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秘术师的现代生活指南 > 第三十七章 古派文学与艺术基金会
    晴天,万里无云。知冬市难得有这么个碧空如洗的天气,平日里就算是大晴天也往往有一层若隐若现的霭气层弥散在空气中,让整个天都显得不那么干净。

    今早上,姚瑾玉给颜承发了微信,说上午十点,展会就开始了。她本意是说找个人来接颜承过去,但被回绝了。

    颜承多少是明白的,姚瑾玉想跟自己熟络熟络,留个不错的关系。但避免跟客人过于亲近,是他做生意的习惯。再说了,去看展会,目的与姚瑾玉并无多大关系,可能存在的“透明噩梦”才是关键。

    收拾得差不多后,就出了门。

    卓歌依旧对深巷里那个满屋子业障的屋子感兴趣,准确说来应该是屋主人。不同于宁开河的满身业障是虚的,这个人是实打实的。她难免好奇对方到底做了多少恶,才至于这样。

    其实颜承也不知道里面是谁。他刚来到这里,这间屋子还是空的,想来屋主人应该在自己休眠期间住进来的。醒来后也不见过屋主人出来,他又不是一个喜好窥伺他人的人,从来没有接触过,自然也不知道是怎样一个人。

    画展在知冬市一个私立美术馆举办,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四个方向都摆着规模较大的商业街。

    即便是出门很早,来到这边时,也已经是很挤了。

    像这种特别热闹繁华的地方,颜承很久没有来过了,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

    倒是卓歌,活脱脱一个都市青春靓女,压根儿看不出来是个猎人。

    “你经常来这种地方吗?”颜承问。

    卓歌眼中泛着微光,“对啊。”

    “你不是猎人吗?猎人的话,平时里应该……任务比较繁重。”

    “我刚成为猎人没多久,在这之前,我跟普通女生没什么区别的。”卓歌带着许多女孩都有的特质,喜欢逛街,一双眼睛寻寻觅觅,脚步踢踏,满身活力。

    “难怪……”

    颜承心道。他想,如果卓歌是出身于正统的猎人家族,性格应该不会这么活跃,会保守很多。正统的猎人家族在之前基本都是贵族家庭,不管对内如何,在对外的表现上格外含蓄。

    他一开始以为卓歌也是这样的人。但现在看来,卓歌褪去身份后,其实就是个健康成长的满身活力的年轻女生。

    很普通,又非同寻常。

    这大概就是卓歌吧。

    她像一只“麻雀”,在叽叽喳喳的人群里叽叽喳喳。

    颜承觉得,自己能这么快适应热闹过头的场合,一定程度上,也受着她的影响吧。

    穿过商业街,再乘坐电梯到商业中心大厦第二十三楼,下了电梯,就抵达画展的入口。这里已经有不少人进进出出了,从穿着打扮上看去,有文艺青年、学生、都市丽人、职场员工……比较有趣的是,外国人不少,从相貌特征上看,基本是欧洲那一带的。

    关于画展的介绍牌就用个木架在摆在门口,不少人在那儿围观。

    颜承和卓歌走过去看了看,上面写着画展内容、流程以及观览方式。这些没什么值得看的,姚瑾玉在微信里已经给颜承说了。

    颜承自然是没问,但作为一个职场精英,姚瑾玉怎么可能不面面俱到。

    她甚至提前安排了手下的人就在画展入口蹲颜承和卓歌。

    颜承和卓歌刚到画展入口,一个工作人员在远处打量了一下,认为跟描述的特征差不多后就上前来询问:

    “请问是颜承先生吗?”。

    “你认识我?”颜承问。

    她说:“姚瑾玉姚经理本人现在脱不开身,就吩咐我在这里等候你们,带你们进美术馆。”

    “谢谢你,不过我们不需要。”

    她保持着职业微笑。

    “颜先生不客气。不过请你收下这个。”

    她递出两封巴掌大小的淡金色信封。

    “这是什么?”

    “画展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公共展览区,另一个是私人展览区。私人展览区需要邀请函。这个就是姚经理为你们准备的邀请函。”

    颜承没有推诿,直截了当地收了下来。

    “替我谢过姚小姐。”

    “嗯,祝颜先生和这位小姐展会愉快。”

    说完,她就离开了。

    颜承扔给卓歌一封邀请函,也不多看,径直走进美术馆。

    卓歌倒是细看了一下。她立马识别出,邀请函外面的淡金色效果就是镀了一层金粉。

    有点奢侈了,看样子,这画展的背后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接着,她打开看了看,内容没什么特别的,但居中的一个图标吸引了她的目光——

    一朵靛蓝色的蔷薇。

    这个图标映入她的眼中,迅速与记忆交织盘旋。瞬间,她想起了其来历。

    她快步跟上颜承。

    “颜哥,这个画展背景不简单啊。”

    “什么?”

    “你看这个图标。”卓歌指了指邀请函里的蔷薇图标。

    颜承没有在哪儿看到过。

    “不同寻常吗?”

    “这是古派文学与艺术基金会的图标。是一个十分小众,但十分有钱的基金会,创办于千禧年初。这个基金会以研究、传播古典文学、艺术为目的,在世界各地举办过很多大型展览会,包括画展、雕展、音乐会、文学研讨会等等。”

    “所以,有什么特别的吗?”

    颜承好奇问。千禧年初才创办的,他的确不知道,毕竟那时还在休眠。

    “说特别,也没什么特别的。甚至说,因为太小众了,没多少人知道。福音基金会一直在调查其背后的势力,但到现在,也没查出个什么来。”

    “因为未知,所以特别。”

    “嗯,是这样的。”

    颜承笑了笑,“那希望这趟没有白跑吧。”

    他正这样说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是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年轻女人,留着高马尾,身材欣长,中长发披肩,右侧鬓发别到后脑勺,露出惹人遐想的侧脸来。模样很好,与卓歌这种温婉如水的相貌不同。她棱角分明,五官挺拔,张扬着逼人的美感,与之相伴的还有那种生人勿近的冰山气质。

    她缓步走进来,目的明确,穿过隔离走廊,进了展区。

    卓歌笑嘻嘻地问:

    “颜哥喜欢这种吗?”

    颜承瞥了她一眼。

    “你想多了。”

    “还不承认,你盯着她看了足足三秒钟!”

    颜承转过身,盯着卓歌看了五秒钟后说:

    “我现在盯着你看了五秒,能说明我喜欢你吗?”

    卓歌装模作样害羞起来。

    “你要喜欢人家,就直说嘛,不用这样。”

    颜承懒得理她,穿过隔离走廊,进了展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