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军事 > 丑妃倾城,燕宫玲珑局 > 第719章 一年春好是初雪(六)(重姝番外)
    “不……不用了……”

    拒绝也没用,宁重深深地吻上来,唇舌交叠,肌肤相贴,缠绵多情,玉姝整个人很快就又软成了一滩水。

    宁重的手往下探,一边在她身上各处游走,一边低声问:“陛下,到底你说的那个……小哥哥,是什么样子,为什么陛下会觉得是易莲生?”

    玉姝整个人被他弄得昏昏沉沉地,身软骨酥,顺着他的话答:“很俊……又好心……很照顾我……”

    “那陛下是觉得臣不够俊?”

    他说话的时候,一下子冲了进去,玉姝轻叫了一声。

    “还是臣不够好心?”又是一下深撞。

    “不够照顾陛下?”再一下。

    “轻点,”玉姝受不住,呜咽道,“轻点,宁重。”

    “叫我什么?”宁重皱眉,又狠狠地罚她,又急又重。

    “阿重……阿重……六郎。”玉姝低声泣道。

    宁重满意了些,动作缓了些,却一下比一下更深更重。

    “陛下,那臣够不够俊?”他又问。

    玉姝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微微点头:“嗯……”

    “比起易莲生和那个柳春来呢?”一直以来,他都不想提易莲生的名字,此刻随口说出来,半点没有以前的郁闷感觉。

    他特意停下来,让她说话。

    玉姝一双美眸中泪光莹莹,他没半点心软,微微眯起凤眸又问:“陛下,说不出来?”

    他轻轻动了一下,玉姝立刻轻叫道:“你……你……俊。”

    “可是陛下为什么……”

    宁重还没问完,玉姝哭着答,“可是你凶。”

    宁重动作顿了一顿,低下头去,轻轻吻上去,微微喘息:“我不凶了,好好待你。”

    他心里满足至极,温柔地一下一下地深入,每一下都仿佛要撞进她的心里去,在耳边唤她的名字:“姝姝……姝姝……”

    玉姝不能应他,低泣呜咽声如同醉人的低吟。

    虽然不似以往一样狂热炙烈,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畅快淋漓,极情尽致。

    许久以后,玉姝醒过来,稍一转头,就看见宁重侧身躺在她身边,一手撑着头,一手握着她的手,象是一夜都未睡一样,静静地看着她,眼中带着浅浅笑意。

    见她醒了,他拿起她的手在嘴角亲了亲,笑笑说:“醒了?”

    玉姝有些害臊,把手抽回来,缩进被子里,问他:“什么时辰了?”

    宁重摇摇头:“不知道。”

    “不过,孙宾他们来过一次了。”他笑中带着些深意,“没空理他们,他们自己走了。”

    玉姝脸象一块红布一样,又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下雪了,等明天吧。”

    玉姝下意识地往窗户的方向看了看,又问他:“你还跟他们去围猎?”

    “我今天只是在外面转了转,没有打猎。”宁重说,“你不是说过,下雪过后,不应该打猎吗?我记着的。”

    “是啊,那些雪后出来的野畜都是给小的觅食的,要是……”

    玉姝顺口说到一半,猛然顿住,睁大双眼看着他,满眼疑惑:“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不记得……我说过……”

    宁重手指在她额上轻点了一下:“还说我只会欺负你,你把我忘了一干二净,还认错别人,算什么?”

    玉姝不能相信地看着他:“不是……是你?”

    “你说你叫姝姝,只有你爹娘这样喊你,我是第三个。”宁重躺下来,伸手把她搂进怀里。

    玉姝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问他:“那你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

    “你在马厩里抱着那马哭的时候。”宁重轻声说。

    那时候,他也有些不敢相信,竟然会那样与她重逢。

    “在马厩里?”玉姝怔怔地看着他,过了半晌,突然怒不可遏地拿手拍打他,“那你为什么还欺负我?”

    他明明认出她来了,竟然还一而再再二三地欺负她!

    太可恶了!

    宁重用力把她抱得紧紧地,不让她动:“你当时……”

    她当时心里对易莲生怀着情愫,令他十分矛盾……

    “我有想过要放弃的,可是又舍不得你……我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那天,我在宣业亭等了你一天……你都没来。”

    玉姝想了想,立刻有明白他说的意思,反驳道:“谁说的,是我等了一天,不,一个下午,是你都没来。”

    宁重蹙额看她:“你去了宣业亭外?”

    “对啊,爹爹不准我出门,我下午好不容易求人带我出来,可是我等到很晚都没见人来。”玉姝道,“我真的有去过。”

    宁重抿唇想了想,猛然明白过来,又问她:“你去的宣业亭,是哪个宣业亭?”

    “萱草的萱,枝叶的叶啊,萱、叶、亭。”

    宁重哂然……原来如此。

    她并没有失约,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幸好……”他低声道。

    “幸好什么?”玉姝问他。

    他俯身上去,轻笑道:“幸好,姝姝最后还是认出了我,所以我说的以身相许,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不是……啊……天都亮了……绿绮,绿绮还在外面……”玉姝垂死挣扎。

    “反正是沐休,在哪里休息都一样,绿绮么,有人会照顾她的。”

    “姝姝不是要捆我三天三夜吗,还早着呢……”

    开始还能听见玉姝的反抗,随后就只剩下一阵阵令人耳热心跳的喘息和低咽声,一直持续了许久。

    一年春好是初雪。

    晏平二十五年中元,女王下嫁大将军宁重。

    玉珑和赵离前往观礼,看着宁重将玉姝抱进府地,玉珑笑着落了泪。

    又对赵离说:“我就知道,玉姝是天生的帝王,只有她才有这魄力冒天下之大不韪下降给宁重,宁重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吧。”

    赵离笑道:“宁重只怕也难逃人的笔伐口诛了,难保以后要被冠上祸国奸臣的名头。”

    “那又怎么样,由他们去说吧。”

    洞房之间,宁重揭了盖头,玉姝把他拉到面前捧着他的脸,重重地亲了一下,宁重立刻搂住她回吻过去。

    “你守着这江山,我守着你,这样就足够了。”

    《丑妃倾城,燕宫玲珑局》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