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柯南之白嫖主角团的正确方式 > 第十七章 安室透:?
    在经历了一直往他脸上飞的塑料袋,“嘭”地砸落的花盆,积水道路上的裸露电线等一系列,小到烦人,大到要命的磨难之后橘舟终于回到了居住的街区。

    然而,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

    及时地避开了莫名坍落的顶棚上浇落的积水,橘舟捋了把被不小心打湿的碎发。

    “马上就到家了……”

    在和厄难共生了这么久之后,橘舟慢慢地摸索出来了一些规律。

    譬如当橘舟身处富有他自己气息的长久居所时,他被世界排挤的程度就会消退不少。

    所以……

    “只要回到家就好了。”橘舟被电得现在还有点手脚发麻,给自己打气道。

    橘舟居住的楼房位于目前他所在的公寓以后两栋远,但是在小巷尽头,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一个看起来西装革履,醉眼惺忪的酒鬼。

    龙族的嗅觉算不上灵敏,甚至比不上家犬,但即使如此,橘舟仍然能够闻到他身上飘来的酒臭味。

    酒精、烟草,湿润的水汽汗渍与混合的烧烤味混合成了难闻的气味炸弹,这让橘舟不自觉地捏了捏鼻尖。

    橘舟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侧身准备给靠过来酒鬼让出道路。

    “你什么意思?”醉汉并没有直接通过,他反而大着舌头就势逼近了橘舟。

    他衬衣凌乱,袖子被粗鲁地上挽卷起,露出了纹着的怒目而睁的青龙,胸前工作牌的带子胡乱的挂在脖子上,加上喝的脸红脖子粗、看起来很有社会大哥的样子。

    “看不起我?”酒气熏天的醉汉吐字不清地斜睨着橘舟,梗着脖子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

    橘舟被熏得皱眉,忍不住地避开退后,这更激怒了花臂大哥,他抬手就想直接给橘舟脸上来一拳,“你找死?”

    橘舟躲都没躲,他冷着脸率先一脚踹开了醉汉,把他踹了个踉跄。

    “你才找死呢吧?”

    被熏得反胃的橘舟再也忍不住遭了一晚上罪的暴躁。

    世界意志也就算了,怎么现在是个人都想爬他头上去了?

    橘舟可不相信这是意外,要说这里头没世界意识的从中作梗,那他就是世界第一大好龙。

    橘舟可不是什么善茬,他简直要被气笑了,“玩我呢?”

    “行。”本来没打算闹什么乱子的橘舟一脚踩在了醉汉的肩上,把刚要爬起来的他踹了个踉跄,“想玩是吧,我们好好玩。”

    只不过,这句话不知道是对不自量力的醉汉所说,还是那不知道隐匿在何方的世界意志。

    “我弄死你……”被接连两次踹倒在地的醉汉似乎酒醒了很多,他屈辱地涨红了脸,嘴里不干不净地谩骂着,爬起来就要跟橘舟拼命。

    橘舟懒得和醉汉废话,他松开了手里的袋子,“我真没见过你这么上赶着找死的家伙,既然如此……”

    橘舟一拳捣在了再一次唾骂着扑过来的醉汉腹部,杵得他胃袋翻涌,“哇”得吐出来了一滩秽物。

    “别怂啊。”橘舟一把揪住滑跪着躬身呕吐的醉汉的头发,迫使他抬起脸来,“这才哪到哪啊?”

    ……

    安室透是个积极向上的资深卧底。

    他的邻居是一个独居的男高中生。

    父母失踪之后,邻居好像不太会照顾自己,单长个子,再加上有点心脏病,整个人看起来苍白羸弱的跟发育迟缓似的。

    十七八岁的少年人,许是因为脸嫩,看起来还和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似的。

    平时偶尔碰见都有气无力的跟开了节能模式似的。

    后来,和邻居因为哈罗有了一些交际,安室透也有意偶尔照顾一下这个乖顺的小弟弟。

    毕竟这孩子看着就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笨拙的能把自己饿死在家里的样子。

    只不过……

    安室透拽着安室哈罗的狗绳站在楼梯口,迷茫地看着五十米开外的,把壮硕的花臂大哥按在地上往死里揍的橘舟。

    褐发少年的神情狠厉,眉眼净是漠然和厌恶。

    他面无表情地一遍遍地拽着已经丧失了反抗能力的壮汉的头发拎起,扣着脑袋“咚”地撞进身后的围墙,一副要把人活活打死的模样。

    这……是自己那个说话都慢吞吞的、有气无力的邻居?

    安室透深深地迷惑了。

    “呜哇哇,我错了大哥!我错了!”

    特别是橘舟一脚把醉汉的脸踩进他自己的呕吐物中,花臂大哥“哇”的一声嚎啕大哭的时候,安室透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我是谁?

    我在哪?

    我看见了什么?

    秋天下过雨的晚风萧瑟,安室透尴尬地和对上了橘舟望过来的目光,“嗨?”

    现在他再装作没看见橘舟还来得及吗?

    ——————————

    (求一求月票、推荐、打赏和评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