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大君凶猛 > 127大势在我
    西进城,城头上的旗子已经换成了大唐旗帜,随风烈烈作舞,城墙染血,透着悲壮。

    林念京从前方迎了过来,翻身下马,大声道:“恭迎义父入城!”

    “起来吧,你留下来了,谁西进了?”宁不器问道。

    林念京起身道:“义父,李沐雨和东升西进,弩兵营跟了九千人过去,我留下来是因为娘的吩咐,她说让我等着义父入城,一起吃顿饭,其实我也想西进立功。”

    “那就入城吧……你留下来也好,你娘也很久没有见你了!”宁不器笑了笑。

    西进城中井然有序,百姓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宁不器看了看,暗自点头。

    林念京带着宁不器一行前往驿馆,一边走一边解释着,宁不器这才明白,本来是要将一行人安置在知府衙门之中的,但白思思反对,所以就单独在驿馆之中收拾了一片地方。

    西进城的官场也调整了一番,知府关押了起来,通判暂代知府之位,这是白思思决定的,她一手策划了官场的所有安排,这也是西进城井然有序的原由。

    驿馆很大,宁不器还没回到的时候,阿离和杨玉真就迎了过来,两人穿着便服,纵马而来,径直跳向宁不器的马。

    但言真真此时还在他的身前坐着,只是整个身子缩在斗篷之下,所以看不真切,这一撞一定会撞在一起,宁不器伸手一拍,身上的大氅扬起两只袖子,直接卷住了两人。

    两人的身形一晃,同时坐到了马后,乌金踏雪加速,进入了驿馆的院子里。

    宁不器下马时,慢慢放下言真真,她的身子依旧绵软无力,阿离和杨玉真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两人笑了笑,拉着宁不器的手,走入了正堂之中。

    正堂中,白思思坐在侧位上,鱼清妙、雀灵儿坐在她的下首,正在说着话,白思思轻轻道:“爷这一次北进,应当是能将北关城拿下来的,这样一来,蒙国有一半的地方都落入了大唐手中。

    只是蒙国太大,要想真正将整个蒙国打下来,至少需要半年之久,所以在入冬前,要搜集粮草,保证粮价平稳,这里的百姓都很苦呢。”

    宁不器的心中一动,白思思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好在今年西关大丰收,粮食足够吃上几年了,来年他可以在蒙国、西关和梁国同时推广这几种农作物。

    走入正堂,白思思三女起身,她急步走到他的身前,扑到了他的怀里,失了稳重。

    “爷,担心死人了!”白思思轻轻道。

    宁不器揽着她的腰肢,盈盈一握、柔软至极,臀儿却是有如葫芦一般。

    “北关城已经落入了我手里,就像是思思刚才所说的,整个蒙国落入我手,最多半年时间,只不过这个消息却是只能暂时压着,毕竟还要考虑上京城那边的反应。

    老三成不了事情,但小五却是异军突起,我总觉得他可能做了更多的布局,他的外公是当朝大学士刘士杰,弟子众多。

    这一次之后,对他的机会比我大,所以等到蒙国平定,我要回上京城一次,就算是偷偷回去也好。”

    宁不器轻轻道,眸子里一片平静,白思思勾着嘴角笑:“爷,其实小五未必有胆子上位,真到了那一步,你完全可以挥军入京的。”

    “大势在我!”宁不器点头,接着松开白思思,抱起了鱼清妙和雀灵儿,在她们的脸上亲了亲。

    林念京一直站在一侧,直到宁不器坐下,白思思坐在他的身边,他这才跪在地上磕头:“孩儿见过义父、娘亲。”

    “起来吧。”宁不器挥了挥手。

    林念京起身,白思思轻轻道:“今日你留在这儿一起吃顿饭,之后陪着爷西进吧,一路上当保护好爷。”

    “娘亲放心,义父是万金之躯,孩儿一定会保护好的!”林念京点了点头。

    宁不器想了想道:“你们和我一起西进吧,如果攻下翰野城,我们就在翰野城之中住上一段时间。

    蒙国的山很高,听说翰野城就在圣山之下,那里有一条大河,名唤圣水河,养育了整个蒙国,大河的起源处有着一处圣水湖,内里盛产一种鱼,叫圣水鱼,肥美多汁。

    等到了那里,我们就依湖而居,余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念京他们了,我只等蒙赤的消息,以他的本事,或许还需要我亲自出手。”

    “老公,我早就想去圣水湖了。”鱼清妙笑了笑。

    宁不器点了点头:“那正好可以遂了你的心愿。”

    “我们所有的姐妹之中,只有照影去过圣水湖,她游历天下,为了熟悉天下所有的曲子,所以中原七国都去过了。”

    鱼清妙应道,宁不器笑了笑:“那真应当带着照影,让她来当导游。”

    几女同时笑了起来,有人开始安排饭了,因为林念京在场,所以阿离、鱼清妙、杨玉真和雀灵儿单独开了一桌,在里间。

    白思思为宁不器倒酒,依在他的身边,林念京自行倒酒,举杯道:“义父,我敬您。”

    两人碰杯,慢慢喝酒,白思思为他夹着菜,自己吃得并不多,一边吃一边说道:“念京,这一次正好爷也在,有些事娘要说一说,往后娘就不是林家的人了,而是宁家的人。

    所以呢,娘不能总是为了你操心,等到打完仗,你的亲事可以定了,宝华的亲事也得安排一下,往后林家就交给你了,娘就不管了。”

    “娘,我明白,娘以后当为义父生儿育女,只不过前些日子,雷蒙将军想要将家中女儿嫁给我,我没有同意,这种事情总是要让娘来做主。”

    林念京轻轻道,宁不器点了点头道:“思思,回头你去见一见雷蒙的女儿吧,看看她的品性如何,当不当得起主母之位。”

    “好,等到打完仗,我会与雷蒙将军见一面,只是雷蒙将军此战之后应当是要提升了,念京娶他的女儿,恐有不妥。”

    白思思低低道,她的意思就是在说雷家与林家联姻的话,权柄太重。

    宁不器笑了笑:“放心吧,我相信林家将来不会有什么异心的。”

    “念京,将来林家也要写出家书来,一定要记住一点,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爷给的,往后当约束林家子弟,不得背叛爷,不得背叛大唐,切记切记!”

    白思思认真道,眸子里一片认真,林念京跪下,用力磕了几个头,大声道:“义父、娘,林家永远忠于义父,有违此誓,不得好死!”

    “好,记住你的话,否则娘也不会放过你的!”白思思点头,一脸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