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二十七章 清明术
    颜承将存放在卓歌体内的宁开河残缺的灵魂取出来,然后给他补上,接着,再把山魈的灵魂放进卓歌眼中。

    卓歌已然习惯。没法拒绝的话,就静静享受吧。

    总计一百一十九具傀,没有一具有任何损伤。

    “谢谢各位了。”颜承笑了笑。

    颜承再用棉线操控他们各位各家,来的时候迅猛如闪电,归去时悠闲同散步。

    卓歌好奇问:

    “它们听得懂?”

    “不懂。”

    “那你为什么要说谢谢?”

    “基本礼貌。”

    “……”

    宁明轩姗姗来迟,大喘着气问:

    “颜先生,就结束了吗?”

    问着,他看上去竟然还有点惋惜。

    颜承打趣:

    “怎么,还想让你爹多受会儿苦?”

    宁明轩连忙挥手说:“不不不,我只是觉得颜先生操纵那么多傀战斗,实在太震撼了,像是在看大制作电影样,意犹未尽啊。”

    颜承取下手指上的棉线,转过身,向上走去:

    “生活无时不刻都是电影。”

    宁明轩呆呆地看着前面月光照耀的背影,清辉熠熠,如美梦一角。

    卓歌看他愣住了,在他面前挥了挥手,将他唤醒。

    “你这家伙,别愣神了,颜哥不是gay,放弃吧。”

    宁明轩回过神来,又尴尬,又恼火地说:

    “我只是敬佩,敬佩你懂吗!”

    卓歌不搭理他,追着颜承往上跑:

    “快些把残局收拾了。”

    宁明轩赶忙操纵自己的傀,分别驮着王守山和宁开河,往上去。

    边走他便大喊:

    “各位乡亲父老,打扰大家睡觉了。大家先收拾一下,要是自家有什么东西损失了,明天来我家,我给你们赔!今晚就不方便招待大家了!还有,阴倌朋友们,麻烦你们处理一下在村子里逃窜的孤魂野鬼,我会给你们报酬的!”

    待到三人全都走后,一间间屋子才打开门。从里面走出惊魂未定的村民,他们上下相互望着,面面相觑。

    那些个阴倌,赶紧跑去青石板大道对面的屋舍,挨个检查自己的傀有没有哪儿出了问题。

    发现自己的傀不仅没有半点损伤,甚至变得更加灵动后,胆战心惊地去猜想,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得多厉害的阴倌,才能做到同时操纵上百具傀,还尚有余力啊!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今晚,注定是他们茶余饭后的常驻谈资。

    ……

    给宁开河补全灵魂,驱逐掉身体里所有孤魂野鬼后,他的呼吸平稳了很多,但身上业障过重,暂且还醒不来。

    “也幸好他没有真的成为玄傀,要是成了,你们村里这一百多具傀根本不够打的。”颜承说。

    宁明轩稍愣,这意思是,即便成了玄傀,只要傀够多,你一样能对付呗?

    看着躺在床上的宁开河,颜承继续说:

    “其实,消除业障,都是小事,难得是恢复已经被业障伤害的身体。这是不可逆,希望你能明白。”

    宁明轩点头,呼出口气:

    “这种事,身为阴倌,早就做好准备了。”

    “既然你没什么意见,那接下里,我要消除他身上的业障了。”

    “嗯。颜先生请吧。”

    颜承做生意,讲究面面俱到,由不得别人欺骗自己,自己也不会坑蒙拐骗。他再次声明:

    “业障是伴随着阴倌的,可以说是相辅相成。所以,给他清除业障后,他身为阴倌的能力也会丧失大部分。”

    “这个我知道。”

    “其实我想问,你能否替你父亲做决定。他是个阴倌,大半辈子都是吗,如果他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大半能力,会作何感想。你又怎么面对。”

    宁明轩倒没想到,颜先生还会关心自己这些。

    “我一直跟他意见不合。早些年,我大都迁就了他,但这次,我不想迁就了。”

    华国的传统文化里,父亲与儿子的关系往往是很微妙的。

    “那,我开始了。”

    “嗯。”

    颜承取出宁明轩的针包。他吩咐了,让宁明轩准备了不同大小的共计七百二十根针。

    人间通判一脉修得满身清明,无欲无求,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清明术”,是消除业障的办法。

    清明术讲究一个找到人身上每一处“藏污纳垢”的地方,这同通常是窍穴,然后“银针刺入”,把业障引出来,再“拉起棉线”,将业障驱散。

    一般来说,人间通判在替人消除业障时,都需要在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地方,一是避免外界干扰,而是防止有人偷学。

    但颜承没有这样的需求,他一不怕打扰,二不怕被偷学。

    修得清明术,最要求一个人干干净净的,身上没有点滴污垢,清明如镜。对于那些不干净的人而言,即便是大通判逐字逐句讲解,手把手教导,也学不会。

    瞧着颜承流畅的手法,宁明轩心里明白,人间通判从来就没绝代,毕竟自己面前就站着一位。

    七百二十根针,很快被颜承一一插入宁开河身体。

    接着,颜承引来一根棉线,把每一根针都串起来,另一端缠绕在食指上,同时轻声念:

    “守得清明一方,莫问尘埃。”

    片刻后,丝丝缕缕的黑气顺着每一根阵冒出来,刹那间将棉线染黑。

    这次不用颜承叫“笨蛋”,卓歌直接站到他面前。

    颜承稍愣,倒没想到她这么默契。

    于是,卓歌身价加十。

    手一甩,线一拉,针一冒。炒豆子似的,宁开河身上穴窍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丝丝缕缕的黑气很快汇聚成一大团,全部被颜承甩进卓歌身体里了。

    这看得宁明轩胆战心惊,那么多业障啊!魔偶小姐吃得消吗?

    “好了。”

    颜承取下手指上的棉线说:“你父亲大概明天中午能醒过来。需要提醒你一句,他应该要瞎一只眼,聋一只耳朵,堵一只鼻子,麻半张嘴。”

    “五感削去一半……算好了,起码没有彻底失去某一感。”

    “这大概算是晚年不详了。”

    宁明轩深吸一口气,诚恳地说:“谢谢颜先生。”

    “不用谢,这是门生意。”

    听着颜承这话,宁明轩也知道,自己得交出代价了。

    他正准备说话,颜承舔了舔舌头,先说:

    “我饿了。”

    宁明轩愣了愣,随后释然。他也饿了。一天没吃饭,还是舟车劳顿,奔波不停,这一缓下来,空腹感立马袭来,饥肠辘辘。

    接着,他反应过来,会做饭的宁乐章现在还躺着。

    “颜先生,你会做饭吗?”

    “不会。”

    “魔偶小姐呢?”

    “我会吃饭。”

    “……”

    宁明轩脸僵了一会儿,问:

    “颜先生,吃得惯泡面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