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二十九章 与魃的过往
    从宁明轩那边回来已经过去三天了。

    这三天里,卓歌一直奋战在“市场”中。打扫卫生、清点交易记录、给“商品”分类摆放、给颜承的收藏品编码、给某些放置时间过长的物品维护……

    “市场”很大,光是清扫灰尘,就用去了一整天的时间,但这也只是体力活,对于一个魔偶而言,并不算什么。真正难的是对物品的维护,里面许多的收藏品和“商品”都不是能长久放置的。

    先前颜承一睡就是二十多年,基本没维护过,一些物品都出现了损坏或者变质。

    颜承就是把物品的维护办法告诉卓歌,然后就让卓歌自己去解决了。

    在这些事上,她的的确确是称职的。每天休息之前,颜承去“市场”验收工作,都能够感受到她负责任的态度。

    所以,这三天里,卓歌身价飙升至三百块。

    这已经够她去买一身像样的行头了。虽然身为魔偶,身上的大棉袄、大棉裤和解放鞋在夏天并不会让她不舒适,但多多少少会笨重一些,所以还是换了身轻便的着装。

    她的确是个不得了的衣服架子,全身上下的地摊货加起来不过两百来块,硬是穿出大品牌的感觉。

    换了夏装后,颜承也才实实在在看到她身为一个猎人,长期锻炼下的身材。

    脖子纤细,肩膀挺直,胸膛丰满,腰部恰到好处。最吸睛的还是一双大长腿,宽松的阔腿裤也丝毫不能掩盖修长与笔直。

    颜承不由得想,依照她的身材和样貌,穿中世纪的公主装,应该很合适,宫廷女仆装也非常不错,女王装就不太搭她了。

    公主装,宫廷女仆装他这里也不是没有,毕竟活了那么久,收藏的好东西可不少。

    不过,想归想,真要拿出来给卓歌穿,他还是舍不得的,毕竟都是珍贵的收藏品,随便拿出去一件,都是可以放进大型博物馆的。

    卓歌在“市场”忙碌这几天,颜承则着手研究四册《衔命经》。

    四册《衔命经》里,有一册单独讲魃,主要就是特征、习性、事迹、能力,以及现在被封印的地方。他只是稍稍看过一遍后,就没有去细致研究。他只需要知道魃被封印在哪里即可,真要论魃的事迹,还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毕竟,是老熟人了。

    颜承有时候想来,觉得说是老熟人,不如说是老对头才对。

    这天下午,颜承坐在自己的藤椅上,专心地研究着《衔命经》。

    终于把“市场”里的五百多件收藏品安顿好后,卓歌上来休息一下。看着颜承还在读那本泛黄的古书,忍不住问:

    “颜哥,这《衔命经》到底讲了什么?”

    颜承看着书,漫不经心地回答:

    “命运。”

    “命运?”

    “说不清楚。我这里也只有四册,要看了全册才知道到底在讲什么。只不过,曾经有人告诉我,生命的终极奥秘就藏在这八册书中,是真是假,我暂时也无法判断。”

    “那这是谁写的?”

    “不清楚。忽然出现在历史长河中,又忽然消失。若不是宁明轩,我也不会想起这回事。”

    “那你这几天有没有什么研究成果呢?”

    颜承放下书,摇了摇头,“除了这一册,另外三册都虚得很,给人一种有点东西的感觉,但具体讲了什么,又说不清楚。”

    卓歌好奇地拿起颜承说的那一册,略微翻了翻,大概知道是讲述魃的。她不由得说:

    “颜哥,你之前说魃是你的老熟人,能给我讲讲吗?”

    “魃……说着是熟人,其实是对头。她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她。以前,碰着了,就免不了争斗。她打不过我,但她命的确硬,我打不死她,每次给她打个半死不活,就溜了,过段时间又满血复活来找我报仇。像这样,过了不知道多少次,久而久之,再见到了,就懒得动手了。”

    颜承自嘲似地笑了笑,“反倒还养成了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惺惺相惜?”

    颜承微微摇头,没有多解释。

    他眼神微惘。

    自古多少人羡长生,可真的长生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一路走来,见证无数英雄美人化作一抔黄土。从来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一直伴随着自己的,真要说的话,魃算一个,毕竟她也是个死不掉的家伙。

    惺惺相惜,就是这么来的。

    “那之后呢?”

    “之后……”颜承神情沉顿,似追忆,似发呆,“之后啊。明朝时,郑和下西洋,我想出去瞧瞧,就跟着一趟去了,在阿拉伯半岛下了船,就在欧洲待着了,之后辗转过许多地方,一直到上个世纪初,才回来。这边儿一切都变了样,我起初也试图去找过她,但没找着,就不再找了。现在不想找,结果又碰着了。”

    这算什么?

    颜承想了想,大概是孽缘吧。

    卓歌咽了咽口水,又一次问:

    “颜哥,你到底活了多久?”

    “问这个有什么意义?”

    “就是很好奇。”

    “好奇心害死猫。”

    “我不是猫。”

    “……”

    卓歌见颜承不说,也没有过分逾越,舒畅地伸了个懒腰,完美的身材显露无疑。她很放松,侧躺在另一边的木制凉椅上,长发垂落在一边,被窗外吹来的风荡起。

    “所以,颜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那魃呢?”

    她很好奇,能够被颜哥称得上老对头的是怎样一个存在。能从颜承那平淡的话语里听出来,他其实也挺怀念这位几百年没见过的老对头,只是用词遣句太过保守了,显得毫不关心。

    “等心情不好了,再去找。”

    “啊,为什么?”卓歌愣了愣。怎么还有心情不好才去找的说法?

    “可以揍她一顿,拿她出气。”

    “颜哥。”

    “嗯。”

    “你是变态吧!”

    “有人这么叫过我。”

    “……”

    清凉的客厅里,静谧,平和。只剩下颜承轻轻的翻书声,哗啦,哗啦……二号和三号静静站在角落里,像是人形座钟,也像是富有艺术感的装饰品。

    伴随从窗外吹进来的深巷凉风,卓歌缓缓入睡。她安静地躺在一侧的凉椅上,修长的睫毛时不时颤动一下,垂在一旁的纤细手臂映射出微光,如同画家油画里的姑娘。

    美丽的魔偶小姐会梦到什么呢?

    兜里的手机微微震动。颜承拿出来一看,是宁明轩发来的微信,说是那口大钟他已经送到了,就在外面等着,但是找不到路,让出去接一下。

    “卓歌。”颜承轻唤。

    “啊,怎么了?”

    卓歌连忙站起来。

    “宁明轩送钟……”颜承说到一半,觉得不吉利,改口说:“宁明轩把钟运过来了,去搬一下。”

    “哦,好。”

    颜承放下书,出了门。

    卓歌在后面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惊觉——

    颜哥,他他他他刚才叫了我的名字!

    第一次,第一次啊!

    不知有什么好高兴的,卓歌像跳芭蕾一样,激动地跳着跑着追上颜承的步伐。

    “颜哥,你刚才叫我名字了。”

    “没有。”

    “肯定有,我都听到了!”

    “笨蛋。”

    目送他们远去的三号陷入思考。

    男人……女人……名字……高兴……不承认……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