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无论自己跑的多么的快,那个金昊天总是能够不紧不慢的和领先自己将近五十米的距离,而且看上去就好像是如同散步。
    在纳闷了一会之后,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几个以前在某本典籍上看到的一个词。
    缩地成寸。
    没错,应该就是缩地成寸。
    在经过仔细的观察和确认之后,云志文在心里非常确定的告诉自己。
    “妈的,这小子怎么会缩地成寸这门早就失传了的神通呢?”云志文心中非常不爽的想到。
    同时他还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既然这个混蛋会缩地成寸,那他还会不会其他早就失传了功法呢?
    一时间,他的脑海中就被这个念头给充斥着。
    但是他很快的强行将这些杂念给驱逐了。
    他知道,一旦自己让这些念头在脑海中发酵的话,势必会在自己的心里深处留下一个心结,亦或者是一颗雷,一颗会让他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有所顾忌的雷。
    他是一个久经厮杀的人,对于这个危害自然是非常的清楚的,所以他以自己超强的意志,强行将这个杂念给驱走了。
    当然他心里的这番想法金昊天是无从知晓的了。
    他一路向西,沿着一条山路,向着大山深处走去,不过到了后面他的恶趣味,确切的说是下马威来了,大概也就十几分钟的之后,他就和后面的云志文拉开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的距离了,任凭云志文如何的用尽全力去追赶,但是留给他的只是山路上那一连串深浅一致的脚印。
    “呵呵,好一个下马威啊!”
    开始的时候,云志文还没有发现这个,后来发现之后他不由苦笑一声,同时老脸通红,十分的尴尬。
    可笑他还想给金昊天一个下马威呢,可是谁曾想,下马威没有给出,反而让人看了一路的笑话了。
    “可恶的混蛋。”云志文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但是同时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种无力的感觉,他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那就是今天他非但这大仇报不了,可能还会再次栽在那个混蛋的手上。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放弃。
    他沿着金昊天留下的那串脚印,继续前行,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在全力狂奔了。明知道赶不上对方,再去浪费那份力,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下第一号大傻瓜了。
    现在的他需要节省体能,以应对接下来的那场大决战,要不然自己累得更条狗一样,而人家却以逸待劳,那时节可就只有挨打的份了,别想有任何获胜的可能性。
    所以,差不多迟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云志文这才慢慢悠悠的沿着金昊天留下的脚印来到了大山深处的一块空地上。
    “我说云庄主,就你这水平还想找我报仇?你也未免太过痴人说梦了吧。”看着姗姗来迟的云志文鄙夷的说道。
    “哼。”云志文冷哼一声并不答话,他知道这是金昊天这个混蛋想要激怒他,他不能入他所愿。
    “云庄主,我说你这又是何必呢?没错,虽然我对尊夫人做了令你感到难堪的事,但是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你真要怪,那就怪你的同胞兄弟吧。要不是他下了那丧尽天良的淫药,也就不会有这一出啊。还有当时我可是先把尊夫人送到医院抢救无果,这才不得不采用了那最原始的解毒办法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难不成真的让尊夫人浴火焚身而亡亦或者是到大街上随便找个男人就地苟合,你也是个修士,应该知道这含情半步,一旦发作,不管你有多么坚强的意志都是没有用的?”金昊天还在做着最后的希望,无论是看在云梦仙子苏新芸的份上还是云悠然的份上,他都不想和云志文动手,更不想对他有所伤害。
    但是对于云志文来说,这在心中堆积了两年多的怨愤岂是金昊天的只言片语就能消减?
    相反,金昊天的此番话更是刺痛了他心中的痛楚,于是大喝一声,施展着精妙的功法想一根离弦利箭一样径直的向着金昊天的要害部位扑了过来,试图一下子将金昊天置于死地。
    对于云志文的凌厉攻势,金昊天没有退让,反而后发先至一记进步搬拦捶重重的打在了胸前。
    只一招就被人踏破中门,就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下,这不由的让云志文心中一惊。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家伙的动作竟然这么的快。
    当然了更令他感到心惊的是,在这个时候这个家伙竟然还没有用尽全力,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留有余手,这事何等的自信,同时也是何等的看不起他云志文?
    这不禁令他云志文是又惊又恼。
    但是不管怎么说着这战斗已经打响了,就没有收手的可能性,哪怕是明知道是必死也得打下去,要不然下次别说有没有战胜的可能性,就是连有没有再次战斗的勇气都难说了。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放在别人身上也许比较合适,但是用在他们这些修士身上却不那么的合适了。
    对于这些修士来说一旦这内心里有了这个阴影,想要再往前突进一步,那就如同痴人说梦、天方夜谭了。
    对于修士来说,可以被打倒,但是绝对不能被吓倒。一旦被吓到了,那么这人就和废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对于这一点,云志文心里是非常的清楚的,于是乎他一咬牙一跺脚,心理一发狠,再次施展绝妙功法和金昊天缠斗起来。
    踏着一发狠倒是给金昊天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为了避其锋芒,金昊天采取了施展精妙的身法和步伐,躲避着云志文的攻击。
    此刻施展轻身功法的金昊天就像是一只花蝴蝶一样在云志文的身前身后飘忽不定,任凭他施展如何精妙和凶狠的招式,被说是伤害到金昊天了,就是连他衣服都没有碰到啊。
    “啊……”
    云志文不甘心的仰天长啸一声。
    他还以为自己经过两年时间的潜心修炼,在加上吸取了那个赫连家族余孽的那一身修为,再来找金昊天报仇那是信心满满的了。但是谁能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般的不堪啊。
    原来在进步的不止是他云志文一个人,别人也同样在进步,而且这进步幅度比他还快。
    妈拉个巴子的,看来这报仇是无望了。
    云志文,心中苦笑一声,然后略一沉吟,心中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接着又大吼一声,然后手上快速、又非常有节奏的做了几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印。
    一看到这个手印,金昊天顿时脸色大变,惊呼一声:“我操,不好。”
    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