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人在秦时,开局神农转世 > 022 胖子的路是越走越宽了。
    不得不说,这墨家的游侠儿还是挺讲义气的。庖丁虽然与盗跖素未谋面,但是就看在两人都是墨家之人的份上,庖丁也得想办法保住盗跖的性命。

    李沐瞥了一眼盗跖,朝着他问道:“你是来救这个死胖子的?”

    庖丁踢了一脚盗跖,那意思好似在说,小子,老子好不容易救你一命,你自个识相一点。

    盗跖也是一个圆滑之人,在没有触及到墨家利益的时候,能够活着,自然还是活着的好。

    盗跖心想,我先应下来,然后在寻找机会逃跑。

    “嗯,我确实是来救他的。”盗跖点了点头。

    李沐沉吟道:“这死胖子是我的厨子,你把他救走了,谁给老子做饭。既然如此,你也留下来吧。”

    “小子,你有什么一技之长没有?”李沐朝着盗跖。

    留下盗跖倒是没什么,但是得物尽其用啊,先看看他有什么本事,然后在看一看安排他干什么活。

    “我跑的特别快?算不算一技之长?”盗跖试探着问道。

    “这不算,我说的一技之长,比如说,你会刮痧啊,锤个背啊,拔个罐啊啥的也行?”李沐一本正经的问道。

    李沐的这一番话,让盗跖是一头的雾水,他压根就没听懂,李沐说的是什么玩意。

    盗跖一脸迷惑的摇了摇头,说道:“都不会。”

    “什么都不会?”

    “废物一个,拉出去埋了吧。”李沐本着脸说道。

    一听这话,盗跖都懵了。这都是什么人啊,一言不合就要拉出去埋了。

    “神农大人,别埋,别埋。”

    “厨房里还缺一个烧火的,依着我看,就让这小子帮着我烧火吧,这样神农大人也能早一会吃上饭。”庖丁赶紧给李沐打着商量。

    李沐瞥了瞥盗跖,又瞥了瞥庖丁,淡淡的应道:“那行吧,这小子你领走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是让这小子跑了,我可把你塞进灶台里烧了。”

    “跑不了,跑不了。”庖丁点头哈腰的说道。

    “嗯,行了。”

    “我饿了,去做饭吧,还做那个鱼翅蒸熊掌就得了。”

    “这玩意,还真是百吃不厌。”李沐轻声吩咐道。

    “这般珍贵的食材,隔谁也百吃不厌。”庖丁在心中腹诽道。

    “小子,楞在这里做什么,跟我走吧。”庖丁一脚踹在盗跖的屁股上,示意他跟自己走。

    盗跖的这个心里是十分的委屈,也不知道是谁,居然让自己等人来救这般货色。

    想到这里,盗跖是狠狠的剐了庖丁一眼。

    盗跖心想,也不知高大哥他们这么样了。得,老子今个就委屈一个白天,等到晚上他们睡着之后,我拔腿就跑。

    是夜,天色黝黑。

    约莫是三更天左右的时候,这个时候是人睡的最沉的时候。盗跖猛然间睁开了眼睛,蹑手蹑脚的朝着外面走去。

    出了房门之后,盗跖施展轻功腾空而起,只听“嘭”的一声,好似撞在了什么东西之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盗跖抬眼一看,原来他是撞在了庖丁的肚皮上,还没起飞,就被庖丁给活生生的撞降落了。

    “死胖子,你干嘛?”盗跖揉了揉脑袋,没好气的说道。

    “我干嘛?”

    “大晚上不睡觉,吓溜达什么?”庖丁呵斥道。

    “死胖子,你还真死心塌地的在这里当厨子了。”

    “我问你一遍,跑还是不跑?”

    “你不跑,别拦着我。”盗跖白了一眼庖丁说道。

    此时,盗跖心中这个后悔啊。到底是那个缺德加冒烟的,让自己来救这个死胖子。

    “神农大人如此伟岸,能够给他当厨子,那是我庖丁的荣幸。”

    “我告诉你啊,你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能够给神农大人烧锅炉,那是你小子八辈子积德行善求来的。”

    “我可告诉你,能够神农大人办事,那可不是祖坟上冒青烟了,这简直就是祖坟上着火了,救都救不灭的那种。”庖丁一边说着,一边拽着盗跖的脖领子,将他给提溜着往屋里走。

    盗跖想要挣扎,但是他除了轻功好之外,论起实力,根本就不是庖丁的对手,是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妙,太妙了。”

    “这胖子的路,是越走越宽了。”远处的屋顶上,卫庄忍不住的赞叹道。

    庖丁自然是感应到了卫庄和盖聂就在不远处,因此刚刚才厚颜无耻的说出了那番话。

    “咯吱!”

    庖丁提溜着盗跖进了屋里之后,一把将门给关上,心中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死胖子,你比我还厉害,为何不想着逃跑?”盗跖气呼呼的问道。

    庖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盗跖面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压低声音说道:“小子,你找死别拉上我。”

    “我可告诉你,刚刚盖聂和卫庄可就在远处的房顶之上。你爹妈就是给你生出四条腿,你跑的了吗你?”

    “这可是老子最后一次救你了,我告诉你,整个江陵已经被卫庄布下了天罗地网,就是为了埋伏那些暗杀神农之人。”

    “自打我来这之后,死在这里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你真当神农那具拉出去埋了,是在吓唬你。”

    “你到城外荒地随便找个地方扒拉两下,说不得就能找到一具不弱与你的尸体。”

    盗跖也知道,庖丁这是为他好,若是不然,刚刚他想跑,是绝难从卫庄和盖聂手下逃命的。

    “哎!”

    “总不能再这里烧一辈子的火吧?”盗跖叹了口气说道。

    “哼!”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得先活着,在想其他的。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庖丁冷哼一声道。

    庖丁这语气,就好似前辈,在教训无知的晚辈一般。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墨家的辈分当中,盗跖确实是算庖丁的晚辈。

    “不瞒你说,来救你的不止我一个人,城外还有,得想个法子通知他们一声呀!”盗跖轻声说道。

    “法子,没有!”

    “你现在只求他们能够识相一点,找不到见你抓紧开溜。一旦他们进了江陵城,想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庖丁如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