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从那二人身上收回视线,沈之悦却又看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
    春日明媚的阳光下,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人群中冲她颔首微笑,她忍不住探身上前,与他挥手告别,回他以同样绚烂的笑容。
    四目相对,曾经的那段过往都在这相视一笑中画上了句号。
    他们都是福薄之人,他福薄,所以曾经拥有,却又永远失去了她,她福薄,在最好的年华遇上他,又最终错过他,他们说不清到底是谁对谁错,只愿分开后,对方都能过得很好。
    坐在车里,沈之悦明显感觉到车子行驶的很慢,她知道是江大哥在给她足够的时间道别,她摊开紧握的右手,掌心里是那颗她最为宝贝的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不知是这珠子太过晶莹闪亮,闪的她眼睛有些涩,还是怎得了,斗大的泪珠却在这一刻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
    “小姐……”关桐有些慌了。
    “我没事。”沈之悦擦干了眼泪,握紧了那颗夜明珠,笑得释然,“你可能不知道,我与他,就像这珠子一样,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你真的甘心吗?”当马车彻底远去,一旁的安琪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晋如霆收回远眺的目光,同样摊开了右手,掌心里是一颗几乎与沈之悦那颗一模一样的夜明珠。
    那是不久前,沈之悦还给他的,是儿时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他曾经承诺,除了她父亲以外,他一定会是对她最好的男人,当时还惹得之望那个臭小子不快,非要跟他打一架,可是现在看来,他却成了伤她最深的男人,而这颗珠子看起来也是这么的讽刺。
    他转眸望向安琪,将手中的夜明珠递给她,“这个送你。”
    “这是?”安琪疑惑地接了过来。
    “前朝太后凤冠上的七星明月珠。”晋如霆淡淡地说。
    安琪讶然,“我好像在之悦那里见到过这个。”
    “你见到的不是这颗。”晋如霆苦笑,似是说给她听,又像是自言自语,“这个珠子一共有七颗,洋人入侵的时候,作为和谈的礼物悉数送给了他们,辗转多年,只有两颗回归了故土,一颗在我们晋家,后来父亲给了我,也就是你手里这颗,另一颗在之悦手中,刚娶她进门的时候我就见过,我一直以为那是杜子璿送她的,所以她一直视为珍宝,为此我嫉妒到发疯,变本加厉的羞辱折磨她,却不知这全是误会。”
    他抬头望向天空,觉得老天爷真的是太会开玩笑了,可是他又能怨得了谁,都是他咎由自取。
    安琪摩挲着掌心里那颗莹润的夜明珠,没有多问,只是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她知道他此刻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倾听者,让他毫无顾忌地发泄一下内心的苦闷。
    “她小时候弄丢了我送她的夜明珠,是江承枫帮她找到的,只是她不知道那根本不是她丢的那一颗,也许我们之间的缘分,在那一刻就已经错乱了。”
    “你们之间太缺乏沟通,误会才会越来越深。”安琪叹气,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
    晋如霆再次苦笑,“或许吧,这个你看着处理吧,她说让我送给一个真正值得我珍惜的姑娘,我知道她是在说你,但是安琪……”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安琪急忙打断他,她握紧了那颗夜明珠,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对他说道,“你可以继续爱着她,但也请你不要阻止我爱你,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幸福的定义,而我的幸福,就是默默陪在你的身边。”
    “安琪……”
    安琪再次打断他,“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晋如霆看了她许久,也不再瞒她,“京城有晋家香坊的分号,需要人打理。”
    安琪了然,“正好父亲的调度也下来了,我们全家都要迁回京城。”
    出了城,马车在经过一片油菜花田的时候,沈之悦突然让车夫停车。
    江承枫翻身下马,走到车前,掀开车帘问道:“怎么了?可是不舒服吗?”
    沈之悦摇了摇头,“我想下车看看。”
    “好。”江承枫扶她下来,接过关桐递来的披风给她披上。
    沈之悦放眼望去,入目的都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田,黄澄澄的,十分耀眼,她突然发现,原来油菜花也可以这么美。
    “是这里吗?”她开口问道。
    “什么?”江承枫有些疑惑。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是在这里重逢的吧。”她定定地看着他,目光有些许复杂。
    江承枫终于反应过来,没错,就是这里,他和石磊,韩彬三人抄小路进江城,正巧碰上严家的人押送奴隶去西山矿场做苦工,那个时候的她……
    “那我的感觉没有错了。”
    她突然笑了起来,可是江承枫却看出她在压抑着巨大的痛苦,那个时候她听不见,看不见,却还是清楚地记得这个地方,但这个地方对她来说却有着极其黑暗的回忆。
    他揽她入怀,柔声安慰道:“不要想了,我们离开这里,忘记所有不快乐的事情。”
    沈之悦仰起头看着他,“江大哥,你说,如果当初你没有走这条路,如果我没有拉住你,如果你没有理会我,我们是不是就要彼此错过了,那样的话我可能就要死在了西山……”
    “没有如果,不管怎样,我们注定都会重逢,我一定会找到你,还是会让你爱上我,一定的。”他说的无比坚定,这辈子他认定了她,当初已经错过了她一次,他绝不允许自己再次错过她。
    沈之悦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在错误的时间遇上最好的他,除了努力地爱他,努力地为他活着,她什么都做不了。
    不想让她那么压抑,江承枫岔开话题,提议道:“想不想骑马?”
    “我可以吗?”沈之悦有点跃跃欲试,他之前就说过要教她骑马的,只是总因为别的事情被耽搁了,一直没有教成。
    江承枫拉她走到自己的坐骑面前,率先翻身上马,然后弯腰向她伸出手。
    沈之悦只觉这一幕也是如此的熟悉,那个时候,他也是朝又聋又瞎,还毁了容的她这样伸出手的,那个时候,她浑身脏兮兮的,不知道有严重洁癖的他是怎么忍受的。
    “把手给我。”他再次开口道。
    沈之悦将手交给他,同时腰上也是一紧,整个人便被他拉上了马背。
    “坐好了。”他将她圈进怀里,轻夹马肚,马儿开始动了起来。
    她安心地靠在他怀里,阳光照在身上,很暖,春风拂在脸上,很柔,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她只觉这一刻,真的很幸福。
    “江大哥,我想为你生个孩子。”她很认真地说。
    “我们不是有暖暖了吗?”江承枫轻笑。
    “我想要一个流淌着我们共同血脉的孩子。”虽然这是一个奢侈的愿望,她还是想要说出口。
    “好,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可以多生几个。”他将她搂的更紧了些,俯下脸,吻了吻她的脸颊。
    “江大哥,下辈子,我还想嫁给你。”
    “好,下辈子你一定不可以先爱上别人,好好等着我娶你。”
    “那我们说好了,谁都不可以食言而肥。”
    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