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终宋 > 第45章 智斗
    赤那回到别院,一转头看到李瑕,当即就把眉头皱了起来。

    他想到别院里面那么多女人若是见了这小白脸……就莫名让人感到不爽。

    这么一想,赤那忽然发现这次这个通译选得不对。

    当时被这小子一番言语哄得开心,脑子一热就选了他,但往后和女人说话时不想用他来通译,要他有何用?

    但现在还是不必换掉,因今日刚和张家换过,现在换掉他多没面子。

    等事情过去了,再把他杀掉就是了。

    赤那正想着这些,李瑕走上前来,道:“贵人……”

    见了他这张脸,赤那眼中杀意愈盛,强自摁捺着,道:“滚!你住秦伯盛那间宅子!旭日干,你带他去!”

    换作别人,此时大概会被吓得不轻,李瑕却是道:“有人一路跟踪着贵人。”

    赤那转头看去,果然见巷子那边有人探头探脑地向这边张望。

    “拿我的弓来!”

    见赤那拿了弓,远处那人身子一缩,迅速躲了起来。

    赤那于是箭头一转,“嗖”地一声,远处一个路人应声栽倒。

    “哈哈哈!”

    惨叫声传来,赤那哈哈大笑,随手把弓一抛,睥睨着李瑕,道:“现在没人跟着了!”

    李瑕眯了眯眼,调匀了呼呼,道:“贵人这一箭真……真……”

    “笨死了!‘威风’这个词你又不会说吗?!”

    “是,威风。”李瑕恍然大悟,道:“我的蒙语太差了,原来这个词是这么说的。”

    赤那顾盼自雄,并不因李瑕蒙语说得不好而生气。

    比起原来那个什么话都抢着说的秦伯盛,这种时不时需要教导一下的通译……好像更不错。

    李瑕又道:“张家这样针对贵人,不知是为了什么。”

    “蠢材,因为大汗要查他们了!他们急了,想除掉我,再对付我阿布!”赤那道:“我阿布说了,先不要急,先捉住张家把柄,等钩考局的人到了再对付张家!”

    “钩考局?”

    “蠢材,你笨死了!钩考局……反正就是大汗要查漠南王了!”

    “是。”李瑕道:“我太笨了。”

    赤那觉得这小子虽然笨,但比秦伯盛更让人满意。

    那秦伯盛一天到晚什么都要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聪明,烦都烦死了。

    这小子就乖巧得多,回头还是把他脸划了,再留在身边用。

    “滚吧!”

    “我怕张……”

    “你怕个屁!”

    李瑕道:“我是贵人的耳朵和嘴巴,张家白日想杀我不成,他们会不会今夜来杀我?”

    “胆子真小!”赤那道:“所以我刚才不是让旭日干带你过去吗!我都想到了!”

    “原来如此,贵人原来早就知道就是张家杀了嘎鲁和秦伯盛,他们这是要除光贵人的身边人啊。”李瑕道:“方才张家派人跟踪我们,今夜一定会来杀我,贵人派旭日干守着我,就是要捉到证据。”

    赤那一愣,点点头,道:“对!如果真是张家做的,今夜他们再来杀你就是证据!旭日干、阿来、塔夫,你们三个去保护杨慎!夜里就守在那,看张家到底来不来!”

    如此吩附完,等那三个蒙古护卫领着李瑕走了,赤那竟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我捋一下啊。”他喃喃道,“大汗要查忽必烈,我阿布是大汗的人,张家是忽必烈的人。张家要除掉我的手下,再除掉我,好对付我阿布,我派人把他们捉个正着!嘿,这就是阿布说的智斗。”

    他忽然觉得智斗还蛮有意思的……

    ~~

    李瑕随着三个蒙古护卫走了一会,进了一间小院。

    这里原是赤那赏给秦伯盛的住处,如今秦伯盛死了,院子当然还是赤那的。

    李瑕四下看了看环境,安排三个蒙古护卫在里屋歇了,又嘱咐他们不要露面,免得让张家知道了不敢来。

    秦伯盛没有家人,院中只有两个老驱口,也是赤那的财产。瘦骨嶙峋的模样,跪在李瑕面前时,眼神看起来麻木而呆滞。

    “煮饭吃吧。”李瑕向他们道,“多煮一点,你们也吃,今天吃个饱。”

    安排完这些,他出了门,打听了最近的市集,采购了不少东西,最后提着两个包袱,慢悠悠地走着。

    快到院子时,李瑕其中一只手上的包袱掉在地上,他蹲下身捡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似有一道身影从巷子里闪过。

    不能确定那是不是范渊派来跟踪的……

    李瑕希望范渊今夜会派人来杀自己。

    各方面都考量过了,大概率范渊是会动手的。

    但若是对方不来,事情反倒是有些麻烦。

    他很清楚寄身在赤那手底下随时会有危险,必须通过不断地加剧赤那与张家的冲突,让赤那顾不上怀疑自己。

    若今夜张家不动手,那就只能想办法把那三个蒙古护卫杀掉,再等到赤那来查看时,直接杀了赤那。

    问题在于,并没把握能杀掉这么多人。

    又不是什么绝世高手。

    想着这些,李瑕推开门回到院中,心里自语自语地念叨了一句。

    “范渊,你会动手吗?”

    ~~

    “范经历,跟着赤那的人被赶回来了。暂时失去了杨慎的踪迹,但还在赤那身边……”

    “找到了,杨慎出现在涡阳街的市集上,他该是住在秦伯盛那个院子里。”

    范渊听了消息,点点头,目露沉思。

    他平时多是嬉皮笑脸的模样,少有这般郑重的表情。

    “我应该想到滴,他故意把那木雕留在嘎鲁家,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了……早该想到滴,这就是一条假线索,骗我们与赤那冲突、获得赤那的信任,一石二鸟,嘻。”

    “当时事发突然,实在是没想到。”丁全道:“听起来,木匠和周南他们说的明明就是同一个人,谁能想到他竟能找别人帮他去买木雕,该死。”

    “我被这小子耍了,嘻,我居然被人耍了。”

    “好在总算知道他人在哪了,在这亳州城内他只要露了脸,我们要他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范渊眯了眯眼,不答。

    “范经历,还等什么,安排人今夜把他拿下吧,严刑拷问,逼问出他同伙的下落。”

    “我想想。”

    “这还有何可想的?他就是宋人细作无疑,白日里蠢猪护着他,我们不好动手。夜里直接拿了,把人和证据掌握了,镇守官也无话可说,他儿子蠢,他可不蠢。”

    范渊道:“你别急,我在想。”

    “想什么?镇守官和大帅再有嫌隙,那也是我们大蒙古国之间的事,宋人却是共敌。拿下一个细作能有什么问题?人到我们手上了,一上刑,剥了他、阉了他,不信他不招……安排人动手吧?”

    范渊缓缓沉吟道:“你说,那小猢狲会不会算到?”

    “算到什么?”

    “算到我们会动手,继续让我们与赤那起冲突。”

    “哈,怎么可能?”丁全道:“他可是宋人,宋人有这本事吗?”

    范渊道:“但事实就是,我们一直就比他慢一步,步步落在他的圈套里。”

    “那……范经历的意思呢?”

    范渊道:“眼下这时候,不宜再和镇守官家里争锋相对了,请五郎再去见一见额日敦巴日吧,赤那傻,额日敦巴日可不傻。把事情说清楚,把杨慎要来便是。”

    “他能把人给我们吗?”丁全问道:“今日这事,我们可是在赤那面前栽了一回了。”

    “会给滴。”

    范渊站起身来,带着些怜悯和叹息,缓缓又说了一句。

    “你说的不错,我们再有嫌隙,宋人才是共敌。那小子自以为聪明,挺而走险,殊不知,小兔子混在虎狼之中,只有一个‘死’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