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用毛骨悚然已经无法此时小林隆一的心情了……
    小林隆一,包括所有的日军官兵都想到了一个问题……今晚他们逃不出那些英国厉鬼的手掌心了,显然那些英国厉鬼用了邪恶的法术才会让他们兜了一圈子之后又跑了回来……
    不由地跌坐在地上,小林隆一觉得自己今晚必死无疑了……难道还会有什么悬念吗?
    小林隆一觉得自己肯定要死在了那些英国厉鬼的手上,他手下的那些日军官兵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不过小林隆一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他抬头看看,现之前吊在两堆篝火之间的约翰不见了踪影……
    难道说,这些已经变成英国厉鬼的英国大兵在死后还在眷顾他们的长官约翰?
    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而且,就算这些死去的英国大兵统统变成了厉鬼,即便这些英国厉鬼不怕子弹,异常凶猛,那么他们可以解开绳子,放下吊在树上的约翰?
    难道说这些英国厉鬼杀死了约翰?
    越想越不对劲,小林隆一立即转头对身旁的几名日军士兵说:“带上武器,跟我走。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几名日军士兵面面相觑,他们都在心想,小林隆一不会是疯了吧,跑还来不及呢,怎么还要跟英国厉鬼拼命?能拼得过吗?
    当然明白众多日军士兵的疑虑,小林隆一指着远处大声说:“那个英国鬼畜不见了,我看根本没有什么厉鬼,统统都是支那人搞的名堂!”
    众多的日军士兵还是疑虑重重地互相看看,口说无凭,小林隆一说几句话,他们就相信了?他们还是觉得刚才就是英国厉鬼把自己的脑袋瓜子丢了过来。
    “把机枪架起来!”小林隆一说着,脱掉了上衣,抓起一杆三八大盖就朝篝火扑了过去。
    小林隆一要用事实证明,他说的没错,而且他坚信,自己的身先士卒即便不会带领众多的日军士兵跟他冲锋,也会缓解他们心里的恐惧。
    于是,在小林隆一的命令之下,歪把子机枪架了起来,众多的日军士兵也把枪口对准了远处的篝火……
    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些日军士兵还是会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小林隆一一起涉险……
    但是,意外出现了……
    一声枪响打破了众多日军士兵的恐惧……
    这一枪打了在小林隆一的身旁,距离他的右肩只有几寸,子弹把他身旁的巨大的叶子打出了一个洞……
    立即趴在地上隐蔽,但小林隆一却没有因此感到害怕,反而是惊喜地对众多的日军士兵说:“看见了吗?都看见了吗?这是支那人的子弹,是他们在搞鬼!冲过去,杀掉他们!”
    这一声枪响无疑给了众多的日军士兵一剂强心针……所有的日军官兵开始准备冲锋……
    不过心里想是一回事,身体的反应又是另外一回事,在承受了重重的恐怖威胁之后,包括小林隆一在内的所有日军官兵还是没有力气,动作也是走形的……
    可是现在不起进攻,那就错失了最好的机会,毕竟刚才那一枪证明了约翰和鹿鸣铮这些中国老兵都还在篝火附近,他们还有机会。
    既然还有机会,既然人多势众,那就开始冲锋吧!
    这样的错误当然不是鹿鸣铮这些中国老兵做出来的,毕竟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中国老兵都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举动,即便想开枪,也是要一枪干掉小林隆一……
    这个任务交给侉侉来做是最合适的,他的枪法即便在漆黑的丛林之中也是没说的……
    但是,这一枪是艾伦打出来的……
    整个事情的经过,要从鹿鸣铮带着羌羌、侉侉和羊倌杀回来开始说……
    那个时候,小林隆一刚刚砍死了几名英国大兵,正要把指挥刀朝昏厥的约翰砍下去,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让日军士兵把约翰吊在树上,想用约翰当鱼饵,把所有的中国老兵一网打尽。
    小林隆一及时停止了杀戮,不仅保住了约翰的小命,也让藏在暗处的苗老八和艾伦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小林隆一真的要对约翰动手,他们不可能视而不见,如果他们行动的话,势必把众多的日军士兵吸引过去,那样的话,他们就太危险了……
    不过,小林隆一设伏的做法太明显了,鹿鸣铮岂能不知道……
    于是,在高处观察形势的鹿鸣铮在天黑之前,小林隆一正指挥着众多的日军士兵点燃篝火,准备设伏的时候,提前找了苗老八和艾伦。
    应该说,鹿鸣铮是带着艾伦找到了苗老八。
    因为艾伦距离鹿鸣铮比较近,而且鹿鸣铮知道艾伦没有火器,必须先找到他,让他摆脱危险。
    找到艾伦的第一个人是羌羌,当时艾伦趴在一棵大树的树干旁边,羌羌担心他会叫出声,于是慢慢靠近艾伦之后,猛地朝他扑了过去,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同时用另外一只手,按住了他的手,艾伦的手里抓着一截粗大的树枝,那是准备用来和小鬼子拼命的。
    一手捂住艾伦的嘴,另一只手按住他的手里的粗大树枝,在艾伦惊慌的时候,羌羌及时掰过他的脸,让他看了自己。
    看到羌羌的刹那,艾伦眼中对死亡的恐惧迅转变成对生的渴望……是的,艾伦终于看到了生的机会。
    后面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毕竟鹿鸣铮这些中国老兵和苗老八有太多的默契,只要做出几声鸟叫虫鸣,苗老八便知道是自己的兄弟过来,他决不会开枪射击。
    带着艾伦、侉侉、羊倌、羌羌和苗老八汇合之后,鹿鸣铮马上带着斥责的语气询问苗老八:“老八,怎么搞的?怎么让小鬼子把约翰先生抓走了?”
    自然不能推卸责任,但是苗老八还是挺委屈的,他低声对鹿鸣铮说:“官长,我是服从你的命令,一直带着这些英国佬快点走,可是那个约翰先生走得太慢了,这个艾伦就更别说了。我也不知道小鬼子怎么就突然把我们包围了。”
    看看一脸尴尬的艾伦,鹿鸣铮也不好说什么,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他要处理内部的事情,必须要让花脸猫给艾伦这些英国大兵一些教训,但是这种教训也会产生一些相反的作用,也就是让艾伦的右腿完全肿了,没有办法快走,而且没有办法参战战斗。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花脸猫把艾伦的右腿打得肿胀起来,他早和那些英国大兵一样,死在小林隆一的指挥刀下面了。
    既然事已至此,而且鹿鸣铮深知苗老八的为人,他不会为了自己的安全苟且逃生,他一定是因为实在无法救出约翰,才使用了下策,就那事让自己脱离小林隆一的包围圈,再想办法去救约翰。
    拍拍苗老八的肩膀,鹿鸣铮说:“老八,难为你了,以前的事情不说了,琢磨琢磨怎么救人吧。”
    抬头朝远处小林隆一扎营的地方望去,苗老八为难地摇摇头,随后对羌羌说:“这么多小鬼子,不好救。******和老猫呢?”
    撇撇嘴,羌羌沉默许久,他知道瞒是瞒不下去了,只好实话实说。羌羌对苗老八说:“******和老猫都死了,现在就剩下咱们这些兄弟了。”
    不由地哀从心生,想想进入丛林的时候,那么多兄弟,现在倮倮走了,欧边花走了,就连******和花脸猫也都走了。苗老八的眼角不由闪烁着泪光。
    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哀悼兄弟时候,鹿鸣铮立即对苗老八说:“老八,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来一个借尸还魂?”
    兄弟们顿时愣住了,很快苗老八便反应过来,苗老八对鹿鸣铮说:“官长,你是说,咱们假装那些英国佬的死尸,去救人?”
    “假装就不用了,尸体就在那儿。”鹿鸣铮朝远处堆积着几名英国大兵的尸体望去,随后用英语对艾伦说:“我想借用一下你的那些战友的尸体,你介意吗?”
    没想到鹿鸣铮会想出这么出人意料的办法,艾伦顿时愣住了。
    用手捏了捏眉心,鹿鸣铮继续用英语对艾伦说:“我们利用你的那些战友的尸体,去解救约翰先生,这绝对不是对死者的不尊敬。”
    明白了鹿鸣铮的用意,艾伦点点头说:“是的,我明白,我想现在已经在天堂的他们,知道死了以后还能去救约翰先生,他们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那就这么办。”鹿鸣铮看看逐渐变黑的天色,于是对兄弟们下达了命令:“艾伦行动不便,留在这里,其他人都去找一具尸体,把尸体搬到距离小鬼子最近的地方,不过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暴露,一旦暴露咱们的计划就前功尽弃了。”
    于是羌羌、侉侉、苗老八和羊倌分头行动起来,期间苗老八当然会很兴奋地和多日不见的羊倌闲聊几句,不过大敌当前,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叙旧……
    倒是艾伦有些过意不去地站在原地,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未完待续。)
    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