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08 拜访道门
    帝国,东郡,大泽山。

    王离从田言的口中,得知了神农已经离开了大泽山,外出寻找神农令了。

    王离没敢耽误,赶紧提笔写了一封信,用飞鹰传书,将这封信送往了帝都咸阳。

    帝国,帝都,咸阳。

    “咕咕!”

    王离的飞鹰飞进咸阳,由专门的鹰奴接到了飞鹰之后,火速将情报送到了皇宫当中。

    大秦的情报基本上都是以飞鹰传书,这种由鹰奴专门饲养的飞鹰。飞的极高,极快。即便是从大秦的最南边飞到最北边,也只需三日。而飞的极高,则代表着情报几乎没有被拦截的可能。

    阿房宫中,嬴政取开用蜡封的情报,看了一番之后。这才对着左右的侍从吩咐道:“叫章邯过来。”

    章邯这是一位年纪不大,但却十分骁勇善战的将军。最关键的是,这位章邯将军可谓是深受嬴政的信任。

    嬴政将自己的亲卫对“影密卫”交给了章邯负责,而章邯也确实是不负嬴政的重托,短短的时间内将影密卫发展到了隐约能够与罗网抗衡的样子。

    章邯和影密卫,只效忠于嬴政,也只会听从嬴政一人的命令。

    而罗网,虽然名义是归属于大秦的组织,但是实际上嬴政并不信任罗网。罗网更像是大秦的合作伙伴,而不是下属。甚至在罗网内部有这么一句话,不是大秦选择了罗网,而是罗网选择了大秦。

    这句话从某个角度上来看,实际似乎也并无道理。因为罗网的历史远远要比大秦来的悠久的多,似乎真的是罗网在七国当中,选择了大秦这么一个最重的胜利者。

    “哒!哒!哒!”

    宫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黑衣黑甲,面色冷峻的章邯从外面走了进来。

    “章邯参见陛下,不知陛下有何吩咐?”一见嬴政,章邯赶忙跪地行礼。

    “章邯,你火速派人去寻找农家神农的下落。发现神农的下落之后,无需打扰,火速前来禀报与朕。”嬴政对章邯吩咐道。

    “遵陛下令。”章邯一拱手,悄悄的退了出去。

    章邯这边刚刚退出殿内,殿内凭空出现一个身着浅蓝色衣裙的女子,这女子的衣物之上有着月纹,眼睛被一根浅蓝色丝带遮挡住。

    此人乃是月神,阴阳家右护法,秦国两大护国法师之一,功力浑厚无比,高深莫测,地位崇高,现仅在东皇阁下之下(东君焱妃被幽禁后),也是秦始皇最信任的阴阳家大巫。

    她精通占星,具有预知能力,同时还有控制他人精神和未知的强大破坏力。辅佐秦始皇左右,行踪言辞都很神秘,用纱布遮住的双眼仿佛隐藏了什么阴谋。

    “陛下,以为这个神农能救大秦?”月神的声音幽幽,如同无尽的夜空一般。

    “国师,救不得大秦,不是吗?”嬴政反问道。

    右护法国师月神精通占卜之术,早在几年前,她就已经占卜过大秦的国运。

    占卜的结果显示,大秦如今是盛极而衰之相。因此,这些年嬴政一直在寻找着救大秦的办法。

    嬴政的这一句反问,让月神感受到了嬴政话语当中的不满。但是,对于嬴政的这种不满,月神却无力反驳。

    因为,她确实没有救大秦的办法,甚至连阴阳家那位神秘的东皇太一大人,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此乃天命,非人力所能更改的。在月神看来,嬴政做的这一切所谓的补救措施,都是徒劳无功的。

    阴阳家修行需要借助帝国的气运,而同样帝国也需要阴阳家的高手效力。两者之间,更像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

    嬴政想做什么,月神也确实是无力阻止。嬴政现在就好比一个落水的人,他会下意思的抓住所有的东西,哪怕是一根稻草。

    月神此时站在岸边,她无力去救嬴政,但是却总不能劝嬴政放手等死吧。

    “哎!”月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凭空消失了。

    这种凭空来去的手段,也只有道家与阴阳家才有了,而阴阳家本身就算是道家的一个分支。

    只是道家讲究的是人在山中,远离尘世。而阴阳家,则是要借助世俗皇朝的气运来修行。

    太乙山,道家的大本营。

    现如今天下有两大显学,非儒既墨。孔圣之后,儒家又有七十二贤,如今堪称门生遍布天下。而墨家秉承着天下皆白,唯我独黑的理念。号称有十万游侠儿。

    然而,诸子百家当中,若论那家最为神秘,哪家的高手最多,那么毫无疑问的是道家。

    太乙山,乃是历代道家先贤讲道之地,这里完全可与称之为洞天福地。

    如今道家一分为二,一宗为天宗,一宗为人宗。虽然天人二宗都在太乙山上,但是他们的修行理念却是截然不同。

    天宗讲究的乃是避世修行,远离尘世的七情六欲。而人宗讲究的是入世修行,讲究的则是在滚滚红尘中磨练。

    天宗和人宗两者百年间都暗自较劲,都认为自己的修行理念是对的,对方的修行理念是错的。

    而这百年之间,天人二宗也一直是不分上下的,直到天宗收了一位绝世天才的弟子。

    “盖大叔,咱们前面到哪里了。”李沐从马车上伸出脑袋,对车辕上的盖聂问道。

    “公......”

    “公子,前面就是道门祖庭太乙山了。”盖聂回答道。

    在李沐的强烈要求下,李沐现在称呼盖聂为盖大叔,称呼卫庄为卫二叔。而卫庄和盖聂两人,则称呼李沐为公子。

    没多时,盖聂和卫庄两人敢着马车,来到了太乙山下。

    三人一进太乙山的地界,山中的一处山洞当中,三个老头齐齐的一睁眼。

    “有高人来此!”三个老头正中的那人说道。

    “宕!宕!宕!”

    “宕!宕!宕!”

    “宕!宕!宕!”

    太乙山上,接连九声钟声响起,九为数之极,九声钟响,这是道家迎接最高级别客人的利益。

    据说,前些年公子扶苏来太乙山拜山之时,这山上的钟声也不过只响了三声而已。

    九声钟鸣,上次似乎还是几百年前儒家那位孔圣来此之时,才响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