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能仙医 > 第一千九十九章 益气汤!
    而这两种手段之间,又有微妙不同。

    药物提升的是气血总量,而战斗提升的,是气血品质。

    当气血壮大起来,伴随而来的,就是肌肉增长,骨骼坚韧,脏腑强大。

    如若现在不是灵气式微,而是彻底枯竭,那如今的武者,也就只有修炼气血这一条道路了。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的自己太傻了?”

    艾西亚又打出一句话,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在文字的最后,加上了一个偷笑的表情包。

    唐锐看的一怔,目光在那个表情包上停留许久。

    “还以为你一直都这么严肃。”

    唐锐笑了笑,说道,“我不否认你的做法也能奏效,只是相对原始了一些,你别不信,等到提升第四层的人选公布,你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

    “呵,打个赌?”

    “没问题,赌什么?”

    “胜方可以向败方任意提问问题,败方不许搪塞敷衍,更不可以拒绝回答。”

    唐锐被这个赌注逗笑了。

    打趣道:“这么说的话,我能把你们家户口本都问出来。”

    这次艾西亚没打字,而是按出一连串的白眼表情。

    事实上,这些白眼更像是第五层所有犯人的小小缩影。

    他们在这里悠哉悠哉闲聊,犯人们却是深陷痛苦,艰难喘息。

    同样是身在第五层,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哗!

    突然间,一阵清脆的落水声响彻耳畔。

    他们头顶,竟是落下一片水幕。

    “这是什么?”

    唐锐脱口而出,紧接着就精神一震,这水幕竟混杂着格外浓重的中药味,便是铺满空间的血腥气,都被短暂压制下去。

    他终于明白,之前闻到的中药味是哪里来的了。

    只是,这水幕持续的时间应该不长,因为在他来到第五层的时候,并未遇到水幕,且中药味也淡化许多。

    五分钟后,水幕果真就戛然而止。

    艾西亚这才把手机从口袋拿出来,打字道:“第五层进入休息时间以后,就会降下这种水幕,大概持续五六分钟,这里的罪犯,把它叫做甘霖。”

    “它配得上这个名字。”

    唐锐把右手凑近鼻翼,轻嗅余味,开口道,“赤芍,龟板,甘松,玄参,竟然还有益气草的气息,这类草药早已绝迹,竟然在这座监狱里出现了,着实也是神奇!”

    艾西亚顿时愣住。

    随即,她把手机屏幕对准唐锐,借着惨白的光打量过去。

    “怎么了?”

    “你竟然还懂中医。”

    “嗯,懂一些。”

    唐锐笑着指了指她的嗓子,“早知道这里能禁制真气,就该在来时的飞机上,帮你医好失语的问题,但你放心,我觉得这什么禁莲之力,一定有办法克服,等我找到行气的法子,就能正常施针了。”

    艾西亚哑然失笑。

    显然是认为唐锐在痴人说梦。

    一来她不相信唐锐能克服禁莲,二来她也不相信唐锐能让她这个哑巴说话。

    “还是说说这个甘霖吧,你能猜到它的成分,那你知道它的药效吗?”

    “这没什么难的。”

    唐锐点点头道,“这道方剂的名字叫做益气汤,核心成分便是我提到的益气草,外敷内服两用皆可,至于它的药效,可增气血,修外伤,补体力,对了,有一部岛国名著你读过没有,里面就有这种方剂。”

    艾西亚想了想,一头雾水:“什么岛国名著?”

    “《龙珠》啊!“

    唐锐一本正经,“里面的仙豆就类似于益气汤。”

    “……”

    若非跟他还有赌约,艾西亚真想把他一脚踹开。

    监狱跟冷笑话一点都不配,好吗!

    不过,想到益气汤的功效,艾西亚还是一阵意动。

    舔了舔嘴唇,残留的一点益气汤涌入喉咙,冰冰凉凉的,倒是有几分舒服。

    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效果了。

    她的喉咙是被真气所伤,按照唐锐的说法,只能修复外伤的益气汤,自然毫无作用。

    反而是那些伤痕累累的犯人们,全都在刚才舒展双臂,任由益气汤浇湿身上每一处角落,同时张大嘴巴,贪婪的吞咽着,哪怕水幕停止,还有不少犯人,把身上的衣服扯下来,悬在半空,用力拧动,汤水混着血水,一并吞进口中。

    第五层没有食物,这种疗伤用的益气汤,就是他们唯一的补给。

    也正是益气汤的存在,才让这里的犯人得以存活,不然,间隔两小时便要开展一次乱战,每天不知有多少人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不论内服还是外敷,益气汤的吸收速度都堪称疾速,约摸十几分钟过去,第五层又重新恢复了浓烈的血腥气息,犯人们也再度归于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唐锐却很是兴奋。

    益气汤的出现,说明他把第五层的套路全部猜中。

    以药剂补充气血总量,等犯人们消化药力,便让他们开战,变量为质,把气血捶打的更加纯澈,而且孤舟还提供兵器,摆明了是要他们见血,再把这些气血倒吸回去。

    说白了,孤舟就是把犯人当做生产和锤炼气血的工具,而且是用养鸭子一般的填喂法,让犯人能够最大化制造气血。

    这孤舟不是监狱。

    而是一座人性泯灭的黑暗地狱!

    就在这时,平静的第五层又生出新的动静。

    不是天降甘霖,而是传出一阵机械运转的声音。

    “是机械臂!”

    “有人被选到第四层了!”

    “可上一场战斗,我们的表现堪称灾难,哪有这个资格……”

    犯人们七嘴八舌议论起来,突然的,声音齐齐停滞。

    短暂的停滞,代表了他们心中的讶异。

    他们表现平平,但有两个人除外。

    唐锐和艾西亚!

    难道被选入第四层的,是这两个才在第五层打过一场战斗的新人么!

    此时,艾西亚不再吝啬手机电量,打开闪光灯,照耀上方。

    一条粗大的机械臂从天而降。

    看到机械臂是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艾西亚面露喜色。

    但她显然忘了,唐锐就坐在她的身边。

    那机械臂终究是与她擦肩而过,直直落在唐锐的身旁,扼住他的腰部,把他提了起来。

    第四层的人选,是唐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