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此景,顾颜兮倒还好,没有十分的崩溃,而她的舅舅方卿,也就是黎元泽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整个人越来越激动,转眼间已经变成了一只煮熟了的虾子。
    紧接着,竟然瘫坐了下去。
    这让顾颜兮吓的不清,也让附近的工作人员吓的不清,连忙过来拉住他。
    谁知道,大家伙儿几个人一起扶住他之后,许久之后,他竟然推开众人,一个人跑到了窗户边上,失声痛哭。
    这是一个老者发出的沧桑又令人痛心的哭声。
    顾颜兮看着,有些不敢靠近,可是再看看那张侧脸,几乎和母亲,和自己一模一样,一种天生的血缘,促使着她,朝她迈过去。
    她轻缓的蹲下身来,仿佛害怕打搅到他,接着轻声说道:“舅舅……别难过舅舅……”
    “怎么会……不……难过呢……”黎元泽抹着眼泪,浑身战栗。
    静坐在那里,许久不愿意站起来。
    于是顾颜兮也只能在一旁陪着,许久没有离开。
    知道夕阳西下,黄昏时分来临。
    窗外金黄色一片,宁静和祥。
    突然间,顾颜兮心中伤感之意陡增,转而看向舅舅黎元泽的时候。
    黎元泽已经晕倒在地。
    她大惊,连忙喊人,只是人还没喊到,黎兮兮已经先一步跑了过来。
    她推开顾颜兮,喊过来助手,扶起来黎元泽,当着顾颜兮的面,带走了黎元泽。
    顾颜兮想要跟上去。
    黎兮兮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有脸过来?你看看你把我爸爸害成什么样子了???”
    说完不解气,上前来,又是狠狠一巴掌,打的顾颜兮脸庞火辣辣的痛。
    而顾颜兮全然忘记了反抗,整个人如梦游般,依然是傻愣愣的看着黎元泽被完全带离她的视线。
    此时,顾颜兮脸上第一个巴掌印还没消散。又来了第二个。于是整张脸红通通的,嘴角边还渗出了丝丝血。
    待到黎兮兮等人全部走掉之后,偌大的员工西餐厅。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人。
    她捂着半边脸蛋,朝着靠近窗户的桌子走过去,坐下来,看着窗外。
    窗外起风了。
    风似乎很大。吹着绿色的高高的梧桐树哗啦哗啦作响。
    此时黄昏已经来临,整座城市已经是一片灯海。
    她突然想看清楚这样的灯海。于是起身,来到电梯处,顺着电梯来到了顶层。
    推开顶层的铁门,一阵猛烈的风灌进来。让她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在地。
    好不容易正了正身体,适应了环境。朝着外面走出去,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狂风。
    她又是一个踉跄。接着再次挺直身体,来到了顶层边缘,她抓紧边缘,靠着它,终于视线放开的时候,整个世界就这样映入了她的眼帘。
    灯海,是没有尽头的灯海。
    还有移动着的灯海,各种蜿蜒,各种如长龙,如银河,还有渐渐缓慢起来的温热的夏风。
    她脱下鞋子,踮起脚尖,迎着风,闭上眼睛,眼泪就无法控制的落下来。
    万家灯火,却没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盏,本以为和阮玉花鱼飞在一起的那个家,就是自己最终的港湾,最在乎的家。
    可是今天见到了舅舅,想起了妈妈,爸爸,还有几乎只有一丝模糊印象的外公外婆,整颗心都突然的变成了一颗空的心。
    很空很空的心。
    “我只想有一个平凡的家,我只想成为普通人家的女儿,过着普通的日子,有爸爸,有妈妈,有兄弟姐妹,还有平常的亲友。”
    “妈妈,你听到我说话了吗,颜兮想你了,特别特别的想,你……你想颜兮吗?”
    “颜兮在哭,颜兮不开心你知道吗?妈妈为什么不来找我?不来见我?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
    顾颜兮自言自语着,眼眶也渐渐的开始模糊。
    她心中的伤感和难过如洪水猛兽冲破了所有的关隘,汹涌而出。
    在这里,她肆无忌惮的哭着。
    她所有的委屈,都肆无忌惮的放肆着。
    她不懂,为什么人生要给她这么多的磨难。
    “如果人都说,磨难之后就是幸福,可是我怎么就是看不到幸福在哪个方向?在哪里?”
    她抬起头来,看着墨蓝色的清澈的天空。
    天空中挂着一轮浅浅的弯月,时间在她模糊的眼眶中越来越模糊。
    她伸出手来,朝着月亮的方向抚过去,甚至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这个世界都是虚假的。
    她头一次,有一种不想活了的冲动。
    曾经那么困难的时候,心中有个声音坚定自己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
    现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似乎所有的都要好起来的时候,她却不想活了。
    问她为什么,她说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最终都是尘归尘土归土。
    她展开双手,说自己什么都不曾抓住,最亲近的人一个一个的离自己而去。
    连曾经那么痛恨的爸爸,都是因自己而死。
    活着,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此时的她,所有的想法都是消极的,这些消极的想法,促使着她跨上楼台,就要纵然跃下。
    只是在就要跃下的一瞬间,她被一股力量朝后带过去,后仰着倒在了某个人的怀里。
    “颜兮,别这样!”
    她愕然回头。
    是苏致远。
    “颜兮,别这样好吗?”
    苏致远脸上还挂着泪,气息不均,可以看出来,是如何匆忙的赶来。
    她心一痛,转身开始抚摸着苏致远脸上的泪痕,想起,上辈子,连眼前这个人都是为自己而死,心里面痛的更加的不行。
    “我,好像是一个不祥之人……”
    顾颜兮垂眉。
    “不,你是我的全世界!”
    苏致远猛地抱住顾颜兮,“别死!!!”
    顾颜兮眼泪又是决堤而出。
    儿时,她只记得白墨,她认定了自己的缘分,就是白墨,白墨的一颦一笑,她都刻印在脑海中,就连上辈子的儿时,她甚至都觉得白墨总是在自己的身边。
    如影随形那种。
    可是如今认认真真的,活了这么久,最终好像自己的缘分,应该,是身边这个人。(未完待续。)
    ps:对不起断更这么久,原因就不说了,解释总归是解释。如今捡上。
    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