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柯南之白嫖主角团的正确方式 > 第四章Marcus
    一个五六岁的人类幼崽攻击力能有多强?

    以前橘舟不知道,不过现在他可以告诉你,也许能1v3还不落下风也说不一定。

    至少,当橘舟捋着气息前来这个城市角落里十分不起眼的肮脏小巷子时,见到的就是一只成功1v3反杀的人类幼崽。

    似乎前夜才刚下过雨,泥泞的巷子里浮动的空气里混杂着血腥味,和汗臭腐烂垃圾混杂的古怪臭味。

    脏兮兮的小金毛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即使衣服黑乎乎的也能看见上面还鲜红着的血迹,大片大片的也不知道是小金毛的,还是地上已经断了气的几个男人的。

    又或者是,都有。

    “别过来。”橘舟一出现在巷子口,窝在角落里艰难的喘息着的小金毛就敏锐地注意到了他。

    很警惕啊。

    橘舟没吭声,他继续脚步不停地靠近着已经警惕地握紧了手里的碎玻璃的小金毛。

    “别过来!”小金毛似乎很久没喝过水了,嗓音沙哑又干涩听起来像是饿了好几天的猫叫,没有一点震慑力,但是藏在他脏乱金发下的眼眸里却是冰冷的杀意和戒备。

    没人敢轻视这个,刚刚反杀了三个成年男性的小孩儿。

    即使他看起来是如此的羸弱不堪。

    除了橘舟。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橘舟也就只有在睡着了以后才能享受长腿人高视角,他慢慢悠悠地走到瑟缩在角落里的小金毛身前蹲了下来,脸上带着点散漫的调笑。

    说真的,这种表情也只有现在做起来有着几分意思。

    平日里橘舟那张娃娃脸要是这么笑起来只能让园子捧着脸直呼卡哇伊。

    小金毛没说话,橘舟也不生气,他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直接打破了小金毛的沉默。

    ——他直接趁受伤的孩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卸掉了他的双臂,并且把这团脏兮兮的小金毛给强制性地抱进了怀里。

    把这坨骨头架子抱在怀里的时候,橘良已然发现了小金毛停留在原地没有挪窝的原因。

    这孩子肋骨断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的暗伤。

    橘舟正托着咯人的小孩,顺着他的记忆,寻找着医院的位置,就被急了眼的小金毛一口咬在了胳膊上。

    “嘶,你还挺有劲儿。”

    小孩看起来喘得跟要报废了似的,谁曾想咬起人来跟个疯狗似的,饶是皮糙肉厚的橘舟也觉得有点肉疼。

    “小兔崽子,你牙不疼吗?”

    橘舟姿势别扭地把一边死死地咬着自己胳膊,一边奋力挣扎的小金毛夹在怀里,他腾出来了只手捏着小金毛的腮帮子,“你属狗的啊,慢慢咬,别着急。”

    橘舟很喜欢各种有个性的小崽子,这可能和他讨厌和虚伪又无趣的成年生物打交道有关。

    怀里的小金毛没撒嘴,他又倔着脖子用力咬了一会,咬得他的腮帮子发酸。

    他偷摸地瞄了头顶的瘦高男人一眼,见他脸上是一派轻松的淡色,小金毛犹豫了一会松开了淌了橘舟一胳膊肘口水的嘴。

    “放开我。”

    小金毛终于又开口了,他的嗓音听起来像是含着沙砾,干涩又喑哑。

    “男的啊?”

    离得近了橘舟才听出来小孩喑哑声音的性别特征,他唇角极快地下撇了一下,不过在看到了小孩脸上隐忍的愤怒和极深的戒备与隐藏的很好的惶恐的时候,橘舟唇角又恢复了上扬的弧度。

    “你叫什么啊,小金毛。”

    小金毛没回答,他只是冷着脸挣扎着极力远离着他,“放我下来。”

    橘舟一边读取着怀里小崽子的记忆,一边按照他印象里医院位置走去。

    这只小狗崽子是这里的主人,橘舟潜入的梦境正是他的,橘舟没办法离这孩子太远,所以他索性直接揪着这小金毛免得自己被迫着他乱跑。

    “行吧,那我先自我介绍吧,我叫marcus。”

    marcus?

    小金毛面上表情不变,心里却是极力地试图结合自己贫瘠的词汇量来理解这个名字。

    marcus——有攻击性的人。

    这真不是一个好名字。

    小金毛面无表情地想着,却没有回应橘舟,板着脸表达着自己对于橘舟的抵触。

    “小金毛,你知道什么叫礼尚往来吗?”

    怀里的小狗崽子没出声,橘舟走路的间隙低头看了小孩一眼,小孩眼刀子都渗冰了。

    “行,那我就叫你小金毛了。”

    “你要卖掉我吗?”

    小金毛没再说让橘舟放开他,他似乎知道了这只是徒劳,他稚嫩的脸庞上却死气沉沉的宛如一潭死水,沉静的眼神深处是死寂和绝望。

    “啊?不吧……你想要被卖掉吗?”

    橘舟循着小金毛记忆里的路线在窄小错乱的巷子里穿行,他小心地大迈步避开了一处脏兮兮的水洼,“可是,我不太想卖掉你可以吗?”

    怀里的小金毛神色瞬间怪异了起来,年纪还是个位数的小崽子虽然在混乱罪恶的都市里被迫早熟,但是他还是不太能明白脑子有点毛病的大人都是在想些什么。

    “那你要带我去哪?”

    “我已经回答过你一个问题了,现在该你了。”

    小金毛抿着嘴沉默了一会,见橘舟真的没了再说话的意思,只是挟持着他穿梭在脏乱的城市里,不容拒绝地前行着,小金毛眉眼微垂,嘴唇嗫嚅了一下冒出来了两个音节。

    “什么?”

    橘舟没有听清楚小孩的话,他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怀里的小狗崽子。

    小金毛的神色又难看了一些,他似乎觉得这是橘舟的刻意刁难,“黑泽阵。”

    小金毛蠕动着嘴唇,冷硬地回答道,“我叫黑泽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