种昏暗感。

    挑灯术。颜承一眼看出来这这走廊点灯的伎俩。

    挑灯术是阴倌常用的手段,一般用来给灵魂引路,设定一条特定的路线,避免灵魂受到其他因素干扰。

    看这些灯灯芯的指向,路是往着外边儿通的。也就是说,是把灵魂从里面往外面引。

    由宁明轩领路,他们往前走。

    走廊长而暗,并且不太通风,走起来有种压抑沉闷的感觉。又因为实现不太畅明,如果是有幽闭恐惧症的人来走,很快就会有窒息感。

    宁明轩一句话都没说,瘦高的背影压着灯光,阴惨惨的。

    卓歌把自己代入恐怖片,有种他随时会猛地转过身,张开血盆大口的错觉。

    走着走着,如同踩进了浅水坑,传出哗哗的声音,但朝脚下看去,又见不到水,也没有什么潮湿感。卓歌一直保持自己的肌肉介于松弛与绷紧之间。

    穿过走廊后,豁然开朗。

    一个比较大的房间显露在面前,由一个七阶台阶连着走廊。

    整个房间贴满了黄纸,黄纸上密密麻麻写着朱红色的符文。一口泛青色的大铜钟悬挂在正中央,上头接在屋梁上。铜钟被铜锈包裹得很,瞧见上面有纹路,但瞧不出什么名堂来,糊在一起,很不讲究。

    铜钟下,放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个人。

    在卓歌眼里,这个人从头到脚,每一处都散发出黑气。这些黑气看上去非常粘稠,都到了形成触手的程度,在那里张牙舞爪摇摆着。

    而在颜承眼里,是一个又一个没有身体的头颅,在抢占身体。

    它们钻进去,又被挤出来,被挤出来,又拼命往里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