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10 妹子,这是病,得治啊。
    李沐是如何判断道家的人多少有点毛病的呢,首先,北冥子这个老头的精神就十分的不正常,如果非让李沐来给他诊断一下病情的话,那么多半是可以断定是精神病晚期。

    没救了!

    长痛不如短痛!

    火化吧!

    李沐基本上已经给北冥子找到了最好的归属。

    而且现在不止是北冥子这个老头的精神不正常,就连晓梦这个年方二八的姑娘,都有些不正常。

    为什么李沐说晓梦不正常呢?

    妈的,谁能个把时辰都保持着一个面无表情的样子,那指定是不正常。

    “哎,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脑子居然不太好。”

    “真可怜!”

    “白瞎了这张脸了。”李沐在心中嘀咕道。

    最主要的是,晓梦成天这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这站着的时候,也还能讲究着看。这要是躺着的时候,那得多扫兴啊。

    李沐心中一想这岔,自然就不由自主的朝着晓梦看去。

    北冥子看到李沐看向晓梦,心说,道友这定然是看出了我这徒儿天资非凡。

    李沐要是能够知道北冥子这会心中在想什么,一定会告诉他,北冥大师,你想多了。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单纯的想和令徒深入浅出的交流一下。

    “道友,我天宗收徒,向来讲究的便是天资。”

    “我这徒儿天生便掌握着无色界之力,而且生来便已经斩断了七情六欲。”

    “这般天资,乃是我天宗数百年来第一人。”北冥子十分骄傲的说道。

    北冥子一说这个,李沐就来了兴趣。这斩断了七情六欲李沐知道,说白一点就是性冷淡。

    但是,这个天生掌握了无色界之力,这无色界之力,是个什么东西,李沐还真不知道。

    “北冥大师,何为无色界之力?”李沐好奇的问道。

    “这个无色界之力吗.......”

    “还是让我徒儿说一说吧。”北冥子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

    李沐这种老油条哪里看不出北冥子这般笑是什么意思,这老东西分明是自己也说不出来,因此故做高深。

    北冥子让晓梦说一说什么是无色界之力,晓梦依旧是那种平淡如水的神气,淡然的说道:“无色界之力,便是在我的世界当中,只有黑与白。”

    一听这番解释,李沐都懵逼了。

    “妹子啊,得个色盲你还得出优越感来了。”

    “这也得亏是在这个世界,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你连个驾照都考不了,你晓得不。”李沐在心中如此想到。

    李沐将脑海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横扫一空之后,一本正经的对晓梦说道:“妹子,你这是病,得治啊。”

    李沐这话一出口,北冥子和晓梦也懵了,他们可是第一次听说,这无色界之力,是一种病的。

    若是别人说这话,北冥子只怕早就开始轰人了。但是这话是李沐说的啊,李沐是何人,这是神农转世。

    论起给人看病,那这世界上谁能比神农更专业。

    “道友,此话何解?”北冥子朝着李沐问道。

    “这世上有红,有绿,有五颜六色。有风,有雨,有云,有雾。有花,有草,有树木,有山石。”

    “人有喜,有怒,有悲,有生,有死,有伤,亦有欲望。”

    “正是这些无穷无尽的东西,这才有了这个大道三千的世界,而一个非黑既白的世界,如何能够证道。”

    “就如同这诸子百家当中,正是因为各家之间相互攀比,这才有了无穷的进步。”

    “若是这天下只剩下道家的天人二宗,那是否从此就故步自封了呢?”

    李沐的这一番话,将北冥子说的是云里雾里,但是北冥子却还是觉得李沐说的有道理。

    其实,从北冥子的心理,也觉得这无色界之力,说道底还是外力,而不是晓梦自己修炼而来的力量。既然是外力,那么自然有利也有弊。

    “道友乃是当世之神农,不止可有办法为我徒儿调养一番?”北冥子朝着李沐问道。

    李沐等的就是这句话,李沐是想要留在道家的太乙山,但是却还没找到理由,等的便是北冥子挽留自己。

    李沐之所以想要留在太乙山,一来是因为道家的羊毛还没薅干净。如今自己仅仅只在太乙山下签到,这山上的各大宫殿,自己可还没走一遭呢。

    二来,自己在太乙山签到可是刚刚得到了黄帝内经素问篇,这份不太正经的心法。这玩意想要修炼的越厉害,就得和厉害的女人搭档,这晓梦正是一个好搭档啊。

    “北冥大师,令徒的这个病,可以说是已经深入根本了。想要彻底的根除的话,那是要长时间的调理才行。”李沐对北冥子说道。

    北冥子这小老头倒是很上道,李沐这话一出,北冥子当即说道:“既然如此,若是道友无事的话,不妨在我太乙山住上几日?”

    “北冥大师如此盛情,那我也不好拒绝不是。”李沐对北冥子说道。

    李沐在北冥子一番“盛情”的挽留之下,也就决定留在为晓梦“治病”。

    李沐和北冥子这个老头可谓是相谈甚欢,转眼间那就到了傍晚了。晓梦带着李沐来到了后山的住所,看样子是要为李沐安排住宿的地方了。

    “此处,隔墙便是我的房间,乃是整个太乙山景色最美的地方了。”晓梦指着一处竹屋说道。

    李沐一听隔壁就是晓梦的房间,那可就来劲了,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好,好!”

    “那就这里吧。”李沐赶忙应道。

    是夜,李沐睡在床上,隔墙便是晓梦的房间。

    说是墙,实际上就是用竹排扎成的竹墙而已。虽然说是绿色环保,但是一点都不隔音。

    隔壁晓梦上床的时候,那窸窸窣窣脱道袍的声音,李沐都听的一清二楚。

    “妹子,你睡了吗?”良久之后,李沐轻声问道。

    “师叔还没有。”晓梦清冷的声音传来。

    “妹子,你是喜欢躺着睡,还是趴着睡?”李沐继续问道。

    晓梦楞了片刻,似乎并不明白李沐问这个问题是何意。

    “躺着!”半晌,竹墙的另外一边才传来晓梦的声音。

    “那你平躺着朝下看,能看到自己的脚趾吗?”李沐继续问道。

    “我......”

    “我,看不到。”

    竹墙那边,晓梦许久才作答,显然应该是亲自试验过的。

    “看不到啊?”

    “那看来,还挺有料的!”李沐在心中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