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三十四章 艺术鉴赏能力
    “我当时比较敏感,可能的确出现过你说的这种情况。但真要我具体说出来,可能不行。”姚瑾玉摇头。

    她垮了跨肩膀,撑了撑眼睛,吐出口气说:

    “你还是直接说能不能帮我吧。”

    颜承即答:

    “能。”

    “怎么做?”

    “我可以像医生一样,给你治疗。但这会是一个周期较长的过程,具体依据你的精神状态,可能两周,可能两个月,可能一年。”

    “那么久?”姚瑾玉挑起眉。

    颜承笑笑。

    “这是最朴实的办法,一般的心理医生也会。”

    “这样的话,我找你做什么?找个正规的心理治疗机构不行吗?”姚瑾玉不耐地说。

    颜承捻了捻拇指指肚:

    “既然你选择来到这里,而不是去医院,就说明,你希望快点解决这个问题。”

    姚瑾玉认真看了看颜承。

    “你说得没错。公司接了个项目,负责组织策划一个画展,这个任务交给了我。”

    “这个画展对你很重要。”

    “是的,关系到我能不能晋升。”

    颜承笑了笑:

    “你有相当好的条件,这次不行,下次也行,何必强求?”

    姚瑾玉很漂亮,有气质,也感觉得到,人很能干,也很会说话。像她这种人,在职场里可谓是前途光明,并不缺乏某一次机会。

    “如果我能力不足导致项目失败,那我能接受,但因为其他因素而失败,我不能接受。”

    她是个要强的女人。

    颜承说,“我的确有快速治疗你的办法。”

    姚瑾玉没有急着高兴,略微挑眉问:

    “有没有什么条件?”

    “我是个生意人,当然有条件。”

    “什么条件?”

    姚瑾玉在心里做了预期准备。如果颜承不是狮子大开口,她可以试一试。

    颜承说:“我要你的艺术鉴赏能力。”

    姚瑾玉听着,愣住了。

    这算什么?艺术鉴赏能力?这种东西能够当做条件?

    事实上,当颜承听到姚瑾玉说起那副只有一个黑点的画时,他就对她的艺术鉴赏能力动心了。

    他有一种直觉,那副画绝对不是简简单单挂在墙上供人欣赏的一幅画,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到的。就姚瑾玉本身而言,他并不觉得她身上有什么很有价值的东西或者特质。

    要说职场业务能力算不错,但她多半不会同意,要说灵魂、生命力、精神这些,颜承觉得还没有那么严重。他不会少赚她的,也不会故意多赚她的。

    基于一定条件的等价交换,是他做生意的基本信条。具体是个什么“一定条件”,就视情况而定了。

    “这种东西能作为筹码?”姚瑾玉以为颜承在跟自己开玩笑。

    颜承点头。

    “当然。说到现在,你该清楚,这里是个特殊的地方,而我也是个特别的商人。”

    “你卖什么?”姚瑾玉想套话。

    “客人需要什么,我就卖什么。”

    姚瑾玉嘲讽一笑。

    “如果我说我要全世界的钱呢?你也能给我弄来?”

    颜承很认真地问:“你能付得起与之相对应的代价吗?”

    他这么认真,反而让姚瑾玉有些不适应。

    她没有就着这个话题说下去,改口问:

    “你真的确定要我的艺术鉴赏能力?”

    “如果你同意的话。”

    “但这东西是无实体的,你怎么弄?”

    “我有我的办法。”

    姚瑾玉警惕地说:“不会是什么变态的医学实验吧。”

    颜承笑了笑。

    “保证不伤到你一丝一毫。”

    姚瑾玉心里琢磨着。面前这个男人给她一种似真似假的感觉,说的话像是个忽悠人的骗子,但语气和态度上有有点让人信服的感觉。

    这种模棱两可的感觉,让她不太舒服,迫切想要知道个具体情况。

    所以,她打算试一试。一旦发现有任何异常,立马拒绝,直接离开。

    “好吧,我答应你。”

    颜承问:

    “好好想一想,艺术鉴赏能力是许多人都没有的能力。”

    且不说能不能取走,艺术鉴赏能力在姚瑾玉看来,也没有自己的工作重要。她基本上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

    “无所谓。”

    “真的?”

    “嗯。”

    “好。”颜承高兴地站起来,笑问:“小姐怎么称呼?”

    他伸出手。

    “姚瑾玉。女兆姚,斜王瑾,玉佩的玉。”

    姚瑾玉伸出手,微微一握。她稍稍吃惊,没想到大夏天里,居然有人手这么凉。

    凉是凉,但挺舒服的,像握着一块玉。

    “契约。”颜承看向卓歌。

    卓歌提前猜到今天有生意,早就准备好了一张空白契约,交给颜承。

    颜承一甩手,空白契约就漂浮在空中。

    姚瑾玉愣住了。这算什么?魔术?杂技?

    颜承以手指抒写:

    “姚瑾玉以‘艺术鉴赏能力’为代价,向颜承交易‘司汤达综合征快速治疗’

    ——二零一九年六月三十日。”

    “姚小姐,介意取一滴血吗?”

    “必须要这样做?”

    “为了让契约生效。”

    姚瑾玉怀疑地看了看颜承,想了想后,还是同意了。不过为了保险,她选择用自己的手包里的尖针,这是她化妆会用到的。

    滴一滴血在契约自己的名字上,姚瑾玉抿了抿手指。

    “然后呢?”

    “然后,我将为你治疗。”

    颜承站起来,“请你跟我来。”

    他走进自己的工作室。

    姚瑾玉稍稍迟疑。

    卓歌微微一笑,很甜很轻,“姚小姐,这边请。”

    她带着姚瑾玉走进颜承的工作室。

    一进去,工作室的氛围和环境就让姚瑾玉绷紧的心情稍稍放松。宽敞明亮,干净自然。一个好的环境能给人带来好的心情,实在不假。

    考虑到让姚瑾玉躺着可能会引起她的不安,这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操作进行。所以,颜承让她坐在工作台上。工作台并不算很高,所以不会影响操作。

    然后,他到一边制作秘药。

    对于姚瑾玉的治疗办法。如果采用长线治疗,他只需要跟她聊天,排解情绪,辅以安神的秘术即可,久而久之就能恢复,但短期快速治疗,就必须要用到秘药和高级秘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