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18 海月小筑,江陵分筑。
    李沐和赤练走在前头,卫庄和盖聂两人远远的吊在后头。

    看到赤练因为一个糖葫芦流泪,卫庄知道,她必然是想起了自己的哥哥韩非。

    “哎,红莲也是一个可怜人啊。”卫庄叹了口气说道,不由的觉得有些心酸。

    卫庄和韩非乃是好友,在韩非死后,卫庄也一直将红莲当做自己的亲生妹妹一般对待。

    卫庄和韩非之间的感情,可以说是不次于和师兄盖聂之间的感情。韩非之死,也可以说是卫庄心中的一个结。

    这些年,卫庄也一直寻找韩非死亡的线索。

    虽然一切的线索,都将韩非的死指向了大秦,指向了嬴政,但是卫庄的心中却一直有一个感觉。韩非必然不是死在了嬴政手中,因为韩非是向秦的。

    韩非虽然是韩国的公子,但是他却是六国当中,少有的向秦之人。

    韩非毕生所学为法家,而七国当中,仅有秦国以法治国,其余六国皆是以儒治国。

    当初孔圣周游列国,六国皆是相迎,而唯独秦国拒绝孔圣入国门,也正是因此,以法立国的秦统一了天下。

    韩非向秦,或者说秦国是唯一能够让韩非实现理想抱负的地方,也许正因为心中向秦,这才是韩非之死的原因。

    因为一串小小的糖葫芦,卫庄和赤练都陷入了对韩非的怀念当中。这就是人性的好,同时也是人性的不好。

    良久之后,赤练的情绪缓和了很多,李沐继续带着赤练在街上溜达着。赤练是一会摸摸那个,一会拿一拿那个,没多会,手上便提满了东西。

    这个年代可以没什么手提袋,塑料袋啥的,赤练只能提着一个包裹,这包裹里面都是她今日的收获。

    女人逛起街来,是完全没有时间概念的,转眼间,已经到了正午。

    一此时,只闻到一股异香传来,这香气是从前方不远处的小木楼传来的。

    李沐带着赤练来到这座小木楼前面,这小木楼不打,上下两层,加在一起,最多也就能招待十余桌的客人。

    这木楼雕梁画柱,显得格外的精致不说,而且整座木楼,浑然一体,仿佛是一块巨木雕琢而成的。这木楼不止是什么木料做成的,刚刚的那一股异香,便是这木料的香气。

    李牧抬头往上看,只见这木楼上挂着一个牌匾,上书几个大字“海月小筑江陵分筑。”

    看到这里,李沐乐了,没想到这个年代的人还挺有意思,既然已经懂得了分筑的概念了。

    想自己的前世,就没少在某阴上看到,什么马尔代夫xx分代,迪拜xx分拜之类的地方。

    李沐正乐着呢,盖聂和卫庄两人也冲后面凑了上来,卫庄和盖聂看着眼前的这个海月小筑江陵分筑,两个人的眉头不由的紧锁了起来。

    “公子,这座木楼有蹊跷。”盖聂看着眼前的木楼,对李沐说道。

    “有何蹊跷之处?”李沐朝着盖聂问道。

    “公子,你知道海月小筑在什么地方吗?”盖聂朝着李沐问道。

    李沐才刚来这个世界没多久,应该算是一个外地人,哦,不对,是一个外界人,自然是不知道海月小筑在哪里的。

    若是根据前世的记忆来的话,李沐倒是还记得海月小筑有一道鱼翅烹熊掌,至于海月小筑原本在哪里,早就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还真不知?”李沐朝着盖聂问道。

    “公子,这海月小筑在桑海城,处齐鲁之地,这是儒家开办的营生。”

    “还有这座木楼,这明显是墨家的手笔制造而成的。最关键的是那副牌匾上的字,这字迹我认得,是小圣贤庄三当家张良的字迹。”

    “张良的字千金难求一字,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给一家小店题字,我看着其中必有蹊跷。”盖聂朝着李沐解释道。

    “儒家的营生,墨家的楼,张良题的牌匾。”

    “有意思,有意思,这个张良有意思啊。”李沐不由的轻笑起来。

    这张良不亏是有谋圣之称的人,别人刺杀自己都是暗中刺杀,张良这是明目张胆的刺杀自己啊。

    张良这是故意在江陵开了这一家海月小筑,也是明着告诉李沐,我张良要在这里刺杀与你,你敢进来与否。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山上有老虎,山下有猎户。”

    “张良,咱们倒要看看,谁是老虎,谁是猎户。”李沐朗声一笑,大步朝着海月小筑走了进去。

    李沐大步走进这海月小筑当中,只见这一楼当中拜访着几张桌子,这几张桌前倒也坐着几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客人。

    “四位客官,请坐。”只见一个油腻的中年大胖子,用围裙擦了擦桌子,示意李沐等人坐下。

    李沐笑了笑,说道:“楼上可有雅间?”

    大胖子一笑,龇牙一笑道:“雅间可贵。”

    “贵,可有我的性命贵!”

    “不找个僻静地方,如何能够让你取我的性命?”李沐心道。

    “雅间,不要别的。”

    “鱼翅烹熊掌,四份。”李沐说罢,带着三人大步朝着楼上雅间走去。

    李沐带人上了雅间之后,大胖子庖丁在心中嘀咕道:“鱼翅烹熊掌,还要四份,当真是会吃。”

    “罢了,全当是你的断头饭了。”

    楼上,雅间。

    四人落座之后,盖聂低声说道:“楼下的食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刚刚那个胖子倒是个高手。”

    “不过,仅此而已的话,只怕难以取咱们的性命。”

    “既来之则安之,见招拆招便是,我倒要看一看,这位儒家的三当家的,倒是有多少本事。”李沐说道。

    张良这是铁杆的反秦派,李沐早晚都得和他过招。既然如此的话,那倒不如现在就较量较量。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李沐点的这四份鱼翅烹熊掌这才上来,这道菜一上来,顿时香气便满溢整个屋子。

    “沧海映泰岳,鱼翅烹熊掌”,鱼翅烹熊掌这是海月小筑的招牌菜,用料十分的考究。

    海月小筑的鱼翅必须是沧海蛟鲨的精选勾翅。色泽是黄金、白银、天青中最上品的金翅,全鳍无骨,成数最佳,是极为难得。熊掌乃是山野八珍之首,极其滋补。海月小筑从燕赵极北的长白雪山上,选取半月之纹的黑熊是为最佳之选。

    上菜之后,庖丁退了出去,在心中念叨着:“吃吧,吃吧,等会用你的命来抵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