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你个大头鬼啦!“
    虽然楼兰说得云淡风轻,但五月看着他手指下方渐渐积起来的一小汪鲜血,心里头便抽痛得厉害,恨不得那伤是伤在自己身上。
    这一刻她仿佛忘记了楼兰是生命力爆棚的未来星际之王,冲上前去抓住他的手腕,然后刺啦从自己的军装下摆撕下一块布料,潦草地将他受伤的手包起来按住:”快点,先这样暂时应付一下,跟我去医务室包扎!“
    ”小五月,我真的没事。“
    楼兰愣了一下,心中暖洋洋的,手中的刺痛也仿佛因此而消失不见:只要看着五月为了他焦急万分的样子,他的心情就会变得非常好。至于身上的伤痛——不过是被猫抓一下的水准罢了,何须大惊小怪的?
    ”我说你有事就有事。“
    五月不满地拽了他一下,然后转头对若有所思的罗莎琳德怒道:”作战会议要开去医务室开,你要愣就一个人愣在这里吧。“
    罗莎琳德看了她一眼,默默摇了摇头,面上却不动声色:”稍微有些出神而已。你说得对,开会而已,转移地点也没什么的。倒是那伤口来得诡异,小心处理好才是上策。“
    得到了官方支持的五月满意地点了点头,旗开得胜般瞪了楼兰一眼,然后拖着他往医务大楼走去。
    一边走,她一边才开始问起有关敌人的情报来:”你刚才那一枪,造成的伤害大概多少?“
    楼兰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交握的手,随口答道:”没有伤到根本。我可以感觉到,那头婴儿背后有着坚硬的防护。这样一枪,是刺不到它的核心的。“
    ”什么样的防护?“
    罗莎琳德追了上来,还想要更靠近一步,却被长安一个侧步挡住,一分一毫都前进不得。
    楼兰回头看了一眼后方这短暂的一交手,道:”和刚才的攻击一样,以意念为实体、声波为载体的多重防护。我的力量还在恢复中、本来也没有到全盛期——你也看到了。我的攻击不过是刺穿了对方的一只眼睛,自己却被狠狠咬了一口。“
    ”你不是说没大碍么?“一旁的五月听了,立刻恶狠狠地插进来一句,同时还不忘用力剜他一眼。”死鸭子嘴硬,在我面前就喜欢撑面子是吧?“
    楼兰只当没察觉她的怒意,只是凑上前去,用完好的手捏了捏少女的脸颊:”啧啧,小五月生气的样子也好看。可是生气太多。对心脏不好——你要听话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哦,我的小野猫。“
    谁是小野猫了……
    五月发现,不论过多久她都无法接受这个称呼,而楼兰则像是故意调戏她一般,每次都挂着总裁脸这么喊她。
    少女深深地觉得,自己是时候摆出监护人的威严好好调.教一下这只外星人了:否则,还不得被他爬到头顶作威作福?
    五月一边气哼哼地在心中盘算,一边要来了消毒水和绷带,熟练地替楼兰处理好了掌心的伤口:她知道,这种程度的灼伤换在过去楼兰一眨眼就能完成自愈。哪像是现在这样血流不止。这么看来,罗莎琳德的拷问果然让他刚恢复一些的身子又伤筋动骨了一回。
    罗莎琳德在背后看着她忙忙碌碌的样子,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敢说话: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好友早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那个可以任由自己拿捏的小女生了。
    “好了,小心一会儿驾驶战机的时候不要弄裂伤口。”五月检查了一下楼兰被小心包裹好的手掌,满意地点了点头:纳米绷带修复伤口的速度很快,算算时间三十分钟后应该就可以痊愈了。只是伤口之中有残留的恶性精神力在干扰着愈合过程,所以究竟要多久才能恢复,五月也说不准。
    她舒舒服服地在楼兰的病床边坐下。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接下来,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对付那艘母舰。长安。”
    罗莎琳德正要开口,就被五月充满挑衅意味的指名给硬生生逼了回去。她知道五月这是故意在给自己脸色看:或者说,是故意在告诉自己。什么穹顶官方、什么军队权级,她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长安勾起嘴角,忽然发现五月这个人类一旦不再畏首畏尾,原来是如此地对他胃口。第一次,他选择配合五月的行动为她造势:“回五月中尉的话。水晶母舰与紫河车融合之后,额外获得了强大的声波攻击和精神力攻击。两种攻击手段彼此融合、无法分离。但是有我的音波攻击防御网在,可以最大限度地削弱这两者带来的损伤。”
    “很好。”
    五月点了点头,嘴角浮现淡淡的微笑:总算长安还不算太笨,知道这种时候不能像平时那样逞口舌之快落自己的面子。
    “你呢?有什么补充”她的视线一转,顺势靠在楼兰胸前,舒服地享受着他的肩膀按摩。那副形象,简直像是古代左拥右抱一点头便主宰百万生死的帝王。
    楼兰看着她志得意满的模样,赤红的眼瞳内满是爱恋和宠溺:“那艘母舰表面的水晶结构并不难破坏,难的,是内部用来保护核心的纯音波结构。这一次我们不可能使用登陆作战的方式,否则一接近就会被音波撕碎。最好的方式,是使用类似的音波频率将其切开,然后直接攻击核心。”
    他回答的过程中,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五月神采飞扬的脸庞。那专情的样子,看得罗莎琳德一阵别扭。
    人类和异种……
    她偏执的厌恶没来得及加深,就被长安的提议打断:“我可以提取紫河车的音波频率,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我赞同。”
    楼兰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去,在五月耳边做出征询意见的姿态,其实,口中却是花花地在念叨:“小五月你这个认真霸道的样子,简直让我心跳加速呢。你啊……是故意在诱惑我吗?”
    五月红了脸,却还要做出一副认真的样子:“既然如此就按照长安的说法,传令给科研区加紧赶工,制造出足够强大的音波切割炸弹。我和楼兰仍旧负责具体的行动实施。由于这次敌人的攻击范围大,最好将穹顶内的无关人员都暂时疏散。”
    “赞同。”
    “附议。”
    一人两异种做完了决定,五月才慢悠悠地向罗莎琳德投去一双眼刀:“哦对了,这个计划……罗莎你OK的吧?”
    罗莎琳德气得涨红了脸,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很好的计划。我这就将命令传下去。”
    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