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柯南之白嫖主角团的正确方式 > 第三十五章 满月怪谈
    随着中年主任的一声惊呼,井然有序的服务大厅里瞬间变得嘈杂了起来。不仅是正在等待的群众,就连正在办理业务的工作人员同样十分惊愕,恐慌的样子。

    橘舟敏锐地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在这一刻,他们一行人好像被整个服务厅里的人无形的孤立了。

    “不可能有这种事的!”主任的语气坚定却颤抖,面色发白,“因为......麻生圭二早在十年多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毛利小五郎顿时惊呼出声,“可是我明明接到了他的委托啊?”一旁的柯南和橘舟也都神色一凝,显然委托人是十多年前的死人这件事,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这不可能的,麻生圭二确实已经死了......”主任深吸一口气,娓娓道来了麻生圭二的过往。

    这位让人谈之色变的麻生圭二是出生在这个小岛上的原住民。他在过去的时候,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钢琴家。

    然而这一切都在十二年前的月圆之夜改变了。

    相隔多年,声名远播的他,回到故乡在村里的公民馆里举行钢琴演奏会。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演奏会结束的当晚,他却杀死了自己的妻儿,将自己锁在家里,放火点燃了房屋。

    然而如果只是如此,麻生圭二的死亡可能也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人逐渐遗忘了。

    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让麻生圭二的名字变成了某种不详的恐怖症兆,成为了某种类似于都市怪谈的存在,在十来年间仍旧为人们所忌惮。

    杀死了自己妻儿的麻生圭二,在自己点燃的熊熊烈火当中持续不断地弹奏着钢琴,贝多芬的钢琴鸣奏曲——《月光》的琴音,伴着吞吐燃烧的火舌成了演奏家麻生圭二,与世诀别的最后一曲。

    就此,麻生圭二一家三口,在十二年前的月圆之夜诡异的死去。

    “据赶到现场救火的村民说,他当时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一样,所以才像着了魔一样在火焰里不停地弹奏...”主任说起来这段诡异的往事,看起来仍有些心有余悸。

    听到这毛利小五郎和小兰齐齐咽了一口口水,而橘舟则是忍不住地蹙眉,这种堪称诡异的残忍却又带有些许古怪美感的死法,让橘舟想到了某些魔鬼。

    这听起来很像魔鬼蛊惑人心折磨人的手段啊,那群家伙最喜欢看得罪了他们的人在极致的绝望中痛苦死去了。

    橘舟曾偶然和一只魔鬼打过交道,不过那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一想到曾经的遭遇,橘舟心里就直皱眉......难道这个世界也存在恶魔或者是魔鬼?

    “爸爸.....”小兰神色惶惶,显然她心里有点发毛。柯南则是陷入了思考,显然这次的事件没有他们一开始想象的那么简单。柯南有种古怪的预感,前天晚上他对橘舟说的那句玩笑,似乎要成真了....

    这次恐怕真是个案件也说不定。

    走出居民服务站,毛利小五郎拿着手里‘麻生圭二’的来信,恼火不已,“真是的,看起来是个卑劣的恶作剧啊!”

    橘舟跟在毛利小五郎一行人身后,仔细思考着这件事情接下来遇到野生魔鬼的可能性。以他的实力虽然不用畏惧什么,但是.......

    橘舟抬眸看向走在前面的三只小金人,心里发愁,魔鬼有些手段诡异难防,毛利父女和工藤的灵魂都是澄澈明净的难得,凭巨龙的经验来看,这是魔鬼极其喜爱的食物之一。

    橘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将三个人都护得周全,毕竟....橘舟心下叹气,前两天吃的金光太多,现在他还没能完全理顺激荡的力量。

    不受控的入梦,成了他最担心的事情。

    一旦橘舟被拉进梦里,他的躯壳就会宛如失去意识昏迷一样,虽然现世应该没什么力量能真的伤害到他的壳子,但在此期间,他就根本没法保护毛利三人了。

    “不见得是个恶作剧哦!”柯南有心想跟小伙伴炫耀一下自己的推理能力,此时嗅到了不同寻常气息的他竟然微微兴奋了起来。

    “嗯?”毛利小五郎和小兰闻言都看向了他,只有橘舟仍在为了自己的金光们忧心忡忡地神游天外。

    “因为委托费他都已经全部汇过来了,不是吗?”

    毛利小五郎若有所思地点头:“这倒是没错,有整整五十万日元。”

    “而且,那封信上的邮戳也确实就是月影岛上的吧?”

    小兰凑近毛利小五郎和他一同查看:“没错诶!”

    柯南勾唇,他根据这两天摸索出来的经验,以活泼的口吻道:“所以我想这一定是岛上的某个人,想要拜托叔叔帮他调查一下麻生圭二这个人的事情,对吧,橘舟哥哥?”

    突然被叫道名字,橘舟慢了半拍才点头:“有可能。”

    柯南赞许地看了橘舟一眼,不错,这波配合打得不错。

    橘舟:?

    “原来是这样啊!”小兰似有所悟。

    听柯南和橘舟的话,毛利小五郎也觉得有点道理:“可是当事人麻生圭二已经死了,我们该怎么调查啊?”

    “这个啊,”橘舟这会才听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他上前两步:“麻生圭二当年回来演出肯定要协调很多工作,我们去找当年的村长也许能问出来点什么。”

    “说的也是。”毛利小五郎微微点头,将那封信重新叠好,放进上衣口袋里。

    “那么我们就去问问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