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丫头……”江承枫好气又好笑,“我连你毁容时的样子都见过,现在总不会比那个时候还难看吧。”
    “那不一样。”沈之悦反驳,一时放松了警惕。
    江承枫顺势扯掉她的被子,让她避无可避地直视他的眸子,“那你告诉我,怎么不一样了?”
    他仔细端详着她的脸,她的脸色极度苍白,人也瘦了一圈,不用问也知道,她这几天必定吃了不少苦,他心里又是一阵针扎般的疼,按着她肩膀的手不由收紧。
    “江大哥……”
    沈之悦心里也是一痛,原本止住的泪水再次不可抑制地溢了出来,她抬手,指尖轻触他消瘦的脸庞,眼睛定定地望着他,生怕一个眨眼,他就消失不见了一样。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爱上你,根本不会在乎自己的容貌,可是现在……”
    她望着他满含着期待的眸子,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言语才能表达出自己对他的感情,那种感情已经超越了生死,刻骨铭心,又岂是几句话就能表达清楚的。
    “可是现在怎么了?”他却是从未有过的固执,经历了这么多,他当然明白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他,可是他还是想要听她说爱他,说一百遍一千遍他都觉得不够。
    她又哪里不知道他的小心思,这么一个铁骨铮铮的一方少帅,却也有这般铁血柔情的一面,又叫她如何不动心呢?
    “我希望在你眼中的我,永远都是最美的,我……”
    她话还没说完,唇便被他封住,他的吻霸道火热,让她有些猝不及防,双手本能地抵在他胸前,但很快便不再抗拒,主动环上了他的脖颈,身体更是诚实地表达了自己对他的渴望,软得一塌糊涂。
    耳鬓厮磨,唇齿交缠,舌尖却尝到了一丝咸涩的滋味,沈之悦蓦地睁开眼,“江大哥……”
    她有些不置信地望着他的眼睛,颤声道:“你怎么哭了?”
    她的江大哥,那么勇敢无畏的一个男人,战神一般的存在,流血不流泪的,可是此刻……
    他握住她伸过来的手,轻轻吻上她的额头,“傻丫头,答应我,以后都不可以再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我输不起的。”
    沈之悦乖巧的点头,“嗯,都听你的。”
    见他似是仍不满意,她用额头摩挲着他长了青色胡茬的下颌,故作不满地嗔道,“江大哥,你该刮胡子了,都扎疼我了。”
    “噗……”江承枫被她娇嗔的模样逗乐了,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你这个磨人的小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沈之悦往他怀里缩了缩,小心翼翼地问:“那江大哥你不生我气了吗?”
    江承枫埋首在她的颈窝,贪恋地嗅着那专属于她身上的馨香,“看你表现。”
    沈之悦来了精神,从他怀里探了脑袋出来,仰起小脸,主动吻上了他的唇,双手笨拙地去解他的衣扣。
    江承枫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被她撩拨的有些气息不稳道:“小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取悦你。”她一本正经道,巴掌大的小脸却是羞的通红。
    他忍俊不禁,“这里可是医院。”
    “可是你刚刚明明很想要我。”她望着他,不想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的表情变化。
    “傻丫头。”他揽她入怀,轻抚她的发顶,宠溺道,“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了,我们还有很长很长时间可以相守,等你身子好些了,我会把你欠我的连本带利都讨回来的。”
    “好。”她在他怀里颔首,巧笑嫣然,却是将泪水倒流入心底。
    与他相守到白头,这于她而言,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如若有下辈子,她多么希望能够与他再次相遇,把最好的自己交给他。
    三月桃花开,之前瘟疫造成的阴霾终于被驱散,江城也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荣热闹。
    拗不过沈之悦的强烈要求,江承枫终于决定带她回江家。
    马车上,沈之悦就着关桐端来的罐子将早起吃的东西吐了个干净,她用手帕擦去唇角的秽物,有些虚脱地靠在车窗前,心里却无比庆幸江承枫没有在车里,不然看到她这个样子,铁定要取消行程了。
    “这样不行啊,我去跟少帅说,不然就……”关桐一脸的担忧,说着就要去掀车帘。
    “不许去。”沈之悦急忙阻拦。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为了配合研究,她停了所有的药物,身体亏损的严重,早已是药石无医了,每一次的进食对她来说都是莫大的折磨,她总是在他面前欢喜地吃下东西,又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恨不得将胆汁都要吐出来,她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耽误,只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可以去到他的故乡,看看他的亲人,他的人生还那么长,她多么想再多陪他一段时间。
    “可是小姐你这个样子……”
    “我没事。”她打断关桐的话,转眸看向车窗外,想最后看一眼这生养自己的故土,这辈子恐怕是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外面人群涌动,好不热闹,江城的百姓们都在对着他们的车队招手欢呼,可见江家军如今是深得民心。
    沈之悦在人群中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人在她的目光望过来的那一刻,赶忙跪了下去,对着她的马车重重地磕了几个头。
    关桐不由撇嘴,“小姐还是心软了,就她做的那些事,死一百次都不够,小姐居然还放她一条生路。”
    沈之悦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那个一身粗布麻衣,挽了妇人发髻的女子被她身边一个同样着粗布麻衣的男人拉了起来,搂进怀里,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曾经背叛过她的碧巧,而那男人也是熟人,正是刚刚戒掉鸦.片不久的杜子璿。
    他二人同时望了过来,碧巧满面泪痕,眼中带着惭愧和不舍,她推开人群,一路追着沈之悦的马车跑。
    杜子璿神情复杂,在对上沈之悦的目光时有些不太自然,在马车即将走远时他终于动了动嘴唇,有些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
    沈之悦读懂了他的唇语,他是在跟她道谢,他的父亲害的她家破人亡,她也让杜如海连同杜严两家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辈子她与杜子璿算是两清了,与碧巧无论是主仆之情还是姐妹之情也已到了尽头,她只希望来世他们不要再相遇,不要再彼此伤害。
    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