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柯南之白嫖主角团的正确方式 > 第一章 安室哈罗
    “哗啦——”

    菜入热油,响亮的过油翻炒声,在这个黑暗空荡的房间里是如此的响亮。

    紧紧拉上的窗帘里透进来的光亮实在有限,角落里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却一动不敢动的小狗,害怕地望着墙角里那双黄澄澄的亮灯。

    这栋房子没有橘舟以为的那么隔音,也许是因为房间里的寂静,所以才使得走廊和隔壁的窸窣声响更加清晰了。

    楼上楼下匆匆回家的脚步声,钥匙磕碰的金属声,楼上不知道哪户人家隐隐的吵架声,酒瓶倾倒在地面的“咕噜”声微小而清晰。

    角落里那双悬浮在半空的黄色灯光灭了一下,又闪亮了起来。

    不,这不是灯光,是一双竖瞳的澄黄色眼眸。

    眼眸的主人,橘舟摸索着站起了身,他循着脑海里的记忆,在墙壁上摸到了一个开关。

    “啪。”

    亮白色的灯光瞬间照亮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这是一间二十多平米的卧室,塞满了床铺书桌衣柜和一个木质的衣架,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被子凌乱地在床上堆做一团。

    没有拉开的黑色手提包,被扔在书桌上,书桌前的凳子拉开了一半,橘舟刚醒来的时候,他的脊背就是被那里的桌角咯得生疼的。

    看起来像是原主刚回家打算写作业,就被他穿越过来了。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其它可疑地方的橘舟摸着下巴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真是的,”橘舟忧愁地叹了口气,“为什么是高中生啊,我最讨厌上课写作业了。”

    没有胡茬且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橘舟做这个动作有种莫名的违和感,像是小孩子硬装大人一样,但是橘舟自己却没什么自觉。

    接收了原主记忆的橘舟,并没有什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惊慌失措。

    他在卧室旁边的卫生间里找到了一面半身镜,这个与他同名同姓的男孩长着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而且还有着一模一样的竖瞳双眼。

    这就很奇怪了。

    橘舟是一条活了很久很久的巨龙,他因为某些原因被族群驱逐,喜欢游荡流浪,经历过许多睡了一觉结果整个世界都陌生了的情况。

    但是……像这种似乎完全成为了另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的感觉还真的是很奇怪啊。

    “咔嚓——”

    细微的声响当中橘舟亲自地看见自己的眼眶周围浮现了细细密密的黑色鳞片,修长的五指也开始膨胀扭曲,有坚硬的鳞片和锐利的利甲浮现,而身后也——

    等等!

    意识到自己身上现在穿的是原主唯一一套校服的橘舟猛地抑制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尾巴。

    他不会缝衣服啊!

    等被噎住的难受感觉,和眼角的鳞片渐渐消退,利爪也变成了修长的五指,橘舟真心实意地松了一口气。

    如果原主的记忆没有缺失的话,明天是周四,他还要去上学。

    “只差一点……还好还好……”

    橘舟摸了摸自己的裤子,松了一口气。

    差点明天他就要穿着一条破洞裤,去认识新朋友们了。

    “哗啦。”

    橘舟拧开水龙头,鞠了一捧水洗了把脸。

    既来之则安之,是一个能让长生种顺利存活的好习惯。

    “其实往好处想一想……”

    橘舟看着镜子里穿着帝丹高中制服的自己,乐观地想到,“至少这次醒来不用我自己再适应社会,捏造身份了。”

    虽然不太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既然他现在是原装的自己,那么以后原主的身份就由他来接手了。

    反正活得久了,胆子也大了,馈赠的代价什么的,只要不找上门,他就当没有就好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帝丹高中的学生了。”

    始作俑者如果找上门的话……

    橘舟揉了揉眼睛,那就视情况决定吃不吃掉好了。

    刚才被巨龙摄人威势震慑在原地发抖的毛茸茸小狗,此时见橘舟似乎又没那么可怕了,它试探性地走到了橘舟脚下蹭了蹭橘舟的裤脚。

    察觉到异样的橘舟低头看见了有着黄豆眉毛的毛绒小狗,他睫毛上的水珠低落了下来。

    “安室哈罗?”

    橘舟想起了这只小狗的名字,它不是原主的宠物,而是对门一户叫做安室透的邻居家的。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哈罗奶声奶气地呜噜了一声,似乎是在说“你终于变回原样了,刚刚差点吓死我了。”

    因为天然的猎食者气势压制,橘舟很少会被这些羸弱的物种亲昵地靠近。

    “你不害怕我了?”

    橘舟有些新奇地想要蹲下身摸摸这只连给自己塞牙缝都不够的小傻狗。

    “呜——汪!”

    小狗子抖着腿小声叫唤了一下,瑟缩着却没有跑开。

    看了看毛绒绒的哈罗,橘舟还是决定先把自己湿漉漉的手给擦干净。橘舟抬腿避开脚下的毛团,走到淋浴头旁边的毛巾架前擦拭起了脸上的水珠。

    脚下被吓得腿软的哈罗,迈开小短腿连跪带爬的咕噜到了橘舟脚下。

    “你胆子还真是大啊。”

    橘舟擦净了双手,耐心蹲下身给被吓了个够呛的小狗子顺毛。

    小狗子呜呜两声,身体一侧就露出了肚皮,四脚朝天地享受起了安抚。完全不见了刚才哆嗦着腿差点吓尿的恐惧。

    “你还真是和你主人一样,心大的不行啊。”

    这蹬鼻子上脸的样子,看得橘舟一阵哑然。

    在原主的记忆里,原主的邻居似乎也是在和原主根本不怎么熟悉的情况下,在原主一次试探性的请求之后就放心地把哈罗交给了原主在他不在家的时候进行照顾。

    “叮咚。”

    就在橘舟摸了一手狗毛,打算清理一下,去起锅做饭的时候,门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