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19 在神农面前用毒
    桌案之上,四份香气腾腾的鱼翅烹熊掌就放在那里,但是却谁也没有动筷子。

    片刻之后,赤练用筷子剥下一块熊掌,示意腰间的赤链蛇吃下。赤练的这条赤链蛇有一个本事,那就是辨别天下之间的毒物,但凡是天下毒物,就没有它辨别不出来的。

    赤链蛇蛇信一卷,将一块熊掌吞下,然后朝着赤练吐了吐信子。

    赤练与这条赤链蛇心意相通,顷刻,便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公子,无毒。”赤练轻声朝着李沐说道。

    赤练说罢之后,拿起筷子便要品尝一番这道名菜,鱼翅烹熊掌的味道。

    李沐一把按住了赤练的小手,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吃。

    赤练小脸羞的通红,李沐提醒便提醒吧,拉着她的小手不放不说,还使劲的捏了几下。

    李沐笑了笑,朝着三人轻声说道:“张良既有谋圣之称,自然不会傻到直接在这道菜中下毒。”

    “这道菜无毒,这建楼之木也无毒,但是这两种东西若是同时进入一个人的体内,便会产生一种可以封住人丹田的毒素。”

    李沐这话一出,盖聂和卫庄两人顿时警觉了起来,若不是李沐提醒,他们今个还真得着道不成。

    “也不知这张良是自大也好,还是自信也罢,既然在我的面前用毒?”李沐摇了摇头说道。

    李沐的手中可是有赭鞭这件神器的,赭鞭是做什么用的,这是神农鞭打百草,来辨别是否有毒之用。李沐有赭鞭在手,别说张良是用两种的混合毒物,他便是用千种,百种的混合毒物,也瞒不过李沐的法眼。

    “公子,那此物我等不食便是。”盖聂看着桌上的鱼翅烹熊掌说道。

    “既然人家做了,这般美食,咱们不吃岂不是报遣天物。”

    “咱们四人先共饮了这杯酒,然后在尝一尝这鱼翅烹熊掌。”李沐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酒壶,给四人面前的酒杯满上。

    此事,这酒壶中的酒,已经被李沐给换了。如今,这酒壶当中装的,乃是神农九泉之一,春滋泉的泉水。这世间之毒,就没有春滋泉解不了的。

    四人满饮一杯之后,李沐便开始大口的吞咽着眼前的美食。盖聂三人也不客气,没多时,四人面前的餐食便被吃了个干净。

    此时,楼下的庖丁也是十分的焦躁,他此刻心中焦急啊,毕竟他的对手可是鬼谷的纵横双剑。特别是这位大名鼎鼎的剑圣盖聂,这可是天下第一剑啊。

    尽管庖丁对于自己的解牛刀法十分的自信,但是,如今一想到和剑圣盖聂交手,心中也是难免激动。

    “也不知道,张良这小子的毒到底是能不能起作用。”庖丁自言自语道。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之后,庖丁觉得这毒应当是该起作用了,于是从桌案上拿起自己割肉的那把刀,朝着楼上大步走去。

    “嘭!”

    庖丁一脚将雅间的房门踹开,举着到刀便踏了进去。

    “太妙了,你终于来了!”卫庄淡淡的声音响起。

    此时,卫庄抱着剑,盖聂手持木剑站在李沐的前头,赤练则是如同丫鬟一般,站在李沐的身后。

    盖聂看了看庖丁,皱了皱眉头问道:“只有你一个?”

    庖丁看了看桌案上剩下的残羹剩饭,又看了看盖聂卫庄两人,按理说既然东西已经吃了,现在毒素应该已经发作了才是。可如今,这两人根本没有丝毫中毒的样子啊。

    “师哥,这样的杂鱼,让我来吧。”卫庄一边说着,一边拔出了手中的鲨齿剑。

    此时,庖丁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了,他心想,张良这小子不会是看出了自己的身份了吧,这是故意要坑自己。

    不过庖丁转念一想,自己是墨家卧底的身份,只有自己和上代巨子六指黑侠知道,张良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知晓的。

    在者说来,如今墨家和儒家是联盟,即便是张良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也不应该坑自己才是。

    想到这里,庖丁的心中也安定了几分,他心道,一定是卫庄在唬自己,他既然已经吃下了鱼翅烹熊掌,那就必然得中毒才是。

    “卫庄,你可真能装啊,我看你现在就是外强中干、”

    “我可不是唬大的。”庖丁冲着卫庄喝道。

    “装!”

    “太妙了,想好你的遗言吧。”

    “横贯八方!”

    卫庄说罢,话音刚落,一招横贯八方便朝着庖丁杀去。

    顿时,卫庄的剑气化作一条黑龙,朝着庖丁斩去,紧接着便看到卫庄一跃而起,如同滔滔大浪一般,一剑接着一剑朝庖丁斩去。

    鬼谷的纵横双剑,这纵剑当中最强的一招名为百步飞剑,而横剑当中最强的一招,便是这一招横贯八方了。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卫庄从来不会轻视对手,因此一上来,便动用了最强杀招。

    庖丁的解牛刀法虽然不错,但是那里是卫庄的对手,在接了卫庄十三剑之后,整个人便被卫庄一剑击飞了出去。

    “嘭!”

    只听一声巨响,庖丁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将这木质的墙壁给撞出了一个人形窟窿。

    卫庄横掠而过,一剑朝着庖丁斩去,这一剑若是落实,必然要取庖丁的性命。

    “噗嗤!”

    “张良,你个卖假药的,你害死我庖丁了。”庖丁一口鲜血喷出,扬天大骂道。

    庖丁此时心中叫苦,他心道,早知道张良这厮给的自己假药,自己还不如用自个准备的药呢。

    “庖丁!”李沐一听这个名字,顿时眼前一亮。

    “二叔,手下容情,留他一命。”李沐高喊道。

    也得亏是李沐喊的及时,这个时候卫庄的剑已经悬在庖丁的脖子上了,剑锋已经在庖丁的脖子上划出了一刀血印。但凡李沐刚刚在喊慢个三分之一秒,庖丁就得人头落地。

    “公子,你救这死胖子干嘛?”赤练不解的问道。

    李沐笑了笑,解释道:“俗话说的好,下路对线不打敲钟牛,两军交战不杀厨子。”

    “这小子手艺不错,与其杀他,不如留下来给咱们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