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柯南之白嫖主角团的正确方式 > 第十一章 伊始
    “诺,给你。”

    橘舟从后面拍了一下正在出神的铃木园子,将手里的罐装可乐递给了她,“你在看什么呢?”

    铃木园子被他吓了一跳,回头见是橘舟她才松了一口气,接过来了橘舟递给她的可乐,“你吓我一跳。”

    橘舟“啪”地打开可乐喝了一口,在铃木园子身旁坐下,才问:“你刚才看什么呢?拍你一下就吓成这样。”

    “在看刚才那两个人啊,”铃木园子朝着不远处在摩天轮前面排队的人群努了努嘴,“就那两个穿着黑色衣服,拎着提琴盒的。”

    橘舟好奇地顺着铃木园子所说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正冷着一张脸活像谁欠了她钱似的基蒂安和满脸红晕却木着张脸的科恩。

    “怎么样,奇怪吧?”

    “是挺奇怪的。”

    橘舟认可地点头道,“不过你也不至于害怕吧。”

    “哎呀,”铃木园子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橘舟,活像是看见一个连抄答案都能不及格的差生一样,“你看他们的样子哪里像是来游乐园玩的啊,而且我听人说.......”

    铃木园子偷看了一下四周见没人在听他们讲话,就小声地继续道,“好多杀手什么的都会把枪炮什么的放进乐器的盒子里用来伪装。说不定他们就是什么神秘组织的杀手来执行任务,而且在周围还埋伏了同伴。”

    “如果发现了我在偷看,他们就会——”

    铃木园子用手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这把因为困倦而没精打采的橘舟给逗笑了。

    “好啦园子,”橘舟懒洋洋地窝在并不是很舒服的长椅上,“可是他们确实是来玩摩天轮的。”

    这时候队伍已经成功排到了科恩,他看起来像是得到了小红花的幼稚园学生、兴奋的不行,招来了同行的基蒂安的黑脸。

    果然自己刚才答应这个家伙的请求,就是中邪了吧!

    现在说不认识他还来得及吗?

    后悔莫及.jpg

    铃木园子也看到了科恩面无表情却喜气洋洋地窜进摩天轮里的样子,“好吧、谁让他们看起来像是什么黑道成员一样的装扮,而且这种气势真的很难不叫人误会......”

    铃木园子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小声地吐槽道。

    气势?

    橘舟这才想起来了自己早些时候的见到的那两个不似常人黑衣人,他楞了一下,等等.......该不会是让园子这孩子说中了吧?

    “吆西!”

    铃木园子大口地喝完了最后一口可乐,将易拉罐投掷进了长椅旁的垃圾箱里,“下一个目标,激流勇进!”

    “诶?”

    老爷爷橘舟被年轻人的干劲给吓了一跳,他抖了下手腕挣开了铃木园子的手,“不行了啊小园子,我电量已经耗尽了,你自己去玩好不好。”

    橘舟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听起来活像是铃木园子要是不同意,下一秒他就会原地去世一样。

    “舟舟。”铃木园子又拽了拽橘舟,没拽动。

    真是的,橘舟这家伙看起来挺羸弱的一只,怎么拽起来这么沉!

    “好不容易出来玩,你这么浪费大好时光、难道不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票价吗?”

    “不觉得。”

    橘舟真诚地道,“这叫及时止损。”

    作为一只不算富裕的家里蹲巨龙,要不是觉得和小朋友们的第一次活动就缺席不利于友情的促进,睡眠不足的巨龙才不会给自己花钱找罪受。

    铃木园子被怼的无话可说,她和橘舟大眼瞪小眼了一会,见橘舟仍然是一副“我就是死,也不会从这个凳子上起来”的表情,她只好无可奈何地认输了。

    “真拿你没办法,年起轻轻的却像个老头子一样。”

    橘舟散漫地用鼻子轻哼了一声,表示赞同。

    “那只好我自己去了,”铃木园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你休息好了记得打电话给我哦!”

    “知道啦——”橘舟心满意足的整只窝进了长椅里。

    他随意地挥了挥手,拉下帽子就扣在了脸上,浑不在意路人惊愕的目光,懒散地在夕阳的余晖里进入了梦乡。

    美好的一天从现在开始!

    睡觉、爽!

    然而橘舟不知道,有句话叫乐极生悲。

    ........

    “钱呢?”

    夜幕深沉,伏特加在绿植迷宫的出口处环顾了四周,确认没有异样之后就闪身进入了迷宫当中。

    光头男打开了怀里的手提箱,给伏特加看了一眼里面码的整整齐齐的钞票又很快合上,“我们公司走私枪支炸药的证据呢?”

    “呵。”

    伏特加对男人的戒备不屑一顾,他从怀里取出来了装有材料的信封递给了光头。“给你,把钱拿来。”

    光头男把箱子塞给了伏特加,接过了信封急忙查看了起来。

    “成交了。”

    伏特加也打开箱子查看了金钱的数额,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他才把箱子拎在了手里,“以后可别再干坏事了。”

    伏特加这句不怀好意的嘲讽,一下就引来了光头男的不满。

    “要你多嘴,和你们组——”

    尾随的工藤新一此时正紧张地贴着墙根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然而就在他拿着摄像机偷偷录像取证的时候,一个身形高挑的黑衣男人却从他的身后无声无息地靠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