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17 千里江陵一日还。
    几日前,卫庄手中的聚散流沙和逆流沙这两大杀手组织便已经齐聚江陵了。

    李沐,卫庄,盖聂三人在明处,聚散流沙,逆流沙则被卫庄隐藏在暗处。

    现如今,李沐是哪里人多他就往哪里浪,就差没把“我是神农,我要去救嬴政,你们快来杀我啊!”这几个字写在自己的脸上了。

    这么说吧,如今李沐这就是妥妥的钓鱼执法。就单单这几日来,死在聚散流沙和逆流沙手中的六国余孽,已经足足有数百人之多了。

    李沐依旧咸阳而去,背后是鲜血淋漓,他走过的地方,六国余孽的尸体垒如山岳。

    半月之后,江陵城,天色刚亮。

    “咚!咚!咚!”

    “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赤练端着一盘水放在洗漱台上,对着床上的李沐喊道。

    李沐迷迷糊糊的醒来,一睁眼便看到赤练腰间盘着的那条赤链蛇正对自己吐着信子。

    “那个,下次能不能让你这玩意离我远点?”李沐揉了揉眼睛,没好气的说道。

    妈的,遇到一个用蛇当腰带的女人,你脱他衣物的时候,都得撞着胆子。

    李沐虽然说不怕这小小的一条赤链蛇,关键是大早上一睁眼,看到一条蛇对着自个吐信子,这搁谁都得吓一跳。

    李沐一边洗脸,一边对赤练说道:“你用蛇当衣带,你不怕吗?”

    “怕!”

    “赤练从小陪我一起长大,我怕什么?”赤练迷惑的问道。

    李沐定了定,一本正经的对赤练说道:“蛇,喜欢往潮湿阴暗的地方钻。”

    赤练虽然看起来妖娆妩媚,但是实际上却还是一个雏,显然,她并没有明白李沐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沐也没有解释,毕竟女主播和鳝鱼这是一个比较难以启齿的话题。

    “哼!”

    “老娘当年好歹也是一个公主,现在居然被你当做丫鬟使唤。”赤练一边为李牧递上毛巾,一边气鼓鼓的说道。

    赤练本是韩国的红莲公主,韩国灭国之后,这才加入了哥哥韩非和卫庄一起建立的聚散流沙。

    李沐心说,别说你赤练了,就连你家老大卫庄,都得听我的。不过赤练毕竟是个姑娘,还是个漂亮姑娘,这对付漂亮姑娘,自然要哄着了。

    “红莲公主的恩情,我是一定要还的。”李沐一边擦脸,一边笑呵呵的对赤练说道。

    “还,你怎么还?”红莲问道。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李沐吟诗一首道。

    赤练可不仅仅是一个杀手,她还精通丹青之道,诗和画自古是不分家的,一听到李沐还会吟诗,赤练顿时来了兴趣。

    “下面呢?”赤练朝着李沐问道。

    “下面,下面十八厘米?”李沐心中如此想到,当然是肯定不会这么说的。这么说,与耍流氓何异。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以过万重山。”李沐继续吟唱道。

    “啪!啪!啪!”

    “好诗,好诗。”

    “公子这首诗,是在说前几日咱们在江上所见的情景吧。”卫庄和盖聂两人并肩走来,卫庄一边鼓掌,一边朝着李沐问道。

    卫庄这一问,李沐想到前几日在江上的时候,这首诗还真的挺应景的。

    当然,李沐可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的想装个批,然后和赤练妹子,讨论一下,什么叫做一日还。

    “公子,城内应该已经没有刺客了,这几日他们看来是被杀的丧胆了。”卫庄对李沐说道。

    “这些日子来的都是些小杂鱼,不知道儒家,墨家的人会不会来啊。”李沐说道。

    “儒,墨两家,只怕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只怕便是雷霆之势啊。”盖聂叹了口气说道。

    儒家虽然不似道家这般高手如云,但是却也有伏念,颜路这两大高手,更有深不可测的荀子。

    墨家虽然在六指黑侠不知所踪之后,隐约有了没落之势。虽然墨家看似没有什么绝顶的高手,但是却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机关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要看看这些叛逆,有多少手段。”李沐对两人说道。

    “公子,这江陵城中颇为富裕,不如咱们去逛一逛吧。”赤练对李沐说道。

    逛街,这可以说是女孩子的天性。即便是赤练,也不例外。

    若是平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特别是在卫庄的面前,赤练自然是不敢说这样的话的。

    但是现在赤练是神农大人的贴身侍女,只要李沐同意带她出去逛逛,那卫庄自然就不会反对。

    “好,那咱们就去逛一逛。”李沐也是闲的发慌,逛一逛这江陵城也好。

    江陵城是大秦南郡最大的城池,江陵依山傍水,水路交通十分的发达,此处也聚集了许多各地的行商。

    江陵城可谓是车水马龙,人潮涌动。作为一个杀手,赤练可以说很久没有体验这样的生活了。

    “这个几个钱?”李沐来道卖糖葫芦的摊前,指了指摊上的糖葫芦问道。

    “爷!两枚铜板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说道。

    “多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般吃这个。”赤练不屑的嘟囔道。

    李沐丢下四枚铜板,取下两串糖葫芦。

    “奴!”

    李沐朝着赤练努了努嘴,意思是在问她吃还是不吃。

    赤练从李沐的手中接过糖葫芦,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好甜,甜!”

    赤练咬了依旧糖葫芦,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仿佛是甜道了心里。

    赤练愣愣的待在了原地,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赤练还记得,她上次吃糖葫芦的时候,还是韩国还在的时候。

    当初也是这般,她哥哥韩非带着她上街,给她卖了一串糖葫芦。当初的那串糖葫芦的味道,与如今的这串,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哎,你哭什么?”李沐有点不解,吃糖葫芦吃到流泪,还真是头一次见道。

    “你不懂!”赤练扭过头去,不想搭理李沐。

    赤练本是韩国的公主,可她并没有任何复国的想法。既然韩国已经灭了,那么即便是复国之后,韩国还是当初的韩国吗?

    既然死的人不会活过来,那么这般冤冤相报,何时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